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小心你的身邊的男人(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溫辭見我一臉詫異的模樣,似乎像是已經猜到了一般,不知為何,忽然諱莫如深地笑了笑。
這個笑容讓我更加疑惑了,狐疑的眸色掃在他的臉頰上,依舊清秀的那張臉,如今卻已經不是我愛的樣子了。
溫辭笑完之后,忽然將兩只胳膊一把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拜托,現在的我們可是仇人好嗎?
我跟你的關系可沒有那么好!我恨恨地想著,然后頗為不悅地將面前的溫辭一把推開,怒氣沖沖地道:“放開我!把你的臟手快點拿開!”
“亭顏,沒想到這么多天過去了,你的那些倔強脾氣還是沒有改!”
我不知道他這句話究竟是對我的夸獎還是嘲諷,但是我也懶得去管那么多了,“溫先生,你把我帶到這個地方是存心的嗎?你明明知道我爸爸都是被你親手害死的,難道還不夠嗎?你還想怎么樣?置我于死地嗎?”
說完,我的眼圈已經不自覺地發紅了,眼眶里也頓時盈滿了淚水,只要一句話,馬上就會骨碌碌地滾落下來。
但是現在宋家只有我一個人了,我必須學會堅強,我不能被眼前的這個男人所打敗了,我拼命地告訴自己,不能哭,不能哭!即便是要哭,我也是夜里一個人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哭泣,絕對不能讓任何一個人發現!
溫辭見我這么說,而且眼眶里對他充滿了數不盡的仇恨之意,當即眼底閃爍一抹黯然,他的手就那么僵持在半空中,想要輕輕地拍著我的肩膀,卻不得不垂了下去。
我自然看到了他的反應,但如果他真打算安慰我的話,當初為什么不顧一切地聯合凌千羽來害我宋家?
所以,這一切都是假惺惺的,我才不要被眼前的這一點跡象所感動呢?
溫辭怔了怔,張了張嘴巴,想要說什么,可隨即卻閉了口。
我一想到之前霍延深是那樣對我,心情簡直是糟糕透頂,今天是怎么了?為什么所有糟糕的事情全都聚到一塊兒了,是聯合好了嗎?
“呵呵,走吧!既然來了,那就進去坐一下,喝幾杯吧!”
我冷笑一聲,頗為自嘲地道。
“啊?亭顏……”
顯然,溫辭沒有預料到我的反應,沒想到我居然這么快就主動要求去那間餐廳里喝酒,大概這些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可笑吧?
我居然糊里糊涂地跟著自己的仇人一起喝酒?想想都覺得有些諷刺!
“愣著做什么?走!你請客,沒問題吧,我今天沒有帶錢包!”
我宛如一個大姐大的模樣,直接二話不說便沖著那家餐廳走去。
溫辭連忙鎖好車門,然后跟在我的后面不斷地叫著我的名字,而我并沒有將他放在眼里,只是兀自走著,腳步很快,連他都一路小跑著,才能追上我的步伐。
“您好,歡迎光臨,請問兩位需要些什么?”
服務生笑容可掬地沖我們說道,但是我并沒有心思回敬給她一個笑臉,現在的我心情實在是有些糟糕,冷冷地道:
“酒,我要喝酒,把你們這里最貴的酒端上來!”
旁邊的溫辭見我有些不對勁,連忙攔著我,“亭顏,你怎么了?沒事吧?我剛才并沒有說什么惹你生氣的話啊,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呵呵,我現在是什么樣子,我很清楚,用不著他來告訴我。
我冷哼一聲,不屑地抬起脖頸,肆虐地勾起唇角,一抹好看的弧度隨之暈染開來。
“怎么?溫先生,你這是在心疼自己的錢嗎?請不起客還是怎么的?什么時候這么寒酸了?”
溫辭見我滿口開始胡言亂語的架勢,連忙攔住我,“亭顏,你誤會了,我今天本來打算約你吃飯,是有事情要告訴你,你能不能聽我講完再喝酒?”
“什么事?能比得過喝酒重要嗎?服務生快去!還愣在那里做什么?”
我不悅地對溫辭說,然后再把視線朝向面前的服務生,然后吩咐她快點拿酒來。
頭頂熠熠的水晶燈光束倒影在大理石桌面上,我似乎已經看到了那個格外落魄的自己,眼睛里看不出一絲光彩,連我自己看了都覺得心疼。
只是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人來關心我一下。
我有些可憐地垂著腦袋,只能用喝酒來發泄著對這個世界的不滿,我有什么錯?
溫辭見我目光空洞無神,一時間似乎找不出什么合適的措詞跟我說話,而且根本不屑于跟他說什么。
很快,所謂的好酒便被端了上來,我毫不客氣地擰開瓶蓋,然后深深地觸到瓶口聞了一下,有種濃郁的酒香便一下子彌漫開來。
很香,香到我忍不住端起酒杯就朝著自己面前的高腳杯一陣狂倒,直接將杯子填滿,然后看著杯中泛著紅色的液體,沒有多想,直接便打算一口吞入腹中。
但這個時候,溫辭卻一把勒住了我的胳膊,感覺到一陣生疼,我不得不開始大聲地斥責起他來。
“做什么?難道喝酒也有錯嗎?溫先生!”
我特別將“溫先生”幾個字咬的極其地準,因為現在的溫辭對我來說只是陌生人中的仇人罷了,我不想跟他絲毫的牽扯,一旦想起過往,也只會讓我覺得很惡心。
“宋亭顏,麻煩你清醒一點好不好?我告訴你,我今天讓你過來,就是要警告你,小心你身邊的男人,不要一味地相信他!”
什么叫我身邊的男人?還要我小心一點?
溫辭,他以為自己是誰?我身邊的男人不就是霍延深嗎?他憑什么要用這樣大不敬的口氣說出霍延深的名字?何況霍延深現在可是我名義上的丈夫?
即便我們兩個人只是契約婚姻,那又能怎么樣?在合約內,我不想聽到任何人光明正大地羞辱他!
“溫辭,你在胡說八道些什么?霍延深的名字,也是你這樣隨隨便便就形容得出口的?你以為自己是誰?大白天的,把我拐到了這里,你信不信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看他怎么處置你!”
我幾乎是帶著格外的恨意說出口的,但是這些都不過是隨口說說罷了,真正的我,其實根本不想給霍延深打電話,我可是自己跑出門的,怎么能隨隨便便地聯系他呢?
溫辭想必也沒有意識到我居然會說出那樣的話來,當即用不可置信的眸子凝視著我,而我頗為不悅地瞪著他,一副絕對不會妥協的架勢。
“你,宋亭顏,我只是打算給你一個忠告罷了,如果你實在不肯相信我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
溫辭見我態度如此堅決,似乎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只是用那種無辜的眼神看著我,而我卻并沒有將他的那灼灼雙眼看進眼里。
這么快就暴露了嗎?可是為什么要費盡心思將我拉過來呢?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