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再也不要理他(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等一下!”霍延深聽到我這句話后,好事頗有一些滿意似的,我分明是看到他把寧澈的電話拉到了黑名單里,而且設置的滴水不漏,呵呵,他以為他這樣做,我就沒辦法了嗎?
他會不會未免也太可笑了些吧,居然想要用這個辦法壓制著我,我感覺有時候他的思維也很簡單。
當然這些都只是我個人的想法,真實的霍延深是什么樣子的,我只知道在商界他是首屈一指的精英人物。
“給你,記住,以后再也不要理他,知道嗎?”
霍延深的眼睛里是那種不可違逆的憤怒,我只得點點頭,而且在他那股強大的氣息中,我分明覺得自己就連呼吸都有些急促不安起來,而且讓我不敢相信的是,霍延深遞給我后,現在我的手機里那些之前寧澈給我發過的短信,全都刪得干干凈凈了。
這個男人還真是小氣,可我無力反駁,也沒有辦法阻止他的霸權了。
“走吧,回家!”就這樣在霍延深的督促之下,我只得悻悻然跟著坐在了那輛豪華轎車之上。
一路上我感覺氣氛壓抑得能冒出火來,而且車內的空氣異常沉悶,讓人不由得擔憂萬分,這個霍延深一直皺著眉頭,是什么意思,難道剛才我的妥協還讓他有什么不滿意的嗎?
我心里有些焦急,不過卻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所以也就只能這樣了,他要用那種眼神盯著我的話,那就繼續盯著吧,反正我坐在他的面前,他想怎么看我,那是他的事情了,我別無他法。
不過他光是看著我,我都感覺自己的心里有一陣陣的發顫,難道回家后,他還會好好地收拾我?可我并沒有做出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更沒有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只不過因為一個電話而已,就讓他這么不開心嗎?
我現在有些搞不懂霍延深了,但是也不想繼續這樣被他看著,所以我連忙別過臉去,隨后還試圖打開車窗。
可是這一次卻被霍延深阻止了,而且他還用那種口氣在和我說話:“不要開窗,你傷勢剛剛好,萬一再感冒了,可怎么辦?”
“不會的,我已經好了,也沒有那么容易生病的!”
我反駁了他一句,我只是想借著那陣風吹散我心頭籠罩的一絲絲愁云,難道都不可以嗎?而且剛才氣氛那么壓抑,有點空氣進來的話,不是很好嗎?可是霍延深不許,而且堅決給我關掉了面前的窗戶。
我一扭頭本想再次反駁他,可是一看到那張滿是陰鶩的臉,我就徹底打消了那個念頭,確切地說,我已經害怕了。
一看到那張讓我害怕的臉,我就不得不閉上了想要張開口的嘴巴,而且沒有理由反駁了,想到嘴巴的話也就那么忘記了,我還真是一個沒出息的人,而且怯懦不堪。
看到我妥協的樣子,霍延深已經不由得勾起唇角了,那是一個完美上揚的弧度,讓我也有些著迷的模樣。
不過我現在正在氣頭上,根本無心欣賞他那張俊逸無比的臉龐,而且我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不過奇怪的是,我并沒有覺得生厭,但是他冷冰冰的臉笑得次數還是屈指可數的。
這一次就是因為我被壓制住了,所以他開心了?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啊,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估計他已經死了不止一百萬次了吧,然而不能,我不能把霍延深怎么樣,只能任由他繼續這么笑著。
好吧,我無語,直到車子到家后,下車,我還稍微呼吸了一點新鮮空氣。
這種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讓我感覺很不爽,不過霍延深卻沒有絲毫憐惜我,這和他在醫院的時候分明就是兩個人啊,他們是怎么轉換過來的呢?
難道就因為寧澈突然打來的那個電話嗎?所以我和霍延深又將再次陷入一場僵局之中?
不對,寧澈給我打電話沒有錯,只不過恰好被霍延深聽到了,霍延深這個人太小心眼了,所以眼里絲毫容不得一粒沙子,自然也就不允許我和寧澈有任何來往了。
而且剛才還是霍延深自己主動幫我打開車門的,我有些受寵若驚,不過旋即卻想到估計是我自己想太多了,霍延深只是覺得我剛才愣住了,卻不知道下車,因為耽誤了他的時間,所以他才會打開車門的。
所以剛才絕對不是好心好意幫我打開車門的,這一點后來我想想也就清楚了。
回到家門口的時候,本來家里就不多的女傭連忙走上前迎接,可是他卻一副無所謂的趾高氣揚的姿態,然后我們走了進去。
我一走進這空曠的房子內,就趕忙往自己的臥室里走去,可是身后霍延深的話居然響起了。
“你要去做什么?”
聲音是那種我不得不回答的口氣,我只得說了句:“我先去臥室,有些累了。”
“不行,你現在趕快做飯,聽到沒有?”
什么?一回家就要壓榨勞動力嗎?我可是剛剛出院,俗話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這么快就要讓我伺候他,家里又不是沒有人,為什么要讓我去?
不過之前想來想去,我是他的妻子,他現在還在生氣中,我不能繼續惹怒他了。
這么一想,我似乎有義務照顧他的飲食起居,而且我還住在這里,總應該做些什么吧?
無奈的我,在聽到那句話后,居然邁不開腿腳來,只能保持著那個姿勢,然后回轉身,告訴他:“那好吧,我現在就去廚房,你先在客廳等一下!”
我不知道這么多天,不在家,家里的冰箱里還有一些什么,可以是煮來吃的,不過翻找了一下,好像物資還很豐富,掛面,西紅柿,雞蛋,雞鴨魚肉,應有盡有!
于是我就在仔細想究竟該做些什么吃的好呢?想起之前在電視上看到過的,煎蛋和炒面之類的,我就突發奇想了一下。
但礙于我的技術有限,想煮很多好吃的,實力卻不夠。
正巧旁邊的一個廚房阿姨看了我一眼,見我在廚房里翻找什么,連忙不由分說地問我:
“夫人,您在找什么呢?”
我像是遇到了大救星一樣,的確是因為過去我一直嬌生慣養長大,很少去碰廚房,所以情急之下,我已經急的焦頭爛額。
“啊,張嬸,太好了,你可以幫我做一碗面嗎?就只需要最簡單的那種就好,拜托啦!”
面前的婦人看著我格外迫切的眼神,即便是想拒絕,怕是也找不到理由吧。
只是嘿嘿一笑:“這有什么問題,夫人你想吃什么?”
“這個?”
我疑惑了,下意識地托腮扶額,甚至撓了撓后腦勺,努力地想霍延深究竟喜歡吃什么呢?
“這個,就選霍延深他最愛吃的面好嗎?簡單一點就好,不用那么復雜的,哈哈……”
我說完,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在這個家里,過了這么久,我還不清楚這個男人究竟喜歡什么味道的面條,豈不是一種恥辱?
面前的張嬸倒是并沒有責難我,會意一笑,看著我格外窘迫的眼神,臉上露出慈祥的意味。
這讓我不由得舒展開笑容,也沖著她笑笑:“可以嗎?我先在這里謝謝您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