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沒必要刻意逞強(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連忙回答著,可是霍延深卻并不這么覺得。
他只會覺得我們是故意出來約會的,然后寧澈在攛掇著我什么,就比如之前他特地告訴我霍延深不是什么好人。
大概是因為聽到這個,所以霍延深才想要趕盡殺絕吧,但寧澈只是嘴上說說而已。
“意外?哼!這個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意外可言?他對我不仁,休怪我不義!”
聽霍延深的口氣,今天他是真的要和寧澈杠上了吧?
我心底里自然很不好受,慌忙拉著他的胳膊,一副抱大腿的樣子,“不要啊,寧澈他本性不壞的,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算了,你們是什么關系,還需要證明嗎?”
我沒有想到霍延深居然這么跟我說話,一瞬間我覺得我們之間的距離被莫名地拉遠了,就好像完全沒有預料到的一樣,他對我說話居然是這種口氣。
從聲音便可以看出滿滿的不屑之感,我愣在當場,一個字都不知道如何開口。
而與此同時,霍延深的臉上卻是那般的面無表情,我沉默,他反倒來了興致。
“怎么?現在沒話對我說了?”
“霍延深,你到底想怎么樣?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如果你執意不相信我,那我也無話可說!”
我扔下這么一句話后,便想要從那張床上掙扎開來,但是奈何身體卻被他壓得死死的,連本分力氣都沒有了。
此刻的我,已經是人如刀俎我為魚肉,就是任他宰割的對象,憑著我一個女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斗得過他這健碩的身軀?
幾乎就在一瞬間,我的心跳再次加速起來。
下一秒,令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霍延深居然一下子狠狠地封住了我的嘴唇!
“啊……唔……”
這次是真的全然沒有意料到這件事,話未說完,他便再次火熱地攻陷了我,而后他口中的甘甜一點一點地傳入我的嘴巴里。
接著,那,曼妙火熱的舌尖如同靈蛇一般巧妙地觸動,在我不知不覺中就已經攻城略地,撬開了我的牙齒,然后將我的舌頭和他的在一起糾纏。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我仍然覺得有些難為情,想要掙脫開,可他那一只有力的胳膊卻已經緊緊地攫住了我的腰身。
這種姿勢相當地曖昧,以至于我的臉頰莫名地染上了羞紅的顏色,但霍延深卻不以為然,并沒有要放開我的意思。
我感覺到對方的火熱攻勢,明明應該不顧一切地推開的,可到了我這里,理智卻不知道去哪里了,只能任由自己泥足深陷,卻也無力自拔了。
病房里那絲絲透過窗簾灑照下來的光線,映照在這個男人的臉頰上,更多了幾絲凌厲的味道,此刻他離我這么近,被他深深吻著的那一剎那,我有些懷疑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只是如今他眼里的那抹深深的情欲卻像是無窮無盡一樣,以至于連我自己都感覺已經淪陷在對方如同幽深古井的眸子里,竟然不能自已。
漸漸地,在我意識快要模糊不清的時候,霍延深再次融入了我的生命里,那種疼痛瞬間在我的身體傳來,只是這一次,我卻有些傻傻分不清霍延深究竟對我是一種什么感覺了。
他帶著惡意的懲罰瘋狂地掠奪我的每一寸皮膚,而我忍受著那種錐心的疼痛,卻什么也做不了。
一切恍如夢一般,最后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睡著的,而身旁的霍延深還很霸道地將我圈在他的懷中。
之后我在萬分疑惑中沉沉睡去,然而或許是在外面呆的太久,總覺得頭重腳輕,就連呼吸都一下子變得困難起來。
不知不覺已經中,總感覺有人將手一下子搭在了我的額頭上。
今天外面有些冷,冷風一下子滾進我的體內,讓我瞬間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
迷迷糊糊之下,我粗重地喘息著,感覺身體跟火一樣灼熱發燙。
“亭顏,你,你沒事吧?”
我隱約聽到有人在耳邊輕聲地問我,而我卻像是深陷進去,一時間根本無法睜開眼睛。
而他依舊不斷地呼喚著我,甚至著急地將我一把抱在懷里,然后按下病房的緊急開關。
沒過一會兒的功夫,便有大片大片的醫生忙著跑過來。
“快看看,我夫人像是發燒了……”
霍延深著急地對我說,可我的心卻一下子猛地沉寂下來。
醫生們見此不由得忙忙碌碌起來,很快我便被醫生和護士門簇擁著,并且開始給我輸液,打針。
“她,她沒事吧?”
霍延深的聲音里透著幾絲擔憂,而我半瞇著眼睛,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霍先生,夫人她大概是因為白天受了風寒,所以現在發燒,但幸好發現的及時,我們已經給她做了治療,相信很快就會痊愈的。”
那醫生說完,霍延深的眼睛里卻有些不相信的神色:“什么時候才能好起來?”
“這個,霍先生,我們目前也沒辦法給出準確的時間,剩下的只能看夫人的抵抗力了……”
那醫生說的很是含糊,霍延深卻用那種兇狠的目光直視著他,讓醫生也被驚嚇的慌忙縮了縮脖子。
“快點給我用盡一切辦法,治好她!”
霍延深泛著濃重的戾氣,惡狠狠地從口中吐出這么幾個字來,而與此同時,我卻完完全全清楚地聽到了他的聲音。
我想搖頭,告訴他,不要這么對醫生大喊大叫,畢竟生病發燒也沒什么可怕的。
可是霍延深眼底里卻一下子滿是心疼之意,我不禁有些懷疑,之前的他和現在完全是判若兩人,到底是怎么了?
真的是因為愛我,所以占有欲太過強烈,才會不惜那么殘忍地對待寧澈嗎?
……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