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莫名的不安(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那種說不清的感覺在我的心里持續不斷地蔓延著,我有些糾結了。
寧澈見我的臉上剛才那種痛苦的神色似乎很緩和了許多,還一個勁兒地打趣地上說:“好了,我的任務達到了,現在我們去吃飯吧?”
“哦,那去什么地方?”
大概是剛才那些話,說完之后,我也覺得自己的心情不像之前那么壓抑了,不過我始終沒有忘記霍延深,我要想盡辦法找到他,然后跟他說清楚。
“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估計你這次肯定會嚇一跳的,因為你根本沒有去過,哈哈——”
寧澈不知道哪里來這么多的鬼點子,而且很愛笑,這一點估計也是很多女孩子喜歡的一點吧,無可否認,他那雙迷死人的桃花眼,令人有種神魂顛倒的錯覺。
我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不過肚子是真的餓了,早上來公司時,我還沒有來得及吃早飯,因為想要趕上霍延深的步伐,我怕遲到。
“咕咕咕——”寧澈似乎已經聽到了我肚子的抗議聲一樣,狡黠地看了我一眼。
“走,看來你真的餓的不輕,跟著我就好了,那里可是很多人都向往的地方。”
我弄不懂寧澈究竟是什么心思,不過現在的我真的很相信他,我知道他不會騙我的,盡管霍延深和他的關系一直不好,但我相信霍延深對他一定是有什么偏見,所以才沒有打開自己的心結。
這一次,寧澈把車子轉了個彎,他開著那輛招搖的敞篷車,別提有多拉風了。
“呼呼——”
耳邊傳來巨大的風聲,我的心里也有些惶惑,但肚子真的很餓,既然寧澈這么說了,還是先吃飯再說吧。
我隨手看了一眼手機,發現差不多已經沒電了,真糟糕,如果這個時候沒有電的話,我該怎么去找霍延深呢?
我隨手便撥通霍延深的號碼,可是沒有想到,霍延深的電話依舊關機中,總是有一個甜美的冰冷聲音告訴我:“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我感到絕望,既然這樣,手機沒電也無所謂了吧,反正霍延深是不會接我的電話了,更加不可能打我的電話。
“怎么了?你在給誰打電話?”
寧澈像是注意到了我的舉動,我連忙解釋著:“哦,一個朋友罷了,他說要請我吃飯,我給拒絕了。”
“哈哈,看來亭顏,你人緣不錯嘛!”
我只是很假地干笑兩聲,“呵呵,一般,一般而已。”
天知道我現在究竟有多么的無奈,好吧,既然霍延深是徹底選擇不接我的電話了,干脆我就和寧澈痛痛快快地吃一頓飯好了。
最起碼,他也不是小孩子了,究竟耍什么任性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至于這么做嗎?而且我相信晚上他會回家的,而且那是他的公司,耽誤的也是他的工作,他愛怎么樣就怎么樣,我能拿他什么辦法?
索性,我放下了一切,然后抱著憧憬的心情和寧澈一起吃飯。
很快,車子穿過一條安靜的小巷,路過林蔭街道兩邊的樹木,拐了好幾次彎,總算是在一處華麗的大廈門前停下了。
我好奇地探著外面的景致,看了一眼面前的建筑物,覺得有些奇怪。
“寧澈,你說的地方就在這里?”
“嗯,你看看上面。”
“什么?”我抱著好奇的心理向上仰望,卻發現頭頂是一個圓形的鐵塔。
周圍全是樹木掩映其中,寧澈確定要在這里吃飯?我又望了望,面前的大廈,應該是在酒店吧,覺得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
“哦,你是說去酒店嗎?”
“不,我說的是那座鐵塔,我們去那里吃飯。”
寧澈是在說笑吧,那座鐵塔那么高,我們怎么上去,而且誰知道上面是不是可以吃飯?還是只是一個建筑而已,供人參觀罷了。
我不以為然的看著他,然后說:“那我們怎么上去?”
“看到那里了嗎?我們可以坐著纜車上去。”
我不敢相信地看向寧澈手指所指的方向,然后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一個纜車模樣的東西。是真的嗎?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隨后,寧澈打開車門,我便和他一起下了車,只見寧澈朝著天空揮了揮手,然后便見一個纜車慢慢地降落下來。
“先生,請問您幾位?”
“我和她,我是這里的貴賓,麻煩幫我們預定一個位置。”
只見從里面走出一個穿戴整齊的男服務生,然后恭敬地看著寧澈問道。寧澈隨后指著我回答了他,寧澈居然是這里的貴賓,也就是說之前他常來嗎?
我很卻好奇地打量著面前的一架纜車,眼里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亭顏,走,我們出發吧。”
于是我被寧澈拉著然后坐了上去,慢慢地,那家纜車上升了起來,基本上跟游樂園里的沒什么兩樣,也就是升降式的,不過高度似乎提高了不少。
當高度慢慢地升起,我不由得俯瞰了一下腳底的世界,只見腳下繁華的都市近在眼前。
“寧澈,你是怎么知道這個地方的?上面好玩嗎?”
“我喜歡有高度的地方,過去我常來,當然如果俯瞰下面的景致,你一定會覺得更爽,有種征服世界的感覺。”
寧澈說的一臉得意,看得出來他一定經常來這種地方,因為我漸漸地覺得有些暈眩了,我一不敢去看腳底的世界了。
那種高度甚至讓我害怕,并不是說我有恐高癥,而且總覺得自己被懸浮在虛空,很不安全的樣子。
“別怕,這里很安全的,相信我。”
寧澈似乎看出了我臉上冒著冷汗,連忙安慰著我,聽了他的話我慢慢地放松身心,好像其實也沒有那么可怕了。
而且寧澈的話總是叫我很相信,我也很信任他。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