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真的生氣了(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一著急,果斷地怒視著他,憑什么事事都要聽他的呢?他就這么了不起嗎?
然后咬了咬牙,沒有多想,便對霍延深說:
“不,我現在還不想回家!”
“你……不回也得給我回家!”
霍延深很生氣地朝我說道,我知道現在的我根本沒有能力反駁他,但我仍然堅持自己的意見。
下一秒,令我驚訝的是,霍延深拽著我的胳膊,直直地拉著我往外面拖去。
“放開我,你干什么……”我大聲地怒吼著,可根本無濟于事。
臨到餐廳的門口時,一旁的寧澈見狀已經擋在了霍延深的面前。
“霍延深,我現在正和宋亭顏一起吃飯,飯菜已經上來了,你……”
我瞥了一眼,果然飯菜已經齊齊地端了上來,隨即我的眼角瞬間閃爍一抹欣喜,看著那些飯菜,嘴角的口水也一下子滲出來了,看模樣真的好美味呢。
霍延深卻只冷冷地望了一眼餐桌上的飯菜,然后毫不在意地看著寧澈道:“誰讓你帶著她來這里的?”
這下霍延深是要對寧澈發怒了嗎?我心里一片忐忑,注意到身旁的姜藝,卻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我。
看著她和霍延深一起出現在這個地方,我簡直氣不打一處來,不過是一個靠著男人才能上位的女混混罷了,居然還那么趾高氣揚,她以為自己是誰?
“這是我和亭顏之間的事情,不用你管!”
寧澈這個時候跟霍延深叫什么勁兒啊,我被寧澈突如其來的話弄得有些懵了,心里暗自發慌,冷汗直冒,看著霍延深生氣的模樣,我隱約覺得事情越來越糟糕了。
于是我還沒有等霍延深發火,便趕忙沖到寧澈的身邊,然后小聲地嘟囔道:“好了,寧澈,你就少說兩句吧,我們走,好不好?”
“宋亭顏,我今天好不容易請你吃頓飯,只是吃頓飯而已,你連這個面子都不給我嗎?而且為什么見到他來了,你就這么慌張地想要逃走?我寧澈究竟哪里比不上他了?”
不錯,寧澈一點也沒有比不上霍延深,可不知道為什么,我骨子里還是很害怕霍延深的,而且是我和霍延深早前有婚約在先,我不能違抗他的命令。
我暗自沉默了一會兒,也不知道該怎么和寧澈說話,但我知道現在如果不走的話,萬一他們打起來的話,可就麻煩了。
不行,絕對不能繼續呆在這里,出于本能的意識,我沒有猶豫地拉著寧澈便往餐廳外面走去。
“宋亭顏,你拉著我往哪兒走呢?我都跟你說得很清楚了,你為什么還要這么固執,你這是執迷不悟,你懂不懂?”
寧澈那雙墨玉的黑眸也一下子染滿了怒意,不過還好他沒有說我是自作多情,不然我覺得真的很有必要找個地縫鉆下去,從此再也不要見人了。
這些都是我心里的隱疾,我不想讓霍延深知道,而且現在的我很狼狽,我不知道該怎么解釋才好。
“寧澈,我忽然有些不舒服,我想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吃飯好了。”
我努力裝作不在意的樣子,然后朝寧澈說道,寧澈看著我,然后又看了霍延深兩眼。
卻見霍延深一雙俊眸霎時漲滿戾氣,還惡狠狠地對我說:“宋亭顏,你現在給我馬上回家,聽到沒有?”
“不,我現在肚子餓了,所以如果你不想在這種地方看到我,可以,我可以去別的地方吃飯。”
“你……”
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來的鎮定,讓霍延深更加地生氣了,霍延深二話不說,便狠狠地拽住了我,然后不由分說地把我往出口拉去。
我死死地想想要擺脫他的那只緊緊鉗住我手腕的胳膊,可沒有想到,任憑我如何掙扎,都無濟于事,這真是一種悲劇。
耳邊突地傳來姜藝的呼喊聲:“延深哥哥,你等等我……”
而寧澈已經無所顧忌地追著霍延深跑了出去。
我知道寧澈一定不會撇下我不管的,果然很快他便趕到了我和霍延深的面前。
我抱著最后一絲希望,企圖寧澈幫我擺脫霍延深的束縛。
“霍延深,你還想怎么樣?我都跟你說過了,我跟寧澈真的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關系,你究竟在擔心什么?”
我極力地用盡最后的力氣解釋著自己的清白,可霍延深并沒有說一句話。
相反,我卻清清楚楚地聽到寧澈的話,聲音很洪亮,此時的我們正站在餐廳的門口,我想來來往往的行人,一定會用特別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我們三個人的。
“我想我們應該好好地談一談!”
寧澈認認真真地對霍延深說,而現在我完全看不透寧澈究竟想要跟霍延深說些什么,只見他那諱莫如深的雙眸里面盡是我讀不懂的目光。
“你想跟我說些什么?”
“怎么?我都說過了,我們應該單獨地談一談,怎么樣?你怕了?”
寧澈是故意即將霍延深的嗎?可霍延深如此睿智的一個人怎么可能看不透?
但寧澈這話是什么意思?我完全不明白。
霍延深轉身看了看我,然后目不轉睛地對視著寧澈,目光里多了幾許探究的意味。
“好,你想跟我談什么,我一定滿足你。”
這簡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們關系本來就很糟糕,兩個大男人要談什么?
“霍延深……”
我剛叫了一聲,卻發現霍延深邁開的腳步,趕忙轉過頭,朝我說道:“你先去那邊吃些東西,不是餓了嗎?”
“我……可是你們……”
我躊躇著,究竟該問些什么好,可心里有太多的疑問,一時間全都得不到解答。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