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跪下了求我(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怎么辦?這時候我的腦袋里瞬間冒出了無數個問號,我一遍遍問著自己,究竟該如何解決眼前的事情。
但到最后都沒有找到最合適的辦法,我的心自然萬分難過,我心底了也不由得燃起一絲絲的擔憂。
如果繼續下去,他們兩個就這樣打起來是非常有可能的,為了避免這種事情發生,我甚至已經想好了,要去報警。
總之,千萬不能打起來啊,不然的話,在天臺這種地方,真的會出事的!
雖然我現在很討厭寧澈,可是并沒有叫他去死的想法,只是單純的覺得他的做法實在欠妥,即便知道他愛著我,那又怎么樣?
難道所有的喜歡都應該毫不猶豫地占有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我和霍延深之間算是什么?
一開始我對他基本算是陌生,可是他卻還是把我當作泄欲的工具一樣玩弄著,我們談不上什么喜歡,可是他卻還是選擇占有了我。
這真是一件相當矛盾的事情,而我既然已經走上了這條不歸路,就沒有想過還有退路可走,我只想趕快為父親報仇!
“寧澈,我希望你可以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馬上離開這里!”
我慌忙朝著面前的寧澈說道,霍延深的眼底里的戾氣依舊沒有絲毫消減的意思。
“呵呵,宋亭顏,難道你還不清楚我的為人嗎?我是那種遇到事情就去逃跑的男人嗎?”
沒想到寧澈居然淡然一笑,有些不以為然的樣子,隨即朝著我苦笑起來。
一旁的霍延深已經萬分生氣了,忍不住咆哮起來:“放肆!你覺得現在的你跑的出我的手掌心嗎?”
我大吃一驚,難道霍延深一開始是故意沒有出來阻攔我的,所以有些話,他全都聽見了嗎?
不可以的!
我開始默默地在心底里勸說自己,霍延深一定不會聽到剛才我和寧澈說的話的,一定不會的!
只是如果沒有聽到這些的,那么他為什么會這樣的生氣呢?
由此可見,他其實已經一清二楚了吧?
我的心猛地開始下沉,然后不由得深深地開始喟嘆著,怎么辦?只是眼下情況貌似已經不是我所能控制得了的了。
只是沒想到霍延深越是生氣,寧澈臉上表現的卻越是淡然,我不知道為什么他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卻可以做到如此這般淡定。
我疑惑地盯著寧澈的眼睛,這個時候天臺上空忽然刮起了一陣陣的冷風,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好冷!真的好冷!我慌忙瑟縮著身子,縮了縮脖子,可是這些卻被寧澈看在眼里,他反而有了一絲心疼。
而我現在已經跟他沒有絲毫的關系了,連忙刻意地別過頭,接著,不讓他看到我可憐的模樣。
因為從我嫁給霍延深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好了,以后的我,除了報仇之外,已經沒有其他可以的事情可以阻擾住我的腳步,我已經一無所有了。
“看著我!告訴我!宋亭顏,你一定不想看到我這樣對不對?”
忽然寧澈對著天空猛地大聲喊道,我驚呆了。
旁邊的霍延深自然也有些震驚,他為什么要突然叫住我的名字呢?
這是讓我萬份不解的事情,而現在的我已經那么多的思考了,只能說從此以后互不干擾。
與此同時,霍延深也對我有了一種怒意的情緒,他不僅僅對眼前的寧澈生氣,同時也沒有放過我。
“宋亭顏,沒想到你偷偷背著我,還跟這個男人有來往!”
“我,不是這樣的,霍延深,不是的……”
我說起話來,卻感覺是那樣的沒有說服力,旁邊的寧澈連忙發話了:
“今天是我自己要來找亭顏的,這件事你不要怪到她的頭上,要怪就怪我好了,是我放不下她!是我要來找她,也是我逼著她和我接吻……”
“閉嘴!”霍延深像是聽到了什么惡心的字眼,沒有等寧澈說完,白很果斷地打斷了他的話。
“你的事情,我待會兒再來解決,但現在我要對付的人是你!”
霍延深對著我說完,便轉過頭對著寧澈說道,寧澈從頭到尾,眼睛都沒有眨巴一下,眉毛也沒有跳動絲毫,宛若已經料到了霍延深會來找他似的。
我的心底里卻是已經受不住了,一顆心已經忍不住有些微微的發憷,很難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而且又是怎樣的不可預料?
我悻悻然地閉口,看著兩個人依舊劍拔弩張的狀態。
突然,霍延深朝著寧澈走近了幾步,這讓我的心自然猛地顫顫巍巍著。
“那你想怎么對付我?”
寧澈毫不猶豫地說,期間他的目光一直對著我,讓我覺得分外別扭。
我只能刻意地疏遠他,把目光投向別處,看著空蕩蕩的天臺。
頭頂偶爾飛過幾只小鳥,它們不住地啁啾著,好像也很好奇目前的氣氛似的。
“我警告你,以后離我的女人遠一點!”
“那如果我不答應呢?”
霍延深惡狠狠地陰鷙著面頰朝寧澈怒道,可是寧澈卻當作耳旁風似的,一臉的云淡風輕,自不必說,更是帶著挑釁的意味對他說話。
“如果你現在不答應,信不信我立馬叫你廢了你的腿!”
嚇!我一聽這話,當即都有些腿軟了,而且還不停地打哆嗦著,感覺渾身上下更加的冷了,甚至有些透心涼的感覺。
我驚駭萬分地盯著霍延深的臉,看得出來他說這話的時候,不像是假的,她很認真,認真到連我都有些害怕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