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以后都不想看到你(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而與此同時,我看到霍延深的手指頭敲定鍵盤的時候停頓了一下,隨后還很認真地聽我把話說完。
我不知道他現在會作何感想,只是覺得我應該對他道歉,畢竟是我自己不對在先。
“那個,已經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吧!”什么?霍延深居然只是輕描淡寫地忽略了,或許的確在他的眼里這些都只是小事,只有公司的事情才是大事,而我呢?
我卻把這些小事一直放在心上,說起來是我斤斤計較了,那些事情不過是芝麻骨子里的瑣事,不過因為我本來就是一個單純敏感的人,所以,未免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
可是我昨天分明看到他有些生氣了啊,難道他只是略微地表示了一下子自己的立場,睡一覺之后,就把那些事情全都忘記了?
“哦。”
我有些無語地點點頭,隨即繼續翻看著手里僅有的還是霍延深給我特意去報刊欄挑選的雜志,是一些比較短小精悍的故事會什么的,算是為了打發一下我的無聊吧。
而且他還特意定了一下鬧鐘,什么時候吃藥都是必須在那個時間點內完成的,我也沒有辦法阻止他做那些事情,畢竟也是為了我好,我有什么理由拒絕呢?
我別無選擇,看著面前的這個霍延深,余光不經意地瞄了一眼,他的眼里定定地望著面前的筆記本電腦,眉頭還不時地緊蹙起來,難道是遇到什么困難了嗎?
偶爾還聽到他給公司打電話,不過每次都是出去打的,大概是為了照顧我是個病人吧,因此特別注意,害怕干擾到我。
但是偶爾看向霍延深的時候,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還特意吭了一聲,示意我不要過分關注他,只是我每次都趕忙假裝繼續看手里的故事書,而且還用書特意遮住額頭,生怕被他發現一樣。
有時候,霍延深甚至會被我這個動作逗笑,不過只是一剎那,就有恢復之前的面無表情,甚至是冷淡的神色。
快到中午的時候,霍延深定下的鬧鐘又再一次響起,上面報時是上午十一點半,于是霍延深放下手中的工作,關閉了筆記本電腦,放到了桌子上后,起身對我說:“快中午了,你想吃什么,只要不是辣的,都可以,我去給你買回來。”
“哦,隨便吧,你看著辦,我也不是特別挑剔。”我認真地說道,這兩天在他的照顧之下,我已經懶得說什么敬語了,而是用那種特別稀疏平常的語氣對他說道,不過霍延深并沒有一絲的惱怒,也或許他有些惱怒,我根本感覺不出來。
“那好吧,你好好躺著,我稍后就過來。”
霍延深說完拉開方門,大踏步地走了出去。我望著那一即背影,還在沉思苦想的時候,沒想到寧澈居然過來了,我有些擔心萬一這要是在被霍延深看見的話,會怎么樣呢?
他一定會徹底爆發得如同丫頭洪水猛獸一般,而我完全沒有招架之力吧,我想我應該立刻把他招呼走的。
“亭顏,聽說你病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你收下吧!”
寧澈特別好心地將那些東西齊刷刷地擺在了我的面前,我承認那些東西的確不錯,不過一想到霍延深還是冷冷地說:
“寧澈,你怎么來了?難道前幾天我跟你說過的話,你不記得了嗎?我想你還是拿著東西走吧?”
寧澈愣是一笑,“亭顏,我說過我是為了你好,你病了,我連看一下都不可以嗎?”
“算了,我根本不需要,請你立刻出去!”
我氣憤地說,說完之后,我就立刻察覺到氣氛有一瞬間的壓抑。
沒想到霍延深果然就在這個時候回來了,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怎么來了?”這一次霍延深沒有表現的向昨天一樣憤怒,而是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我想他總算是靜下不少。也就在心里長舒一口氣來。
寧澈望著面前的霍延深,只是淡漠地笑了笑,而后輕聲說道:
“我為什么不能來,我只是看看宋亭顏而已,和你無關,當然我看完就走,這是我送給宋亭顏的東西,就算你不樂意也好,不過并不是送給你的。”
我可以聞到一股濃濃的火藥味,只要有一根導火線,估計就會一觸即發。
我試圖打破這個僵局,連忙笑了笑,對霍延深說道:“霍延深,你回來了,剛才醫生說建議我可以出去走走,你看?”
