第一百九十六章 別想靠近他(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忿忿不平地盯著姜藝的俏麗容顏,心里瞬間升騰起一絲厭惡的情緒。
然后姜藝就拉著霍延深的手,我們三個人一起坐在霍延深的車里去了一家五星級的西餐廳。
說這里高檔一點都不為過,而且這里的環境裝潢特別奢華講究,踏進去的第一秒就聞到一股濃郁的烤牛排的香味。
我之前雖然也喜歡來這種地方,但我總覺得這種華而不實的地方,東西吃起來并沒有多有意思。
我還是第一次這樣尷尬,對面坐著霍延深和姜藝,雖然現在飯菜已經到齊了,我卻一點心情也沒有,我只要看到姜藝那張魅惑人的臉,就根本吃不下去飯了。
“亭顏姐姐,你怎么不吃啊?是不合胃口嗎?”
姜藝什么時候這么會討好我了?我在心里暗自罵道,但是只有我知道其實不是不合胃口,是看到她本人,我就倒胃口。
“沒有,我比較吃不慣這里的食物,何況我也不怎么餓的。”
我禮貌地回答著姜藝的話,霍延深在一旁坐著,目光卻是飄忽到了什么地方,我也看不真切。
“延深哥哥,要不把菜單遞給亭顏姐姐,讓她點幾道自己滿意的菜吧,我也不好意思讓她看著我吃啊!”
虛偽,絕對是虛偽!
霍延深點點頭,然后招呼一旁的服務生把菜單遞給我,我小心翼翼地翻看第一頁,一下子就被震驚了。
那上面的價格簡直就是天文數字,后面究竟有幾個零,我根本沒有來得及數清楚,但我知道一定很多吧,只不過我沒有那個閑心細細去數了。
姜藝見我愕然的表情,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連忙說道:“亭顏姐姐,在擔心什么呢?費用的問題你可以完全不必在意。”
我很生氣,姜藝她這是意有所指,她是看不起我,對嗎?呵呵,可她忘記了,我宋亭顏過去好歹也是一個富家千金,不過是今時不同往日罷了,她得瑟什么真是的!
于是我特意找了最貴的幾瓶紅酒然后指給服務生。
霍延深有些驚訝,“你確定你可以喝掉那么多的紅酒嗎?”
“怎么?我又沒有說一定要喝光,我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我愿意!”
倔強如我,立刻昂了昂脖子,不服氣地說。
“不是,那些酒都很烈的,你不要胡鬧。”
霍延深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倒是很不以為然的模樣,現下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我沒有胡鬧,我現在就是很想喝酒,怎么不可以嗎?”
這一切我似乎都可以感覺到自己那顆不服輸的心了,我是故意的,我就是看不慣姜藝那個在我面前裝高尚的模樣,她很有品位是嗎?那有什么了不起的!
哼,我也一樣可以的,只不過當服務生真把那些紅酒擺到我的面前時,我一下子傻眼了,沒想到那一瓶酒的分量居然那么多。
“亭顏姐姐,你想喝紅酒的話,我們可以回家慢慢品嘗啊,沒必要一次性喝這么多,而且紅酒也不是這么喝的。”
姜藝就又在那里說我了,我心里一陣憤怒,會喝紅酒的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想我過去也是風光無量,估計那個時候的她還在糾結要不要被導演錢規則呢?
神氣什么?真是的!我真是越看她越不順眼,活生生就是一個整容臉!
于是我二話沒說,趕忙就讓一旁的服務生幫忙把紅酒瓶全部打開,打開后我便聞到了一陣濃郁的酒香,于是沒有猶豫,端起桌上的高腳杯,然后狠狠地倒滿了。
該死!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什么勇氣居然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但心里就是很不滿意姜藝,所以便做了這些荒唐的事情。
“來,我給你們給滿上吧,一個人喝的話也沒有多大意思。”
“你是不是瘋了?”
霍延深頗為不解地看著我,很明顯他或許已經看出了我現在在賭氣,不知道為什么一旦見到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我的心里總是有種怒意一下子涌上心頭,那種痛感簡直難以言說了。
“干杯!”
我沒有理會霍延深,而是和姜藝干杯起來,姜藝或許在心里暗自好笑也說不定,但是我現在就是很想發泄一下心中的憤怒和不悅之意。
難道這些都不可以嗎?我注定了只能聽從霍延深的話,然后他讓我做什么,我就應該做什么嗎?
我不敢抬眸去看霍延深那雙冰冷到陰鶩至極的雙眼,因為心里已經隱隱有了一絲懼怕,而我現在又不想承擔這些,我只想痛痛快快地喝酒,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這就有什么問題呢?
于是我一口接著一口地喝了起來,不再去看任何人的眼色,為什么我喝著喝著,心里卻覺得有些莫名的苦澀呢?這酒的味道,明明那么好,而且是甜甜的。
“嘔……”沒有過去多久,我就感覺自己的胃里一陣翻涌不止,我只是喝多了嗎?
“不好意思,我先去趟洗手間。”
我趕忙急匆匆地在霍延深和姜藝的視線里離開,雖然并不是找什么特殊的借口,不過不得不說我現在真的喝得有點上頭了,連腦袋都感覺暈暈乎乎的。
好不容易去了洗手間,剛匆匆洗漱完,卻是在轉身前見到姜藝那張討厭的臉,她來做什么?
于是我一臉不悅地看著姜藝,卻見她笑意盈盈地朝我走來。
“亭顏姐姐,你是不是對我有什么敵意?”
此時的姜藝睜著一雙大眼睛,說話的時候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讓我有種作嘔的感覺。
看她在這里,我并不想搭理她,但既然她已經這么說了,我也就打算表達一下我的立場。
“姜藝,雖然我不知道你現在為什么又出現在這里,但是你比誰都清楚你的目的,你究竟在霍延深的身邊想要做什么,而你別忘記了,我現在可是他的妻子,你這樣插足有意思嗎?”
我的言下之意是希望姜藝自己最好識相一點,別惹到我,我實在沒辦法和她這樣的人共處一室。
這樣說著,我便看到姜藝的眼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神色,眸子里有種我捉摸不透的意味,似乎她在向我宣告著什么,而我束手無策。
只見姜藝居然一點也不生氣的樣子,硬生生地走到那間盥洗室里,接著掬起一捧清水,仔細地洗了洗她的手,此時的我在那面鏡子里看見了她那張精致的俏臉,居然別有深意地沖著我笑了一下。
雖然我不知道她究竟為什么會笑起來,但卻給我一種不祥的感覺。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