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撕的就是你(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剛才她還在那里譏諷我活該,現在自己也成了這樣,我的心底赫然升起一絲報復的筷感。
凌千羽,你太小看我了,難道你忘記了過去的宋亭顏是什么樣子的人嗎?現在你也必須給我小心一點,不然的話,下場必然很慘!
為了迎合她那憤怒的眼神,我便故意勾起一抹放肆的笑容:
“凌千羽,你也活該,活該這樣,哈哈哈……”
我雖然放肆地大笑起來,可我覺得卻有些莫名的悲傷,悲傷那么大,只是我不能表現出來,我要讓凌千羽看到,我不是一個好欺負的女人!
這一次,不知道為什么,溫辭見到我這樣,卻沒有阻止我,也沒有勸說我的不是,按理說,我已經夠囂張了,他卻拉著凌千羽。
“走,我們先去處理一下。”
面對這樣的溫辭,我覺得有些奇怪,如果他是真心愛著凌千羽的話,想必一定會因為她而當眾指責我才對,但是他卻沒有,只是讓凌千羽快點離開這里。
“溫辭,你到底向著哪一邊?沒看到你未婚妻受人欺負了嗎?你怎么可以這么無動于衷?”
凌千羽果然被溫辭這么一句不溫不火的話給激怒了,當即一臉不悅地瞪著溫辭道。
雖然這一點也讓我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跟我個人關系不大,我也不想去看溫辭他那張臉,是他聯合凌千羽合伙陷害我宋家的,他現在也是我的仇人,所以我怎么可能會對他有什么好臉色呢?
溫辭硬生生地拉著凌千羽,大步地朝著宴會廳的一邊走去。
眸子卻是不經意地朝我看了一眼,我有些詫異,覺得有些奇怪,不知道他的眼神里包含了什么復雜的情緒。
可是凌千羽自然不會這么輕易地妥協,大步地朝我怒吼:“宋亭顏,你是什么東西,我不會放過你的!”
對于溫辭的強辣硬拽,也是怒氣十足,“放開我,溫辭,你為什么要維護那個小賤人?”
我其實想說,她才是真正的小賤人,鉤引溫辭,還害得我宋家破產,都是因為她,要不是她之前一副假惺惺的模樣,我又怎么會淪落到現在這步田地?
這個時候,寧澈趕忙拍拍我的肩膀,“別生氣了好嗎?為那種人生氣根本不值得!”
我冷笑一聲:“是啊,不過只要看到她的那張臉,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寧澈望著我臉上還有紅酒的液體,連忙從口袋里掏出紙巾,然后細心地幫我擦拭著。
“這樣吧,要不我帶你去那邊清理一下?”
寧澈的嗓音溫柔,我微微愣了一下,旋即看著自己衣服已經染滿紅色液體,眼下只能這樣了。
于是寧澈便帶著我離開,只是剛還沒有走出幾步,身后突然冒出一只有力的大手順勢捏住了我的肩膀。
誰?我的第一反應是一定有人搞錯了吧?
本能地回過頭,卻不想居然看到一個有點熟悉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的帶著幾分陌生的面孔。
“你是?”
“哎呀,宋亭顏,你不認識我了嗎?”
“……”
我微微一愣,整個人都呆滯在那里。
面前的男人穿著筆挺的燕尾服,手里挽著一個體態纖柔的女人,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我禁不住想要問清楚這到底是誰,誰知道我身邊的寧澈卻哈哈大笑起來:“哎呀,是你啊,許兄最近過的怎么樣?”
原來他就是許嘉穎,為什么我就是想不起來呢?
“你是許嘉穎?”
我疑惑地想要確認下來,面前的男人卻是不由得被我的反應逗樂了:“怎么?難道幾個月不見,宋亭顏你倒是把我給忘記了?”
這個時候,許嘉穎旁邊的那個女人也抿嘴一笑。
我看著他們好像十分親密的樣子,連忙問道:“這位是你的女朋友?”
“開什么玩笑,這是我的表妹。”
啊?我不由得怔了怔,這才發現原來這兩個人從某個瞬間看起來,的確是有很多相似之處的,我看著他們十分親密的樣子,尷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腦勺。
“不好意思,剛才我誤會你們了。”
“沒關系,很多人都這樣認為,不過我們已經習慣了。”
許嘉穎倒是并沒有多在意什么,大大方方地對我們說道。
我干笑兩聲,覺得現在有些尷尬,很想馬上逃開這里,“我還有些事情,就先不打擾了,你們先聊吧。”
說著便打算朝洗手間的方向走去,只是許嘉穎好像并沒有打算放過我的意思,慌忙叫住了我:“欸,慢著,宋亭顏,我們也只是想和過去的同學在一起敘敘舊,沒有別的意思,待會兒還會有重要嘉賓登場,一定要記得來看哦!”
我沒有多在意這句話,只是點點頭:“好的,你們慢慢聊,我先走了。”
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表示現在的情況特殊,便連忙朝著洗手間方向奔去。
背后聽到他們的談話聲,不過是一些簡單的寒暄罷了。
我來到洗手間的時候,卻看到鏡子里出現了凌千羽那張十分討厭的臉。
凌千羽洗洗手,對著鏡子修飾著已經被紅酒潑灑得花容失色的臉頰時,我想了想還是走了進去,我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來。
鏡子里同樣映現出我那張干凈得不帶一絲纖塵的臉,不過我并沒有像凌千羽那么善于偽裝自己,不斷地給自己修飾妝容,濃妝艷抹一番。
我只是走到盥洗池旁邊,擰開水閥開關,然后拿起面巾紙,擦拭著那點紅酒的污漬。
“凌千羽,記住,以后不該說的話不要亂說!”
“你想說什么?”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