我知道自己現在笑得無比尷尬難看,而且臉色也是勉勉強強地做出來的表情,不過還是打算努力下去,霍延深看著我,而后似乎是知道我在刻意轉移話題,于是對那個寧澈說了句:“那你現在看過了,不妨可以離開了!”
而面前的寧澈還想爭辯什么,我卻毅然決然地道:“寧澈,以后我不想看到你,請你馬上離開!”
此時的霍延深面色淡漠,冷冷地看著寧澈離開,卻始終沒有任何表示,但是我還是從那眼神之中看得出來,他是在骨子里恨著寧澈的。
而我現在更加忐忑不安的是,被霍延深發現寧澈來過之后,他會不會對我大發脾氣。
面前的霍延深,邁步走到我的面前,隨后將手里提著的午飯放在了桌子上,用那種不怎么熱情的語氣對我說了一句:“吃吧,待會兒記得吃藥。”
就是這么淡淡的口吻,讓我一瞬間感覺氣氛冰寒徹骨,大概就因為寧澈的到來,先前好不容易轉變態度的霍延深再一次對我冷淡了下來。
我只得點點頭道:“好的,那我下午可不可以去公園走走?”
我想到了一些什么,連忙問向霍延深,霍延深沒有馬上答話,而是驀地陰沉的臉色,說道:“隨你吧,你想干嘛就干嘛吧,本來你我就只是那點關系而已,我剛才想過了,我沒有權利剝奪你的自由。”
呵呵,是嗎?霍延深就這么快生氣了,難道他是一個氣球嗎?總是那么容易生氣,我都快被他弄得一下子精神病了。
不過霍延深卻絲毫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模樣,而是那種極為認真的樣子,我想,大概這件事真的不是什么小事吧,只要寧澈一出現,霍延深必然沒有好臉色,所以以后還是少招惹好了,畢竟我還想繼續待下去。
“不是的,霍延深,你聽我說,剛才那個寧澈,只是來看我而已,你不要想太多了,而且我也不可能和他有什么關系的,我……”
我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那么著急解釋著剛才發生的一切,而霍延深卻沒有等我說完,已經搶先一步,朝我說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希望這是最后一次,以后記得不要讓我見到他,否則我非要打斷他的腿不可!”
“啊!”我震驚了片刻后,不敢去問什么了,他現在正在氣頭上,要是惹怒了他,估計我現在也沒有好果子吃,畢竟還的在他的庇護下才能求的一息尚存。
而后,我默默地沒有做聲,霍延深也就不動聲色地繼續研究面前的筆記本電腦了,我拿起床頭柜上放著的午餐,只得悻悻然吃了起來。
不過掀開那個飯盒時,驀地感覺一陣撲鼻的香味讓我恨不得一時間全部都解決掉才好,沒想到霍延深這么貼心,跟著他果然是不會錯,頓頓有肉吃,我夾起一塊散發著誘人色澤的紅燒肉。
就要放進口中的時候,霍延深冷不防的聲音從我耳邊響起了——
“慢點吃,不夠的話,我叫外賣!”
聲音溫和明朗,特別好聽,我再一次對他有所改觀,該死的,我總是那么容易改變對一個人的看法,因為他說話的時候的確是滿滿的真誠就要溢出來了。
我愣了一下,“啪”地一聲,沒想到那剛要入口的紅燒肉居然就這么硬生生地掉在了我的脖子里,我氣結,這真是太特么丟人了。
一瞬間,我“啊”地大叫一聲,那塊肉已經透過寬松的大號病服一下子滑落到我的衣服里,我的天啊,現在只感覺有一種特別滾燙的感覺一瞬間直接傳遍我的全身,我恨不得立刻就羞死在霍延深的面前。
“怎么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