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生日快樂(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瞇著眼睛,想了一下,虛弱的身體已經無以支撐身體了,氣息漸漸地有些微不可察。
霍延深看得很是心疼,未曾多想,便腳踩油門,將車子迅速開到了最近的一家醫院門口。一下車,便有一臺擔架將我接了下來。
此時霍延深的眸子滿是疼惜之意,還一直叮囑醫生護士人員要小心一些,似乎對他們都不放心似的。
我被推著一路進了重癥監護室,霍延深看著我,嘴里禁不住念叨著我的名字。
一剎那,他眼中的戾氣漸漸地染上了一絲別樣的柔波,是因為我嗎?
我雖然被打成重傷,可眼睛卻看得清楚,還剩下最后一口力氣了,我有些話想對他說。
從車上下來的時候。霍延深就一直緊握著我的手,好像這樣就可以幫我減輕一些疼痛一樣,就算不可以,他也希望可以傳遞給我一些溫暖。
至少要讓我明白,他是不會輕易放棄我的,霍延深那眼里的深情就足以說明一切。
霍延深這樣想著,見我要說話的模樣,不由得把耳朵湊了過去。
這個時候的霍延深在我的面前,完全卸掉了那副不可一世的面具,變得溫和多了。
“你想對我說什么?我聽著?”
霍延深努力弓著身子,聽見我斷斷續續的說:“祝……你……生日……快……樂……”
六個字幾乎是用盡我現在全身的力氣說出口的,我被毆打受傷的嘴角,明明已經滲出血跡,可現在卻對著霍延深微笑了。
霍延深當即愣在監護室外面許久。
霍延深定定地巴望著監護室的大門,原本漆黑深邃的眼神一下子變得空洞迷離了起來,我被推進重癥監護室前的那句話,一直在他的耳畔回想了好久。
眼前依次晃過無數的人影,可他看不到,耳邊有一些走路的聲音,可他聽不到,他的耳朵里只有我那一句話反復滌蕩在耳邊——
“祝……你……生日……快……樂……”
還有最后我露出那一臉燦爛的笑容,雖然臉上也已經腫的不成樣子,發絲凌亂不堪,可再沒有比這個笑容更值得去珍惜的了。
良久,當一個個醫生漸次踏進那間重癥監護室時,霍延深卻像是發瘋了一般,瞪著那雙腥紅的雙眼宛若一頭雄獅一樣,怒吼著這些醫生道:
“你們必須把我治好,不然全都得去死!”
去死?這些醫生們全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也震住了,不過看到對方就是商界那個赫赫有名的霍少時,渾身發冷,雙腿更是抖抖索索。
外界傳言霍延深,可是一個不好伺候的主兒,不管是警察還是各路幫派,見到他都得禮讓三分,何況他們只是一個小醫生?
莫非剛才受傷那么嚴重的是霍延深很重要的女人?不過這些醫生們自然不敢多問什么,只是把頭壓得低低的。
接著,一個身著白大褂的醫生,連忙走到霍延深的近前,戰戰兢兢地說:“請您放心,我們務必會治好夫人的傷。”
說著,還朝著霍延深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其他的醫生見狀,也慌忙鞠躬行禮,生怕霍延深這個男人下一秒會暴怒地發狂一樣。
霍延深這才滿意了一些似的,微微點了點頭,于是那些醫生們這才小心翼翼地進去。
不過他的眼底依舊有著難以掩飾的焦灼不安,望著那些醫生一個個進去的背影,眸子里染滿了擔憂的神色。
他在監護室的門口靜靜地等待著,感覺時間漫長得讓人難以忍受,在他徘徊踱步的間隙,不知道身邊經過了多少人,從來沒有這么一刻,讓他覺得痛心。
雖然醫院設置的有長椅供監護人員等候,可霍延深怎么也無法安心坐下來。
他的目光一直緊緊地盯著那間冰冷的鐵門,恨不得沖進去了解一下情況才好,一種極大的不安令他站立不安。
一番治療下來,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終于那扇監護室的大門開了,霍延深沖一般地奔過去,眼中的焦灼之色,顯而易見。
“她怎么樣了?”
“您好,經過剛才一番仔細的檢查,以及儀器的治療,夫人只是受了皮肉之傷,我們已經為她做好了康復工作,目前正屬于麻醉狀態,相信很快就可以醒過來的。”
一個戴著金絲邊框的眼鏡,穿著白大褂的醫生,連忙合起手中的文件說道。
這些話就像是給霍延深打了一針強心劑,他總算是安下心來了。
隨后,霍延深沒有猶豫連忙飛奔到我的床邊,看著此時全身上下被繃帶緊緊包裹住的模樣,心里疼得更厲害了,鮮血已經滲透出來,顯得越發地可怖。
“宋亭顏?”霍延深忍不住喚了一聲,此時我那張安詳的臉龐也被里里外外涂滿了藥膏,并且額頭也被繃帶包裹著。
臉頰上的那些淤青還依然存在著,嘴角上掛著一個創可貼,顯示著我受了傷。
我那纖長的睫翼此刻一動不動,完全沒有要醒來的意思,霍延深忽然想起醫生說的話,我此時應該已經麻醉了,所以不可能這么快就醒過來的。
見我臉頰處漾起一縷輕柔的發絲,忍不住抬手幫我捋到耳邊的耳廓上,心疼的目光投射到我的那張腫脹的小臉上。
“叮——”忽然手機鈴聲響起,霍延深抬眼看了一下,是自己的下屬打來的。
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過怕是不方便接這個電話,于是霍延深看了一眼我,慌忙走了出去。
走到不遠處,見到醫院的小花園后,他便放心地接過電話。
這個時候花園里的幾乎沒有人走動,霍延深環顧了一下四周,問了句:“什么事?”
手機那頭立刻響起一個聲音:“少爺,您吩咐的我們已經照辦了,請問現在還需要我們做些什么?”
“你們馬上開車到最近的唐山醫院來,記住這次一定要好好保護她的安全!”
“是,少爺!”
隨后霍延深便掛斷電話,并且給別墅內的林姨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立刻帶著家里的傭人到這家醫院來,為我帶好需要換洗的衣物,目的是照顧我的生活起居。
至于醫療陪護,霍延深連忙去找了這家醫院的院長,告訴對方需要一批專業的醫療團隊,然后全天二十四小時陪著我,為了給我更好的康復。
大概過去一個小時后,干凈整潔的病房內,我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蘇醒過來,不過奇怪的是,被送到這家醫院的時候,我不是清清楚楚地記得霍延深沿途一路心疼地望著自己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