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陪陪我,好不好?(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一想到這些,心里是一百個不愿意,這個男人監視著我,分明就是在懷疑我。
如果連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那如果我還繼續呆在這里,簡直無異于自討苦吃。
我感覺很委屈,可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這個家沒有什么是屬于我的,我只是和這個男人被迫簽訂合約的人,相當于把自己賣了。
霍延深見我沒有言語,這才一點一點地散開懷抱。
我匆忙便離開椅子,接著,把頭壓得低低的,便飛奔著跑出了書房。
我跑的時候,還感覺自己的眼眶通紅,我很有自知之明,我沒有資格去跟這個男人爭辯什么。
之后我怒氣沖沖地朝客廳外的別墅門前跑去,旁邊的林姨正好看見了我,不由得瞪大眼睛呆呆地望著我:“夫人,你這是怎么了?”
我想我大概是沒有必要告訴任何人我現在的狀況吧,實在是太過糟糕了,光是想想都覺得心里很不舒服的樣子。
我沒有理會林姨的叫喊,只是傾自跑出了大門。
一路上我連衣服都沒有來得及多穿一件,只是一個勁兒地奔跑著。
我以為這個男人一定會不顧一切地來追我回去的,因為我去他的房間里,只是為了給他送些點心啊,我并無惡意,但他卻還是對我處處防備。
不然的話,又怎么會在房間里安裝這種攝像頭隨時隨地地監視著我呢?
我甚至還會覺得有點擔心,這個男人究竟是什么樣子的?他難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怕會被發現嗎?
很快,當我來到了大街上時,迎接著呼嘯而過的冷風,直颼颼地朝我襲來。
我渾身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當即風中凌亂了起來。
好冷,我慢慢地抱著自己,然后蹲下了身子。
冷不防地回過頭,卻總覺得身后一直站著一個男人。
懷著萬分好奇的心情,回首凝視,卻是什么也沒有。
這大大地勾起了我的探知浴望,于是趁著人多的時候,偷偷地隱藏在了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落里。
也許至少這樣,我就能馬上發現究竟是誰在背后一直跟蹤著我了。
“啊——”
在我以為就快要找到誰跟蹤我的時候,卻有一只手驀地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渾身一愣,嚇得開始大叫起來。
匆忙扭過頭,卻是撞見了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那張臉。
“是你?溫辭?”
不錯,這個男人便是溫辭,我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個陌生的街道一下子撞見了他。
心底里閃爍一抹不悅之意,他現在是我相當憤恨的男人,有什么資格站在我的面前?
面前的溫辭似乎覺察到了我眼里的不滿,不自覺地勾起薄唇,溫暖地笑了笑,像是刻意的一般。
他現在是我的仇人!而我們之間的關系再也回不去了。
我很清楚這一點,便沒有多說,直接怒氣沖沖地質問他:“你怎么會在這里?說!難道你剛才一直鬼鬼祟祟地跟蹤我?”
我把話說完,站在面前的溫辭,卻是對此事絕口不提。
“宋亭顏,這么冷的天,你為什么要出門?”
呵呵,這根他有關系嗎?溫辭的答非所問,更是讓我懷疑,他究竟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呢?
隨即我便咄咄逼人地發問著他:“溫先生,我希望你不要刻意地回避我的問題,不然現在這個時候,我可是有權利告你騷擾我!說!為什么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確定自己表達得足夠清楚了,但是溫辭卻并沒有將我的話聽進去。
“呵呵,碰巧路過,難道不可以嗎?宋亭顏,沒想到這么多日子不見,你把自己活得如此凄慘!”
他是在嘲笑我嗎?我只覺得現在自己的自尊心一下子被狠狠地踩在地上踐踏了,內心也是有著極其強大的不滿,他憑什么這么說?
當初害得宋家破產的是他,現在他有什么資格在這里“關心我”?
“溫先生,我想你的工作大概是不夠多吧,有時間在這里跟我閑聊,就不怕凌千羽會生氣?”
雖然我并不知道凌千羽是怎么勾搭上溫辭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現在這個男人站在我的面前,已經是我的仇人了,仇人見面自然沒有什么好話可以說出口的。
溫辭見我如此對他不友好的態度,旋即眸子里閃爍著一抹示意,我覺得這真是諷刺極了,難道他和凌千羽吵架了?現在又想起我了?
不不不,絕對不可能!凌千羽那個女人我特別清楚,她是不會放手的!
何況現在的溫辭在我看來,只會讓我覺得很惡心,我根本不想跟他多說一句話!
可是這個地方這么僻靜,他為什么偏偏就在這里呢?說是碰巧路過,鬼才信呢?明明就是跟蹤我,卻就是不想承認!
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貓膩,本著我謹慎的心思,我可以預感得出。
“亭顏,我們聊聊吧!”
這一次,我萬分錯愕地聽到溫辭對我說出這樣的話來,而且毫不顧忌地叫我“亭顏”,他這是喝多了的情況嗎?
“聊聊?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溫先生,你是在跟我說笑嗎?”
盡管我這么譏諷地說,可是溫辭卻不依不饒地開口,就是一副打算跟我好好聊聊的架勢,但是我現在特別反感他,哪里還有什么好聊的呢?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