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在你眼里,就是這樣的人?(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當我重新睜開眼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男人的懷里,這個男人的眉眼雖然像極了霍延深,但是我很肯定這不是他。
不過,冷凍庫真的好冷,我急需一點熱度,沒有多想便抱緊了那個男人。
對方愣了一下,但此刻冷的我沒有知覺,只想全身心地汲取對方懷里的溫度:“好冷,冷……”
“別睡過去,求您了,夫人,你快醒醒啊……”
最后,我半瞇著眼眸,意識被悄然喚醒的瞬間,卻又因為身體嚴重僵硬,導致的供血不足而暈迷過去。
那個聲音依舊在一遍遍地呼喚著我:“醒醒,別睡著了,求您了……”
我覺得這真的很諷刺,我以為我已經死掉了,沒想到還是被人給救了回來,事實上我本人也是不想就這樣死掉的,我還沒有為父親報仇,我怎么能那么隨便地死去呢?
不過,這救我的男人,卻不是霍延深。
很快,我被他抬到了已經準備好的救護車上,周圍似乎有很多人,我只是隱隱約約的可以感覺到。
之后車子顛簸,我便被送到了醫院。
在之后,感覺過了一個世紀那么久,我才徹底地清醒過來。
出現在我瞳孔的卻不是我想看到的那張臉,這個男人很明顯是霍延深的貼身保鏢李煜,我好奇地問:“霍延深,他,他呢?”
李煜見我開口說話,似乎激動不已,連忙興奮地說:“太,太好了,夫人,你醒了。”
“霍延深,他在哪里?”
霍延深的臉色似乎現出一抹異樣,讓我有些讀不懂。
“少爺,少爺,他……”
“他怎么了?告訴我?”
我登時變得十分激動,連忙著急地問道。
“夫人,都是我不好,可是請你相信我,那個時候,我只是想當然的想要救你啊,就沒有想過那么多,但是少爺還是很生氣地離開了……”
我被李煜這話弄的一頭霧水,還是旁邊的林姨告訴我,因為事發突然,李煜像是知道些什么,他說接到我電話的時候,已經意識到我會遇到什么不測,便火速趕到現場,然后一把將我抱出冷凍庫。
不過霍延深知道我遇到危險后,便匆忙趕回家里,卻正好遇到李煜抱著我的那一幕,因此他獨自生了悶氣。
我聽了林姨細細的解釋后,頓時恍然大悟。
“霍延深,他,他現在做什么地方?快帶我去找他!”
我沒有多做停留,這個時候,我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迅速化解不必要的誤會,何況這件事還是因我而起。
若不是我想親自給他一個驚喜,想必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李煜和旁邊的林姨一把將我攔住,指著我還在輸液的吊瓶慌忙的道:“夫人,您先別著急,少爺或許只是一時賭氣,沒準兒過一會兒就好了。”
“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好?”
畢竟這個男人的脾氣我還是很清楚的,是個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男人,典型的偏執狂。
我知道李煜和林姨是故意在安慰我,但我還是很想馬上找到霍延深說清楚這件事,我要親自告訴他,事發突然,我和李煜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夫人,這件事就交給我吧!如果少爺執意因為這件事刻意疏遠夫人的話,那么我就請求辭掉這份工作就好了。”李煜頗有些男子漢的氣慨,但是我也沒有時間思考那么多,我始終覺得李煜是霍延深受下忠心耿耿的人,怎么能說離開就離開呢?
“不,這樣對你不公平,李煜,我現在就給霍延深打電話,讓他清楚我們不是那種關系……”
說著,我便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找到霍延深的號碼撥了過去,不過讓我失望的是,電話里卻是一個冰冷的女聲在傳來,沒有一絲的溫度:“對不起,您做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我瞬間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眼神空洞無物。
怎么辦?霍延深是不打算原諒我和李煜了嗎?
電光石火的瞬間,我似乎已經想象在那個已經凍得全然沒有知覺的我,究竟是以怎樣曖昧的姿勢投入另外一個男人的懷里。
不行!這件事其中的誤會實在太深,如果現在不去說的話,只怕他是不會那么輕易地原諒我的。
理智告訴我,此刻我必須馬上找到霍延深。
李煜見我一臉無奈的樣子,也低著腦袋:“沒用的,我們已經打過很多遍了,但是少爺就是不肯相信我,電話也已經關機了。”
“嗯,關機了,我現在需要冷靜一下。”
李煜和林姨看著我一臉沮喪的模樣,招呼房間里的護士們全都退了下去,然后他們也慢慢地離開。
頓時間,偌大的病房里,便只剩下我一個人,對著雪白的天花板發呆。
霍延深不接電話,我究竟該去什么地方找到他呢?
以往的這個時候,以我個人推論,他興許在什么地方不顧形象地喝酒吧。
夜店,酒吧?
等等,我貌似有了什么線索,順著這個想法,我猛地想到本市最為奢華的薇薇酒吧,那里的服務水平可謂一流,而且平日里去那里消費的都是一些富貴公子哥們,照這樣說的話,霍延深很有可能就去了那里。
雖然不敢保證他本人一定就在那個地方,但女人的第六感一般都很準。
至少,去看看,也比臥在病房里要好。
獨自懷著期待的心情,我便換上了平日里穿的便裝,然后躡手躡腳的出門。
回首時,心里不自覺地長舒了一口氣,特地戴上帽子,這樣一來,誰都看不出我是誰了。
匆忙攔下一輛出租車便趕到了那家我印象中的“薇薇酒吧”,踏入燈紅酒綠的世界里,我仿佛都被這里熱情高漲的氣憤點燃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