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這樣喂你還不滿意?(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眼前的一切連我自己都有些懷疑,但不可否認這樣的畫面,連回憶起來都很是美好。
我帶著高興的心情便跟著醫生們走了出去,踏出病房門的那一刻,我沒有忘記回眸看他一下。
他用那種深情款款的目光注視著我,我心里頓時歡欣雀躍極了。
經過仔細的包扎后,已經是晌午十分,我尋思著打算和霍延深一起吃午飯。
激動地跑到病房后,卻讓我萬分疑惑,只見病房里被子折疊得整整齊齊,親耳就是不見霍延深的影子。
我著急地打開衛生間的門,甚至只要能想到的任何一個角落,不過最終都一無所獲,霍延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宛若從來沒有來到過這里。
我發瘋了似的,沖著外面的保安問道:“你們知道霍延深他去哪里了嗎?為什么現在病房里沒有人?告訴我,快點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
門口的保安卻面面相覷,始終緘口不言,只是固執地道:“這一點,我也不清楚,抱歉,夫人!”
什么情況?看他們一個個面露難色的模樣,我更加確定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是故意瞞著我的,明明一開始還好好的,怎么會說不見就不見了呢?
我有點懷疑霍延深是不是去了公司,便連忙給公司打了一個電話,可是公司里的負責人卻告訴我,沒有見到過霍總。
難道是自己回家了?不太可能,畢竟他的傷勢還沒有好,怎么會好端端地出院呢?
不過左右遲疑了一下,我還是將電話打給了林姨,電話很快接通后,林姨告訴我,家里依舊沒有霍延深這個人,還問我應該最清楚霍延深,為什么反倒問起她來了呢?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霍延深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我打他的手機,可是電話卻在房間內響了起來,手機里面熟悉的音樂讓我不由得震驚,他連手機都沒有帶走,能去什么地方?
無可奈何地回到我的病房里,我一臉苦悶,打算換上一身便衣去找他。
誰知道這個時候,那些護士和醫生們便匆忙攔住了我。
“夫人,您要去哪里?”
“這還用問嗎?我當然是要去找霍延深了,你們讓開我,我要去找他!”
我不滿地大喊著,可是那些護士們卻一個勁兒地告訴我:“夫人,你現在傷勢還沒有痊愈,冒然出去,出了什么事情,我們一個個可擔待不起……”
我哪里肯就此妥協,一味地反抗著,只是未曾多想什么,腦袋卻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暈了過去,之后意識全無。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醒來后,天卻已經黑沉沉得,似乎到了晚上。
室內一片黑乎乎的,我動了動手指,總覺得有什么人在我的身邊似的,連忙打開了燈。
明亮的白熾燈下,我看到了一張清秀挺拔的俊龐,他就這樣依偎在我的床邊,一只手緊緊握住我的掌心,那樣溫暖。
那張俊逸得如同刀削般輪廓分明的面龐,泛著淡淡的光澤,額前恰到好處的碎發灑下一片陰影,使得他的面目線條驀地柔和了許多。
燈光灑下來的時候,我忍不住伸手想要觸摸一下他的臉頰,誰知道手剛觸碰過去,他卻不知道為什么眨了眨眼睛,看著我僵持在那里的手,立刻問起我來:“你醒了?”
我連忙點點頭,正要把手縮回,霍延深卻已經注意到了,一把握住我的胳膊,我疑惑地看著他。
他卻將我的手貼到自己的臉頰,“看看你手這么冰涼,醫生說你最近身體虛弱,為什么不好好吃飯?”
“我……”我被霍延深問的一下子說不出話來,聲音里透著一絲顫抖之意。
驀地想起他今天突然消失的時候,我著急的心情,連忙問起他來:“今天,你去了什么地方?為什么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你?”
聽完我的話,霍延深的面色好像驀地變了一般,硬生生地看著我,雙眸赫然閃躲著什么,似乎想要回避我的問題。
“沒什么,臨時有個重要客戶需要見面,所以沒有來得及跟你說,你最近怎么都不好好吃飯,下次可不許這樣了!”
霍延深說的含含糊糊,我根本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話,想要繼續問下去,卻覺得有些不妥,只好閉上了嘴巴。
“哦,知道了。”
我不動聲色地說完,霍延深卻拿起手機快速地撥通了一個電話。
我還在疑惑他究竟這么晚給誰打電話呢?誰知道卻聽見他兀自啟動薄唇訕訕地道:“務必在十分鐘內趕到這里……”
他要叫誰趕到這里呢?我愈發好奇地抬起眸子,卻冷不丁地觸碰到他眼睛里促狹的光束,不由得疑惑地等他把電話打完,然后問他:“你剛才說叫誰來這里呢?”
“哦,你看看你一天都沒有吃東西,一會兒我們一起吃晚餐吧?”
嗯?現在吃晚餐?我抬頭看了一眼床頭柜上的鬧鐘,具體顯示已經是晚上十點整了。
“已經很晚了,還是算了吧?你先回房休息吧?再說我也不怎么餓。”
我連忙擺擺手,打算就此謝絕霍延深的好意,誰知道他卻沖我露出一臉放心的笑容來。
“沒事的,你一天不吃飯怎么行?”
接著,在我還想反駁些什么的時候,沒想到肚子恰好一陣嘰里咕嚕地叫了起來,我羞澀地低著頭,臉上現出一抹紅暈來。
“……”
看著我,漆黑深邃的眸子里盡是濃濃的興味。
一時間我也不好再繼續問他消失的那幾個小時里,他究竟去了哪里呢?
正當我愣愣地看著他,還有些疑惑的時候,很快房門便被人推開,接著呈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張桌子,上面擺放著美味可口的披薩餅。
我滿心歡喜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霍延深卻扭過頭沖著那個人道:“怎么只有這個?”
“抱歉,少爺,因為現在天色有些晚了,我們只能送來這個……”
看著那個人一臉委屈的模樣,我知道霍延深在計較什么,連忙勸阻道:“好了,能有這么誘人的披薩吃已經不錯了,你就不要再為難人家了。”
霍延深看著我,一副歡天喜地,快要手舞足蹈的模樣,倒是轉變了眸色。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