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這可是我家(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實在不愿意相信這個荒唐的理由,疑惑的眸子,依舊閃爍著不解的目光。
而霍延深見我躺到床上,卻是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剛才沒事吧,摔到哪里沒有?”
我連忙搖搖頭,隨即沖霍延深莞爾一笑地說:“沒事,你趕快去忙吧。”
“嗯,那你困的話,再多睡一會兒吧。”
我一雙清澈如水的大眼睛,觀望著霍延深,大概是示意他自己沒事,一切都好。
霍延深看著我這般模樣,便隨即打算離開,可抽身時,卻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那斜長的眸子,不知為何,漸漸地染上一絲瀲滟的笑意。
隨后他俯身在我的額頭輕輕地印上了一個吻,那個吻不似之前一般暴戾,而是有種難以言說的溫柔暗含其中。
我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吻驚到了,卻聽霍延深喃喃地在我的耳邊,念著兩個字:“午安。”
午安?這真是極盡溫柔的呢喃,讓我覺得仿佛天籟之音一般。
雖然只是簡單的兩個字,可之前的滿身戾氣全無,給我留下的感覺就是安心不已。
而后,霍延深見我目送他離開,回頭張望了一眼,便轉身沒有猶豫地拉開臥室的門,兀自離開了。
我剛想閉眼睡覺,腦海中卻是滌蕩著那即輕吻,心跳突突地蹦了起來,并且如同小鹿一般亂撞,激動的一時間難以抑制了。
因為心跳加快,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許多,想著這一切,反而覺得不怎么困了,瞌睡蟲也不知道被自己趕跑到哪里去了。
我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腦門,上面似乎還殘留著那個男人唇邊的一絲溫度。
于是我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梳理了一遍,總覺得哪里有什么不對。
可要說的話又有些說不上來,盡管霍延深那么一口篤定是自己掉下床的動作太大,才會這樣,可我的心里卻依舊不免產生了一絲好奇。
剛才霍延深好像是從樓下走過來的,因為可以明顯聽到他下樓梯的腳步聲。
為什么在我摔下床的那一秒,便火速趕到現場。
就算是從一樓走到二樓,也是需要時間的,可對方居然想也不想便打開門沖了進來。
這說明什么?
說明霍延深一開始就猜到我會從床上掉下來,所以便及時趕到了。
但顯然,還是有疑點存在的,霍延深怎么可能猜得這么清楚?他又不是神仙,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一切的一切,都讓我懷疑霍延深說是我動靜太大,究竟有幾分真,幾分假。
真是只是這樣嗎?我滿心好奇,如果真是動靜太大,所以才會被發現,那么我如果動靜很小的話,是不是他就聽不到了?
那么他還會幫我嗎?我想著想著,腦海中便莫名其妙地閃現一個新奇的想法來。
我很想去試探一下對方究竟是怎么知道我翻滾在地的,于是這一次我假裝睡著。
沒過一會兒,更是假裝自己迷迷糊糊,試著安靜地滾下床。
這一次,我可以保證,我是很小心的,所以絕對沒有鬧出什么聲音來。
就算有聲音,也是身子緊挨著地面發出細微的摩擦聲音。
回望四周一眼,我慢慢睜開眼睛,一副睡眼朦朧的姿態。
我起身撣了撣灰塵,避免有灰塵沾染上去。
殊不知,下一秒,霍延深還是立刻出現在我的面前。
“你怎么睡覺這么不小心呢?來,讓我看看有沒有事?”
這下,我徹底驚呆了,霍延深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一開始說我動靜太大的話,我可以理解,可剛才我明明很小心,安靜地幾不可聞,為什么這個男人依舊可以瞬間出現呢?
隨即我眼眸里的不解之色不由得加深了幾分,這個男人難不成真有神通廣大的力量,可以預測下一秒發生什么?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為什么我遭人暗算,霍延深卻預測不到呢?
這里面一定還有其他的貓膩之處,我理所當然地想著。
不過這些我都只能在心里暗自揣測,并沒有繼續追問霍延深這件事。
想必真相定然不久便會水落石出,我就算問霍延深,他也未必會告訴我,一開始既然選擇了隱瞞,必定是有什么不能說的秘密。
霍延深把我好好地檢查了一下,確定我沒有摔到后,方才露出幾絲安心的笑容來。
并且再次把我安放到床上,這一次為了避免我再摔倒,還特意在床沿上放置了幾個靠枕攔著,還用那種神情的目光,看著我。
“睡吧,這一次我看著你睡著。”
什么時候,這個變態對我居然有如此不可想象的溫柔一面了?
是我剛才看錯了嗎?我覺得很是不可思議。眼角眉梢都閃爍著不可置信的目光。
但一向霸道專橫的他,對我露出這一面,不得不說,叫我的心沒來由地暖暖的,還多了些許溫暖之意。
這個男人說真的讓我有些捉摸不透,我希望此刻時間可以靜止,這樣對方就可以一直對我這么好下去了。
但躺在床上,被這舒服的床感染到了,我的身心漸漸地放松不少,于是便閉上了雙眼,不多時呼吸平穩,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睡著了。
再醒來時,驀地發現天色已經接近傍晚,我感覺自己可能是睡多了的緣故,頭竟然莫名其妙地暈了起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