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只是契約婚姻而已(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自然看得分明,而且我們的目光相繼交匯在一起,像是瞬間起了洶洶的火焰一樣,分分鐘點燃爆炸。
旁邊的那個李煜看著我們的氣勢,卻已經嚇蒙了:
“少爺,我沒有……”
他不住地求情著,希望眼前的霍延深能夠原諒他,要知道霍延深一旦發怒起來,可是誰也阻止不了他。
他說的話就是圣旨,我不是不知道。
李煜一臉無奈,我有些過意不去,本來想請他幫忙的,沒想到卻發生這樣的意外。
“我,你現在問完了嗎?嗯?”
霍延深算是徹底生氣了,忙不迭地從口中吐出這么一句話來,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的一切。
“你,你為什么要這么做,這件事跟他無關,如果你有什么不滿的,就沖我來好了!”
我拍拍胸脯,一副敢作敢當的模樣,但旁邊的霍延深卻是怒意未消地盯著我,眼里冒出大片大片地戾氣,恨不得一下子把我撕碎似的。
“你放心,我也并沒有打算就這么輕易地放過你!”
說著,霍延深惡狠狠地攫住我的胳膊,直愣愣地帶著我朝大廳那邊走去。
“你做什么?快點放開我!啊……”
“閉嘴!真吵!”
“……”
我被那掌心的力道勒得胳膊生疼,忍不住大喊起來,但霍延深卻并沒有一絲放棄的意思,依舊緊緊地拉著我,全然沒有憐惜的意味。
此時,只聽“嘭”地一聲,臥室內的門便被霍延深惡狠狠地關上了。
隨著那劇烈的一陣聲響過后,我的身子不由得猛地一顫,心里更是突突地跳動個不停。
怎么辦?這個男人應該是生氣了,不然也不會將我一把拽進了把臥室吧。
然而霍延深卻邪魅地勾起唇角,看著我擔心受怕的樣子,似乎有點得意似的,輕輕地流溢出一抹促狹不及的瀲滟笑意來。
眸子里盡是揶揄之意,我不自覺地抖動了一下纖長的睫毛,定定地看著面前的霍延深,心跳卻已經漏跳了半拍。
霍延深步步逼近,我慌忙后退,眸子里盡是慌亂之色。
“你,你要做什么?”
“女人,你不是口口聲聲說你是我的妻子嗎?那為什么剛才還做出那種令人羞恥的事情?”
霍延深厲聲質問起我來,我驀地吃了一驚,身體也不住地顫抖著。
“不是這樣的,剛才真的是誤會……”
我擺擺手,搖著腦袋,慌忙解釋著。
只是霍延深卻并沒有將我的話聽在耳朵里,依舊斜睨了我一眼,不懷好意地看著我。
這個男人真是一個偏執狂,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突地,霍延深一把拉過我的手,硬生生地將我圈入懷中,我心尖一顫,這個男人現在是要做什么?
為什么我會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以他那種眼里融不進一粒沙子的心態,必定不會輕易地饒了我!
“額,放開我!疼!”
無奈之下,我下意識地大喊了一聲,但并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
霍延深一把攫住我的胳膊,一只手卻是攬上了我的腰際,讓我的肩膀不住地顫抖著,雙腿也跟著打起哆嗦來。
“如果我就是不放,你把我怎么樣?”
這個,我能把他怎么樣呢?論力氣,我連對方的十分之一都達不到,所以從根本來說的話,現在只是任人宰割的局面了。
“那,那你想做什么?剛才我跟那個……”
還沒有等我說完,霍延深卻是用那種陰鶩至極的目光惡狠狠地凝視著我,我一下子驚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只能兀自屏住呼吸,然后臉上現出一抹懼意之色。
眼前的男人那俊龐一點點地在我的面前放大,而后慢慢地靠近我的脖頸。
我只覺得有一陣灼熱的氣息慢慢地噴薄在我的頸項處,有種酥麻感覺盡情地吞噬著我,讓我身體不由得一震。
不可以!這個男人現在是在做什么?戲弄我?鉤引我?還是單純的玩弄而已?
剛才從他的話里便可以聽出不悅的意思,現在為什么要這樣?
“不可以!”
我下意識地試圖推開面前的霍延深,可是已經晚了。
“你……唔……”
誰知道,帶著極度的懲罰之意,霍延深竟然惡狠狠地咬上了我的薄唇。
我想要拼了命地閃開,只是霍延深卻是不容置喙的抵住我的下頜,命令般地將我硬生生地逼在了那面墻角上。
唇齒間當即流溢出一抹清甜的味道,這樣的味道我竟然還有些懷念。
濡軟的薄唇,讓他不自覺地閉上了雙眼,而且更加地霸道地索取著……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