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打算怎么謝我(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經過剛才涼水的澆灌,我覺得我基本已經清醒了許多。
這一刻,我想我是幸福的,至少我會永遠記得這一刻,他眼底那濃濃的溫情。
見我還沒有打算開動,就只是這樣看著他,停頓了幾秒鐘,他的手便碰到我的額頭,“誒,別傻了啊!快嘗嘗看啊!”
我愣了半響,慌忙點頭如搗蒜般,“嗯嗯嗯”地應答著。
霍延深看著我這般模樣,倒是沒有繼續嘲笑我,夾起一小塊三杯雞遞到我的碗里。
我看著碗里那泛黃的誘人雞塊,心里一時間激動得難以言說。
甚至連動作都變得哽咽起來,不可置信地盯著他,雙眼瞪得大大的,眸子剎那慌亂地閃爍一下。
“你這是給我的嗎?”
我小聲地道,抬起的眸光赫然與他相對,心里倏然一跳,當即反應過來,自己這個問題是有多么的白癡。
羞紅面頰,心里不斷腹誹起自己來,拜托,干嘛問這么一個愚蠢至極的問題呢?難道不覺得很傻很天真嗎?
霍延深似乎看出來了我的困窘,并沒有像之前那樣嘲笑我,這讓我稍微安心一點。
不過只見他黑眸里盡是旖旎的濃濃興味,看著我露出狡黠的一抹亮光。
讓我一時間難以分辨他是不是也在心里暗笑我的愚蠢呢?
還沒有等他回答什么,我便火速搶先一步解釋道:“額,我的意思是我自己來就好,你這樣照顧我,我難免會有些不好意思的。”
說完我抿抿唇角,覺得自己沒有說錯之后,故作嬌羞地微低著腦袋。
旁邊的霍延深見我如此情狀,一只有力的大手溫柔地無摸到了我的頭頂,似乎帶著絲絲寵溺的意味。
霍延深看著我,戲謔地開口:“既然你是我的女人,那就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
我一下子沉默了,心里卻如同掉進蜜罐一樣的甜。
就這樣看著眼前的男人,心里迅速翻涌起一層接一層的浪花來。
“好了,吃吧!別愣著了。”下一秒他便對我這樣說,我不由得心里一陣甜蜜,狡黠地定了定眸子,然后夾起那雞塊便大吃起來。
味道很不錯,我沖著他露出一抹笑容。
“嗯,真不錯!謝謝你這么準備的這么周到!不過貌似有些多了,我可能吃不完。”
我看著這么多的食物感覺壓力山大,霍延深忽然撲哧一笑,一副你是白癡的樣子盯著我:“宋亭顏,我怎么覺得你現在不光是身體虛弱病的不輕,就連腦子都不好使了?”
順勢,他還輕輕地敲了一下我的腦袋。
雖然這個姿勢有些曖昧,我卻覺得有些不悅地撅起嘴角:“哎呀,別敲了,再敲的話,可能會更笨的!”
霍延深看著我這個模樣,一臉無奈地扶住額頭,搖搖腦袋,一副我無藥可解的姿態。
我也懶得去關心他現在怎么看待我了,索性便開始對著眼前的食物一番饕餮大餐起來。
菠蘿嚇,三杯雞,漢堡,奶酪……
等等不一而足,大概由于我比較貪心,吃著吃著,開始不停地打嗝起來。
霍延深盯著我這個狼狽的模樣,忙不迭地給我端來牛奶和速溶咖啡。
我看著他如此細心的模樣,頓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沒有多想,連忙拿起杯子大口喝起來。
終于,算是緩解了剛才尷尬的狀況,我小聲地對他說了聲謝謝,他像是沒有聽到似的,故意沖著我道:“什么?你剛才說了什么?”
我白了他一眼,只好再次重復地答道:“我說謝謝你,聽到了嗎?”
他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你我之間何必說這些話呢?不是說過讓你不要這么客氣嗎?”
我咬咬唇,想到他之前的確有說過這樣的話,但總歸是我自己想要表達這個意思的,根本也不能責怪他什么。
便沖著他笑笑:“但我這次還是忍不住想要好好謝謝你。”
霍延深一臉無奈,“那好吧,我接受你的謝意,不過打算怎么謝我呢?但是說到底我不過是準備了一頓晚餐而已,至于開心成這樣嗎?你不像是我過去認識的那個宋亭顏……”
霍延深說的對,現在我早就不是過去別人口中的宋亭顏了,我也有簡單浪漫的小快樂,也會因為一點很小的事情,而開心很久,更會因為這個男人隨意的幾句暖心的話語而感動得熱淚盈眶。
不過,這是最真實的我,也是最感性脆弱的我。有時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么,但時此刻我很清楚自己的內心,我對面前這個男人的感覺,絕對不僅僅只是所謂的感激而已。
霍延深便說,我便回憶起他的話來,整個人的神思也禁不住開始漂游起來。
這期間我想了很多,包括自己為什么會對這個男人產生這樣的感覺,以及我對他究竟是所謂的依賴還是愛情,我都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訴自己。
直到半響,霍延深看著我一時間發愣很久,便在面前不住地搖晃起手指來。
我瞬間清醒過來,剛才意識已經飛遠了,不由地斂了斂眸子,重新收回視線。
“你怎么了?莫非是因為我剛才說得有些啰嗦了,你走神了?”
霍延深眸子里盡是探究的目光,我呆呆地望著他,連忙反駁過去:“不是的,不是的,我剛才只是情不自禁想了很多,絕對不是因為你的問題。”
我揮揮手,面對眼前的男人,慌忙否定道。
看著我這般肯定的眼神,霍延深點點頭:“那我剛才還說了什么你記得嗎?”
“嗯,什么?”我做出苦思冥想狀,抓耳撓腮好一番,終究還是沒有體會她說這句話的意思。
霍延深看著我,叮了很久,方才一臉無奈地道;“真的不記得了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