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別愣著,喂我(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許久,霍延深才漸漸地放開我的腰身,仿佛害怕我一離開自己的懷抱就會不見似的。
但我根本沒有察覺到霍延深的心思,只是兀自低頭回想剛才突如其來的一幕,就連笑容都多了幾絲羞澀的味道。
接著,只見他的薄唇輕啟:“既然剛才你這么想要對我說對不起,那你想好怎么補償我了嗎?”
補償?他想要我補償?
我實在搞不懂這個男人的腦回路究竟是怎么想的,但該說的對不起我已經說過了,究竟該怎么補償他才滿意,我實在不知道。
“那你想讓我怎么補償,你說出來,我能答應的,一定不會反對。”
誰知道我剛這么說完,卻硬是迎上了對方那雙凌厲的眸子,那種打量野獸一樣的目光端望著我。
雖然我有時候是有些像小白兔,可拜托不要這么用這種目光盯著我好嗎?
我在心里不斷地抗議著,只是沒有想到接下來的話,迅速震懾了我。
“先前你已經那么誠懇地道歉,我就當我提出的要求,你都答應好了。”
這個男人總是喜歡獨斷專行,我什么時候這么說過,要無條件答應他的要求了?
不過想著應該沒有什么大事情吧,何況這里這么多人,這個男人是不會對我怎么樣的,我便抱著僥幸的心理點點頭。
“喂我如何?”
這不是都強行被要求答應了嗎?我有意見,還有用嗎?
雖然已經領教這個男人不是一般的難伺候,但現在想想喂他吃飯,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
反正之前不是一直這么做的嗎?沒什么大不了,想著,我便趕忙拿起碗筷,迅速夾菜遞到霍延深的嘴邊。
可霍延深卻優雅地抽出一根手指,在我的面前來回揮動了幾下。
“不是叫我喂你嗎?怎么不吃?”
我滿臉疑惑地看著這個男人,那張英俊的面龐,清澈靈動的眼睛里寫滿了不解之意。
“你還記得我在醫院是怎么喂你吃飯的嗎?”
“不就是這樣……”
話說到一半,我才連忙反應過來,這個男人說這句話的意圖何在。
霍延深分明是故意的,故意讓我也用同樣的方式喂他一次,不知道我一個女孩子會害羞的嘛,這種事情,我怎么做得出來呢?
雖然霍延深嘴里的感覺不壞,可面對這么多人,還有林姨的存在,我不可能視而不見啊!
我羞澀地環視了一眼四周,眼眸里那抹羞赧的意味越發明顯。
霍延深像是明白了什么,連忙揮手示意這些仆人都一一下去。
我再望了一眼四周圍,見林姨還端端地站立在場,雖然沒有露出一絲其他的表情,可我依舊覺得很難為情。
于是霍延深再次朝身旁的林姨揮揮手,林姨連忙說了句:“少爺……”
只是并未說完,霍延深卻是衣服凌厲的口吻道:“你也下去吧!”
“是。”林姨頗為無奈。
我眼睜睜地看著林姨也相繼離開,偌大的餐廳內,便只剩下我和霍延深兩個人。
頭頂的水晶吊燈投射出熠熠的光華,漸次暈染在我的發絲上,閃耀出奪目的光芒。
“怎么樣?現在你可以開始了吧?”
這個?我覺得雖然沒有其他人的注視是好多了,可要我主動吻上這個男人的薄唇,并且將口中的食物傳遞到他的嘴巴里,那還是一件頗有難度的事情。
我從來沒有這么主動獻吻過?
相比之前,是漸漸地多了幾絲好感,甚至感動,可這并不代表我會毫不顧忌自己的臉面,而去做這種事情。
我正在猶豫,霍延深卻漸漸地將嘴巴湊了過來,這個男人難道就這么期待我這么做嗎?
冷不防,一根修長的手指攀住我的下頜,迫使我的雙眼不得不和我的目光相碰,我心里猛烈地跳動了幾下,身子很自然地一抖。
此刻,霍延深正正地審視著我,語氣里多了幾分霸道的感覺。
“難道還要我催你不成?”
“不敢,不敢!”
我很小心地說著,心里卻害怕極了,這個男人是有多變態啊,為什么喂飯都要選擇這么曖昧的方式,他現在不是好好的嗎?用得著這么矯情嗎?
我這么想著,可嘴上卻不敢這么問,那些想法通通都只能埋進肚子里。
霍延深定定地注視著我,叫我不得不馬上行動。
面對著這種威懾,我只能趕忙把菜喂進自己的嘴里,而后臉紅地湊過來。
可卻遲遲沒有動作,因為我的心在忐忑不安地跳動著。
霍延深斜睨著狹長的眸子,好整以暇地看著我,我頓時臉更紅了,突突的心跳不盡然跳得更快了。
但無形中似乎有股巨大的壓力,迫使我不得不將自己的小嘴送到男人的薄唇里。
雖然只是如同蜻蜓點水般打算喂完就了事,可現在對方卻完全壓制住了我。
“唔……”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