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怕我吃了你嗎?(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怎么?你就這么怕我吃了你?”
沒想到霍延深不悅地勾起薄唇,笑了起來,剛才還烏云密布的臉上卻是有種說不出的深意。
我的眼神狡黠滿滿,那一瞬間我似乎在霍延深的眼里觸碰到了什么,似乎是若隱若現的柔軟。
待我點點頭,霍延深便將車子飛快地駛出去,急急掠過的一陣疾風從我耳邊呼嘯著。
霍延深偶爾會將頭扭過來看我一眼,我慌忙又把頭望向窗外,臉上閃現一抹緋紅。
直到車子一路在疾風的陪伴下,慢慢地停了下來,我才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四周。
車子已經開過了市區,迎面便有一種熟悉的海風吹來,剎那我愣怔了,這個地方似乎來過?
霍延深見我雙眼睜得大大的,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就好像發生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怎么了?你來過嗎?”
霍延深有些猶疑地看著我,我心中忐忑了一下,慌忙解釋道:“沒有,我也是第一次來,不過看到這里的景色真的好美。”
“是啊,真的很不錯,我以前特別喜歡的一處地方,走,下車吧。”
霍延深說著,便解開安全帶,然后順便幫我打開車門,我有種受寵若驚的錯覺,只是一霎那有些許的失神,但還是趕忙報以一個稍微有些弧度的微笑來。
“嗯,謝謝。”
這樣和霍延深說話,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生疏,霍延深顯然已經聽出來了,但還好并沒有責怪我什么。
當我下車,見到這一片湛藍的海域時,心底里那種激動的感覺便一下子翻涌上來,我的心里忽然毫無防備地撞進溫辭的身影。
還有他第一次帶我來到這里時的情景,我的心里沒來由地輕輕顫抖了一下,一瞬間心潮里有股異樣的滋味。
這個時候,我為什么還想著另外一個男人呢?
“你有心事嗎?看你好像魂不守舍的樣子。”
霍延深見我這副狀態,連忙問道,我大吃一驚,匆忙掩蓋掉自己臉上那些對國往的回憶,然后徹底認認真真地應對面前的一切。
“啊,沒有,我剛才只是被這片景色迷住了,好美啊。”
但是我這么說著,霍延深還是看出了我說話時候有些虛偽的神情,索性我就算繼續解釋下去,估計也沒有那個必要了。
“這是距離這座城市最近的海,以前只要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只要在這里仰望一下藍天,然后看一看大海的遼闊,便會瞬間忘記所有的煩惱。”
這是第一次霍延深敞開心扉近距離地跟我說這些話,我有些錯愕,不知道該回應他什么。
但接著,霍延深再次自顧自地說道:“走,我們過去看看。”
我們兩個走到了一片沙灘前面,面對著幾個活潑可愛的小孩子在一起快樂地搭建城堡,我的嘴角便不由得浮起一抹笑意。
曾幾何時,我也這么想過,有一天和自己的孩子在沙灘上玩耍,然后靜靜地躺在沙灘上,看著孩子們玩得不亦樂乎,我的心情自然也是好的難以言說。
隨后,我和霍延深走過面前的沙灘,跟著他到了一艘潛艇前,我不清楚是什么意思,但那艘巨大的潛艇倒是叫我有些激動,我很想過去坐一坐。
“這是要做什么?”
我疑惑不解地問霍延深,霍延深卻是眉眼微微抬起,然后語氣頗為篤定地告訴我:“這就是我今天帶你去的地方,走,陪我去看海吧!”
看海?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霍延深主動拉著我去陪他看海,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做夢也沒有想過的事情,不過看霍延深一臉的認真,又不像是在說謊。
“哦,好的。”
我趕忙一口答應,剛才看到那個潛艇的時候,我的內心已經很激動了,沒有想到還有比這個更激動的事情。
下一秒,霍延深二話沒說,拉著我便朝那個巨大的潛艇走去,走到甲板的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走近了童話故事一樣。
一切都是夢對吧,霍延深什么時候對我這么好了,之前的他可從來沒有這個奇怪的想法,只有這一刻,我的心里對他好感倍增。
就感覺自己好像忽然吃到了一塊甜的發膩的糖果,連心里都是甜滋滋的。
霍延深拉著我的手很緊,我驀地覺得是那么地溫暖,有過一瞬間,內心還激烈地涌起一絲暖意。
“你先在這里坐下,我去去就來。”
霍延深把我招呼到一個豪華的內閣包廂里,潛艇里面的布置跟一些豪華游輪沒有區別,我不由得看得有些癡了。
我點點頭,雖然不清楚霍延深究竟是要去做什么,但既然他這么說了,我便會意地答應了。
然后霍延深沖潛艇的一個方向走去,似乎和工作人員說著什么,就連語言還是一些我聽不懂的話,我安靜地感受著這一刻的靜謐,覺得時光一下子便美好起來。
“小姐,請問您需要一些什么?”
這個時候還來了一個身穿制服的漂亮服務生,我猶疑了一下,覺得還是等霍延深過來再說吧。
于是便搖搖頭,告訴她現在我暫且不需要,并且在等人。
于是那個漂亮的服務生便自顧自地離去了,從頭到尾都是用一種笑容看著我。
我覺得這里的服務人員也相當地熱情,心底里自然覺得很欣慰。
我極力及將視線看向大海,現在耳邊海鷗的聲音一次次傳入我的耳朵里,我不由得興奮極了。
“我帶你去湖心小島看看吧。”
就在我沉浸在海鷗的美妙歌聲中,霍延深走到我的面前,告訴我。
“小島?這里還有小島嗎?”
我自然覺得萬分疑惑,卻見霍延深遞給我一個望遠鏡。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