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少在這里丟人現眼(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所以,我決定要等著溫辭醒過來,好好問問他,剛才的那一幕他為什么要奮不顧身地救我呢?
凌千羽不悅地譏諷著我:“什么?你覺得我會是那種人嗎?真是狗眼看人低,這里不需要你,你立馬給我滾!”
越是這樣,我反倒越是來了興致,沒有絲毫猶豫地道:“我為什么要看你的臉色?今天我,就要站在這里,看你能把我怎么樣?”
凌千羽不相信地盯著我,像是想把我的眼睛看穿一樣,我不悅地勾起薄唇,眼里閃爍一抹不甘心的意味。
沒等我們爭辯下去,卻見那扇門被迅速打開。
然后幾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們便相繼走了出來,凌千羽連忙大步上前,“醫生,我的未婚夫現在怎么樣了?求您,告訴我?”
“小姐,不要擔心,病人現在已經度過了危險期,目前沒有生命危險,已經通知,轉到普通病房了,麻煩您先去辦理一下住院手續!”
那醫生說完,旁邊的一個個護士們也隨即推著那張病床走了出來。
凌千羽一路跟隨,然后沖著我,大吼起來:“這件事都是因為你,既然這樣,你必須幫忙承擔醫療費用,走,跟我一起去交費用!”
我沒有想到凌千羽居然跟我這么說話,但是我今天真的沒有帶錢,本來就是一場意外,而身上也沒有那么多錢,凌千羽這一定是故意的吧!
我頓了一下腳步,那我還是先回家一趟,現在身上沒有多余的錢。
但凌千羽卻有些不相信地看著我:“怎么?還想逃跑不成,這次我一定要讓你付醫藥費!想走,沒門兒!”
我知道這次是溫辭救了我,不然的話,我真的可能被撞飛,現在還躺在醫院里。
甚至很有可能連活下去都有些困難,更別提報仇什么的了。
但現在我真的沒有錢,不管她怎么說,我也拿不出來。
索性,我沒有一絲遲疑地對視著她:“想讓我付醫藥費沒有問題,但問題是你不給我機會去籌錢,難道是想讓溫辭就這樣死掉嗎?”
“你……宋亭顏,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趁機逃走?”
凌千羽被我這樣說,一下子有些急了,連忙不悅地說,而我目前也沒有辦法,我承認剛才那一幕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但凌千羽這樣說,顯然是在故意地刁難我!
沒問題,既然這樣,那我也要狠狠地懟她,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我不甘示弱,朝她怒道:“凌千羽,別忘記,你對我做過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你有什么臉面這樣說我,就算我趁機逃走,也不會用這樣的方式!”
“宋亭顏,你別太過分!公然鉤引我的未婚夫,你這么不要臉,如果霍延深知道這些的話,那么他會怎么看你,我倒是拭目以待呢?”
什么?我沒有想到凌千羽居然一下子扯到了霍延深,當即驚詫地對望著她,同時眼底里也不由得冒出大片怒意來,這個女人真是太囂張了,以至于現在都忘記自己該做什么,和不該做什么,難道霍延深的名字也配她叫出口嗎?
“凌千羽,閉上你的嘴巴,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做過那種事情了?”
“你自己做沒做過,你應該比我清楚,賤人,我只要見到你這張故作清純的臉蛋,都會有一陣陣的惡心感涌上來!”
我無法繼續忍受凌千羽對我這樣的怒罵了,眼里冒出大片腥紅的血色,氣得咬牙切齒,我直勾勾地看著凌千羽,當即氣憤地吼道:“凌千羽,你在胡說八道什么?究竟誰是賤人,誰破壞我的家庭,你自己清楚!”
凌千羽被我這話激怒了,沒曾注意,一下子揮起巴掌,我立刻驚悸起來。
然而在我冷不防的同時,那即巴掌卻沒有落下來,而是傾自被一個男人的手臂擋住了。
我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卻是看到一張格外熟悉的面龐,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這絕對是霍延深那張俊逸非凡的面龐。
不過怎么會是他呢?不管我怎么想,都覺得霍延深不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
難道他知道昨晚發生了什么?只是現在我還在氣頭上,并沒有打算原諒這個男人,一直死死監視我的行為,他不覺得很可恥嗎?
過去這樣做,我憤恨不已,現在卻依舊這樣,很有意思是嗎?
“你,是你?霍延深,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吃驚地問道,旁邊的凌千羽臉色瞬間變得煞白,慌忙凝望著面前的霍延深,而我眼里滿是探究的意味,就這樣看著面前的男人。
但霍延深卻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怒氣沖沖地質問著面前的凌千羽,“怎么?還想打我的女人?”
凌千羽愣在那里,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霍延深卻逼問著她,甚至惡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眼里盡是大片的戾氣,帶著挑釁的意味,頗為不悅地道:“快點說!”
“……”
凌千羽被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說的瞬間呆住了,不由得退后幾步,“我……”
她搖搖頭,一副死不承認的模樣,看情況是想狡辯剛才那個事實吧。
我正要開心地沖著她露出得瑟之意,誰知道,霍延深卻像是背后長了眼睛一般:“你給我回家,別在這里丟人現眼!”
什么?居然說我是在丟人現眼,難道我就長得那么不入他的眼嗎?居然毫不客氣地對我說,我只覺得自己的心當即冰涼,陰沉沉的。
霍延深有種讓人無形中便被狠狠震懾的魅力,而我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樣,只能順從地低下頭。
想要說什么,因為心中有很多的不滿,我不想就這樣妥協于他。
但我的心卻在不斷地抽痛著,我不悅地回答:“霍延深,如果你真覺得我給你丟臉了,干嘛還要過來?這件事是我造成的,我只不過是負責自己該負擔的責任罷了,你憑什么指責我?我到底哪里讓你感覺丟人了?”
誰知道,霍延深卻冷冷地掀起唇角,陰鶩至極的眸子狠狠地對望著我,我的心不由得倏然一愣,“宋亭顏,難道你忘記了宋家是誰害死的嗎?還口口聲聲說要承擔責任?”
“……”
這?我被霍延深這犀利的眼光嚇得莫名的懼怕,只好悻悻然,低著腦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錯,事情的確是這樣,我不能做一絲一毫的反抗,難道就因為溫辭這次莫名其妙地救了我,我就要負責照顧他嗎?
他對我造成的那些傷害,誰又來替我買單?
霍延深說的對,但是我卻心痛起來,這話有些傷人。
凌千羽因為霍延深在場,自然不敢多說半個字。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