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洗耳恭聽(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無可奈何之下,我只能硬著頭皮跟在霍延深的身后,一路上各種異樣的目光都感受到了,身邊職員對霍延深的禮貌,而且自己也順便接受了眾人的洗禮,那是多么奇怪的眼神啊,我都想趕快找個地縫鉆下去了好嗎?
可是那些人在我背后議論紛紛的聲音恐怕更加難聽吧,他們一個個一邊嫉妒著我就要成為霍延深的妻子,一邊又對我各種打壓,恨不得我現在就死掉。
我真的好冤枉好不好,可我又不能明目張膽地告訴那些用奇怪眼光看我的人,我知道我無能為力,而且那些人眼光真是恨不得把我殺死才好呢?
不過真的很抱歉,上帝保證,我好像得到了全世界女人都愛而不得的那個男人,不過那又怎么樣呢?
如果他們知道我和霍延深之間只是一場婚姻交易的話,怕是一定會大跌眼鏡的。
但這并不代表他們就會因此而放棄攻擊我,這幾日我因為生病,一直沒有去公司上班,霍延深告訴我,公司運行的事情,我就不要操心了,但現在卻主動要我去公司,這是什么情況?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我有些不相信,但事實就是這樣。
我悲憤地看著那些人,心里也在一個勁兒腹誹起來,都是因為霍延深,要不然我也不會這么尷尬地出現在那些人的面前,而且那些人會用這種眼光看我,讓我有些無處遁形。
我從他們的眼神里流露的鄙夷之色都可以清清楚楚地知道。
于是我遮遮掩掩地走在霍延深的身后,而且盡量站在離他稍微遠一點的地方,我的心里已經在嘀嘀咕咕起來了。
霍延深似乎已經注意到了我的異常情況,而且還用那種特別奇怪的眼神盯著我,好吧,我承認自己是有點過于關注了,但是難道就任由那些人說閑話嗎?
說實在的,我的確辦不到。
終于來到霍延深的辦公室后,我已經感覺的身子支撐不住了。
我連忙問了句:“霍延深,你真的要我在你手下工作?”
霍延深只是輕輕地瞥了我一眼,隨后就坐在了辦公室打了一個電話:“喂,通知一下,將之前宋亭顏的職位調離到我的身邊,還有馬上布置一下辦公室的格局,新添一張桌子來。”
我也不知道霍延深說這些是干什么,不過還是有些吃驚,他就這么清清淡淡地一句話,就將我調離了職位,這要是被人發現是他做的手腳,估計那些人會更加地嫉妒我吧?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已經有工作人員相繼在霍延深的辦公室里抬了一張桌子來,而且霍延深還招呼他們直接就放在了他辦公桌的對面,我算是看出來了,霍延深分明就是想壓制住我那顆向往自由的心,而且他這是在無聲地禁錮著我的自由。
但是我卻不敢反抗一個字,只是任由他就這么作為,只能靜靜地站在那里,根本就不能動彈一樣。
但是我知道我還是有些害怕的,此時的我已經是個強弩之末了,而且在他的眼皮子地下工作,估計以后有的是時間折磨我了,完了,徹底完了。
待那些人布置好后,霍延深看著我,而且還招呼我坐下,并且對我說:“以后你就在我的對面辦公,記住沒有我的允許,不能離開半步!”
我嚇得“啊!”了一聲,心里自然的害怕到了極致,可是又不能發表什么意見,只是驚訝地叫了一聲,可是誰知道,我這一叫,卻讓霍延深察覺到了。
“怎么?你有什么意見?可以盡管發表,我不希望以后在聽到其他的話來。”
我現在猶如驚弓之鳥,哪里敢說什么其他的話來呢?
而且霍延深雖然現在的面容冷峻了些,只是至少初衷是好的,我不敢反對,也沒有力氣反對吧,好了,這或許就是我的命運吧,所以我毫無怨言。
“沒,沒有,你想多了,我只是覺得剛才空氣有些悶熱罷了。”
我連忙找些理由搪塞過去,事實上霍延深已經看出來了我的意思,但是一開始這條路就是我自己選的,所以我哪里敢反抗呢?
“那就好,那你先坐下吧,待會兒到了中午,我帶你去吃飯。”
霍延深雖然輕描淡寫地說,可是我卻并不這么認為,而且還有些害怕,這些話要是被公司的同事見到了,該怎么辦才好?而且他們究竟會怎么看待我呢?
想到這些即將要面對的事情,我覺得自己干脆一直坐在辦公室好了,可是那不現實。
我只得“哦”了一下,然后霍延深就坐在那里手指翻飛地迅速敲擊什么了,而且動作著實優雅,讓我忍不住迷戀了一下。
當然我還是趕忙打住了,為了不讓霍延深發現我的目光落在他的臉上,隨即慌忙拿起桌上的文件翻看起來,天知道,我已經拿反了,好嗎?
無所事事一番過后,我忍不住走到了霍延深的面前,“請問,我的工作內容是什么?”
“就是我的幫手啊!這個你先拿去復印一下,這個,還有這個,你幫我先攤開放好。”
“哦,知道了。”于是我連忙按照霍延深的吩咐,做那些簡單的讓人覺得枯燥無比的事情。
忽然霍延深張大嘴巴,看樣子,好像是頗為困乏似的,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哈欠,我想他一定是昨晚沒有睡好的緣故。
“你去茶水房給我泡杯咖啡來吧!”
霍延深蹙眉看了我一眼,我愣住了,“啊?泡咖啡?你讓我去?”
“快去啊,愣著干嘛,一會兒還有一個會議,快點!”
我自然有些生氣,我是過來工作的,不是伺候他端茶遞水的仆人,憑什么讓我做這些事情?
“霍延深,你是不是有點過分了?你把我當成家里的下人了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還是回到原來的崗位好了,我們之間的關系我比誰都清楚,你就這樣使喚我?”
霍延深微微瞇眼,看著我一臉憤怒的模樣,唇角微微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令我猝不及防。
“宋亭顏,難道為我泡杯咖啡,你就不樂意了嗎?那既然這樣的話,你當初為了報仇,干嘛還要將整個身體都給了我,不覺得這樣很吃虧嗎?”
“你,你怎么可以這么說我?你知道這明明就是你一個人提出的條件,我……”
我一下子說不出話來,不錯,當初為了報仇,我一味地攀上這個男人,所以不管他要我做什么,我都忍了,甚至在他提出要我主動拖衣服,我也做了,哪怕是留著淚水,我也沒有說過一句怨言。
而現在,或許我真的不該質問什么,因為從我決定放下身段,脫下衣服的那一刻起,我宋亭顏就沒有了和他相抗衡的資本,是我自己甘愿作踐自己,只為了可以報仇雪恨。
“嗯,如果單單只是我提出的條件,你完全可以不用考慮那么多,為了尊嚴,你完全可以拒絕我,但是你沒有,所以我這樣的要求真的過分嗎?”
霍延深煞有介事地說,我一下子妥協了,臉色煞白,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根本也不知道自己還能辯解什么。
“好……”我只得這么答應著,但是卻害怕去看霍延深那冷冽的眼神,不用腦袋,我都可以想象得出,他此刻是怎樣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但是我又不得不打開門走出去,因為霍延深的目光還在盯著我,我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走出去。
“咦,那不是公司之前言之鑿鑿囂張至極的宋亭顏嗎?聽說還是總裁夫人,可是現在怎么在霍總辦公室走出來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