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直以來都是在騙我?(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此刻他的眼神里滿是輕蔑之色,對我也多了幾絲鄙夷之意,眼里的輕佻意味越發明顯,好像剛才他根本沒有喝過酒一般,毫無醉意。
“給我狠狠地打!”
霍延深完全不理會我,依舊自顧自地說,然后那吩咐下人的語氣里帶有一種不容置喙的味道,讓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看著寧澈被那些黑衣人拳打腳踢,很快鼻青臉腫,不成模樣,我十分著急,沒有放棄跟霍延深繼續求情。
“求求你,放過他吧!你現在討厭的人是我,沒必要把怨氣發泄在他的身上,他真的跟整件事沒有關系……”
“閉嘴!”
霍延深這一聲呵斥,當即讓我嚇得不敢說話了。
“下賤的女人,沒想到你居然跟一個下人抱在一起,不覺得就這樣很不要臉嗎?”
終于他還是因為這件事生氣并且惱怒了,我很想要解釋,但眼下似乎所有的解釋都是蒼白的。
寧澈聽到霍延深的話,頓時憤怒了,趴在地上被打的遍體鱗傷的他,仍然不忘記怒吼著:
“霍延深,你知不知道亭顏是因為要給你準備驚喜,因為你喜歡吃海鮮才會這樣對你,而你這么誤會她,她都快要死掉了,你什么時候關心過他,你根本不配給他幸福……”
我看到霍延深眼底頓時亮出一抹微光,似乎愣了一下,有些詫異地盯了寧澈一眼,立刻有些錯愕。
隨后,霍延深毫不猶豫地走到寧澈的面前,抓著寧澈的胳膊,眼眸里盡是滿滿的戾氣,雙目逼近他,惡狠狠地道:“你在胡說什么?”
“哼,現在我說出事情的真相,你就不敢承認了,是嗎?”
寧澈嘴角掛著一滴鮮紅色血漬,簡直觸目驚心,我倒吸一口氣,捂住嘴巴,瞪大眼睛,看著他。
聽到他這樣跟霍延深解釋后,我連忙想要打斷他的話:“寧澈,別說了,我求你別說了!”
霍延深看著我,深情地望了我一眼,霎那間眼里似乎有一層波光流轉,我慌忙別過頭,但他沉厚的嗓音此刻卻在我的耳邊響起:“他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
什么真的假的,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我沒有去回答霍延深的話,默不作聲的時候,沒想到霍延深一把將我拽出了包廂外。
我還沒有回過神來,他便硬生生地拉我離開了酒吧。
我想到寧澈還在里面,頓時大聲疾呼,但是霍延深的力氣很大,我根本反抗不過。
酒吧外,冷的整個人都瑟瑟發抖,天邊的雪花依舊無休無止地下來。
距離酒吧沒有多遠的路程,霍延深卻二話不說地強吻了我,帶著懲罰的意味,仿佛是在對我發脾氣一般。
很快,我的下唇便被他咬的一下子冒出血漬,口中帶著幾絲腥甜的味道,我不禁狠狠地推開他。
這下子,沒想到他卻一把攔腰將我抱起,做什么?這個男人是瘋了嗎?
“喂,你要干什么?快點放我下來?”
“不是說要給我一個驚喜嗎?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到底想給我什么驚喜?”
我瞪大眼睛,原來他所以為的是這個,而我只是想要做菜給他吃,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喂,你誤會我了,不是這樣的,我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可不是這種……”
我使勁兒地掙脫著,奈何抱著我的男人可是身高足足一米八五有余的男人,力氣實在大的驚人,我奮力擺脫,不停地拍打,對他來說都不過是如同撓癢癢似的。
我覺得自己好沒有用,剛才明明寧澈為了我被打成那副模樣,我卻無能為力,現在就連自己都被他全盤控制住了。
很快,霍延深便來到街對面的一家五星級酒店,我被她就這樣扛在肩膀上,大廳里的男男女女都有訝異的目光緊緊的盯著我,使得我一開始的大聲尖叫,頓時變成了啞巴。
“先生,您好,請問有什么需要嗎?”
“這還用問嗎?”
霍延深淡淡啟動薄唇,沖著我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那些人立刻心領神會,趕忙幫霍延深快速辦好了手續,然后一個服務生便帶著他到了一套奢華的頂級套房。
我愈發擔憂了,這個男人深更半夜的帶我來酒店,不得不讓人聯想些什么,毫無疑問的是,他現在一定是瘋了,不然怎么會有這么瘋狂的舉動呢?
很快,來到房間后,霍延深便吩咐那個女服務生,“現在沒有別的事情,記住不要打擾我!”
我頓時心里一個咯噔,霍延深他到底是怎么了?為什么想到來酒店做這件事?
他不是那么討厭我嗎?因為看到我和別的男人抱在一起,才會不顧一切地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嗎?
那個女服務生被霍延深那冷漠的話語瞬間擊中,連忙點點頭,便快速走出了房間。
而在那一瞬間,我也被霍延深一下子扔在了一張大床上。
幸好這張床的彈力很好,不然我被摔得腦震蕩,怕是都有可能。
“喂,你,你瘋了,為什么帶我來這個地方?”
我不住地大喊著,但是霍延深接下來的動作,宛如洪水猛獸一般,朝我洶涌撲過來,渾身上下血液翻騰,帶著憤怒的懲罰之意,狠狠地像是要活生生撕裂我似的,讓我不得不害怕。
“呲啦”一聲,我的衣服便被他狠狠地撕開,扔掉,那一刻,我眼底里情不自禁地淌滿了淚水,但霍延深很明顯連半點憐憫之意都沒有。
他此刻完全是把我當作了發泄的工具,有什么話語在我耳邊輕輕呢喃著:“敢背叛我的女人,我必定不會饒了你!”
“不是這樣的,霍延深,到底要我說多少遍你才肯相信我?”
“那你是想要把這件事作為驚喜送給我嗎?不過,你忘記了你根本不是第一次!何必這么介意!”
“不……”
我在心底里不停地吶喊著,我告訴自己,霍延深他不能這樣,堅決不能這樣,但很明顯已經晚了,霍延深根本不聽我的話,我此刻只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能把他怎么樣?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