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有那么好心?(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怎么辦?要穿什么才能走出去?
左思右想一番后,我只好裹著那一身白色的浴巾,為了以防出現什么意外,我還特地檢查了好幾次。
打開浴室的門,幾乎是小跑著朝那間臥室走去。
“吱呀”一聲,臥室的門開后,卻見床上的霍延深一副頗為慵懶的模樣。
就那樣閑淡地倚靠著枕頭,手上拿著平板電腦,修長的手指不斷地敲擊著什么。
只是在聽到門響聲后,便連忙抬起眸子,朝著我望過去。
我大呼一口氣,癡癡地立在門口。
眼前的畫面實在太過美好,簡直讓我有些不忍直視。
不過如果不看的話,又著實有些可惜。
只見霍延深那格外搶眼的腹肌就那樣硬生生地呈現在我的面前,古銅色的皮膚,散發著誘人的男性荷爾蒙的魅力。
我看著看著,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這身體未免也太過完美了吧?
簡直是人間極品,雖然之前在他受傷的那段日子里,我也曾給他擦洗過身子,可是從來不敢正面赤果果地端看。
沒想到今天卻硬生生地大飽眼福了一次,我的眼底里自然流露出掩飾不住的喜悅之意,甚至還是一副花癡的表情。
“看完了嗎?花癡女人!”
霍延深不屑地評價著,我立刻有些羞憤難擋,當即憤怒地凝望著霍延深,揚起脖子,質問道:“是你自己不穿衣服,怎么反倒怪起我來了?”
真是奇怪了,明明是他自己要袒胸露乳的,現在倒好,這到頭來都是我的錯了?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剛才一直在盯著我的前面看,怎么?敢情有眼睛看,就不敢承認了?”
霍延深戲謔的眸子,一下子露出那種格外曖昧的神情。
“好,我是看了,那又怎么樣?”
索性,敢作敢當,我才不怕什么呢?我不住地告訴自己,一定要淡定,然后眼角眉梢蕩漾著一抹不以為然的神色。
可其實我現在很緊張,手心里都替自己捏了一把汗。
不過不能就這么隨隨便便地表現出來。
“愣在那里,做什么?還不快過來!”
“嗯?我過去,做什么?”
我一下子驚呆了,現在的我可是只裹著白色的浴巾,而對方居然露出那么勾人的表情。
說到底,還能做什么?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情嘛,我一下子臉紅到了極點。
“還用我說出來嗎?”
霍延深故意反問著,我不住地后退,緊挨著那扇房門,甚至想要逃出去。
“……”
見我不說話,霍延深倒是越發的余興未了,轉而開口:“叫你過來,沒聽到嗎?你在緊張些什么?難道沒做過?”
“啊?”
我張大了嘴巴,心里開始不住地咒罵著,我的天,真是一個流氓,怎么辦?我現在應該馬上逃開這里嗎?
只是我越是吃驚,霍延深便越是笑意加深,并且還硬生生地幾欲起身的樣子。
“要我請你過來?”
“不,不,我自己,自己……來就好……”
我連說話都開始吞吞吐吐,心里發慌極了,可是霍延深卻嘴角彎彎,揚起一抹詭譎的笑意來。
此刻的腦海里已經浮現出許許多多不可描述的畫面,我心跳已經很自然地加速,怎么辦?該不是今晚又要被他徹徹底底的吃干抹凈吧?
猶豫著要不要馬上逃開這里,但是一看到霍延深那張莫可逼視的俊龐,我的心就開始不住地顫抖起來。
他的威懾力過于強大,以至于我根本毫無招架之力。
誰知道霍延深見我一頭濕漉漉的頭發,居然帶著一絲責備的語氣:“你今晚就打算頂著這樣的頭發睡覺?”
“啊,我,這是因為剛才洗澡,所以……”
我只能誠實地回答他,但是沒有想到他卻轉而沖著我不語地道:“過來,到我的面前來。”
“做,做什么?”
我聲音里滿是顫抖之意,我很怕,很怕,接下來他的動作。
“你這頭發濕漉漉的,水都滴下來了,你覺得我會對你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他會對我做什么?說白了,不就是男女之間會發生的那些事情嗎?但是我竟然想想都有些害怕。
因為他不是一個好惹的男人,更因為他是一個善妒的男人,所以對我怕是不會心慈手軟。
“你到我這里來就是了。”
我邁著貓步,一點一點地挪動著自己的身軀,可身體卻是顫抖的厲害。
明明只有幾步路的距離,我卻硬是用了兩分鐘才趕到。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