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他真的很貼心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哭了,隨后不爭氣的眼淚大顆大顆地冒出來了,我本來想好好抑制住心底那股激動的,不過遺憾的是,還是沒有忍住,霍延深讓我瞬間找回了家的感覺,那是我多年都沒有好好體會到的了。
沒想到這一幕居然完全被霍延深盡收眼底,他還戲謔地打量了我一眼,“宋亭顏,你不會這么容易感動吧,一杯奶茶你就哭成這樣,那是多久沒有吃過一頓飽飯了?”
我不想搭理霍延深說的這句話,明顯是在笑話我,笑話我有點小題大做,不過是一件小事而已,我卻哭得要死要活的,至于么?
也許對別人來說,那只是一杯簡單的奶茶,可是對我來說,卻是莫大的感動和無上榮光,我從來就沒有體會過那種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覺。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我嘟囔了一句之后,繼續解決面前的食物,很快我就吃光光了,而且不可思議的是居然還打了一個飽嗝,不管了,反正剛才那一面,霍延深也活生生地見識過了,所以我豁出去了,我指著病房里的遙控器說道:“我要看電視!”
說完之后,霍延深卻一臉的不友好說:“你現在是病人,要注意好好休息,看電視對你身體不好,算了,為了,以防萬一,我就呆在這里,看你病好為止,而且一定要遵從醫生的囑咐,那些不能做的事情,你都要一一注意。”
我有些不滿,忿忿不平起來:“憑什么?霍延深,你以為你管得住我的手和腳,你能管得住我的眼睛嗎?我無聊還不行嗎?”
迫于無奈,他他只好把自己的遙控器交給我,隨后還說了一句,:“你自己看著辦,你的醫藥費可是我付錢的,你要是不同意我的做法,我現在就去要回來。”
什么,居然威脅我,不要啊,我好不容易安安穩穩地過幾天被人照顧的日子,居然這么快就想把我攆走,不行啊,我果斷妥協下來,這個時候,霍延深卻是笑了一下,我能肯定,他現在一定頗為得意,而且我還不得不被他牽著鼻子走。
可憐,一個沒有錢的人真是悲哀,而我簡直就是活生生的悲劇現場啊!
我有些無奈,只能把遙控器還給他:“那好吧,那你總得負責給我找點事情干吧,不然我就這么干愣著一整天,我還不如死了呢我!”
我說起話來,有些傻氣沖天的感覺,不過也是被逼的,誰讓霍延深那么說我呢?我總得給自己想出足夠充分的理由吧。
霍延深對我這種表情頗為享受一樣,我怒了,沖著他就一個怒意的眼神瞅了過去,可是霍延深居然全然沒有接受,我哭,為什么霍延深總是能夠想出什么奇怪的辦法整我呢?
一整個下午,我都處于無所事事的狀態,可是讓我更是有些驚駭的是,他居然如此好脾氣,我都想,罵他了,不過他倒是不棄不鬧,任我在那里發瘋一般,霍延深全然沒有任何動靜,我就要哭了。
為了打發我的無聊,沒想到霍延深居然陪著我做了一件更加無聊的事情,那就是他居然好端端地去買了一些瓜子什么的,這都是我沒有想到的,不過霍延深卻是樂得不亦樂乎,更加讓我驚詫的是,他還是饒有趣味地盯著我的表情。
這個樣子的我,就已經瘋掉了,何況只要一見到霍延深那張帥氣無比的臉,我已經忍不住有些莫名的欣喜之色了。
我意味至少我睡覺的時候會自由些,沒有想到霍延深居然睡覺都直接在病房里解決了,真可謂二十四小時都在。
我只能默默地去了衛生間想著給某個可以解救我我的人聊聊天,電話剛打開,我還沒有說一句話,我說:
“喂,林珊珊,我現在被人監視了,你要想辦法把我救出去啊!”
誰知道林珊珊那邊還還沒有說一個字,霍延深不知道何時已經走到了我的面前,而且還一字一句地對我說:“你在這里做什么?”天,他還真是陰魂不散啊,我感到莫名地害怕,難道我注定不能逃脫他了嗎?
迫于無奈,我只好閉了嘴,然后悻悻然去了病房。
我就那樣躺在了床上,直到很晚才睡著,夜里一直翻來覆去的在想,剛才霍延深那些話的意思,而且每一句都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我不知道為什么我會莫名其妙地那么在乎他的感受,也許是感激他對我的貼心照顧吧!
不過沒想到的是,第二天,霍延深還是如約地來照顧我了,這一次我沒有反對他,不過相對來說比昨天的態度柔和了太多,或許也是覺得自己昨天對我太苛刻了吧,我理所當然地想著,不過他這樣子,我怎么敢拒絕呢?
他招呼我躺下后,就去買早餐了,而且還特意吩咐護士按時給我測量體溫什么的,該死的,我總是有種莫名的感動。
每一次只要見到面前這個男人,突然對我好了之后,我就有種錯覺,我料想大概是自己想太多了,他只不過是做著那種照顧病人的事情,如果是我,我也會照顧他的,畢竟生病了,不應該抱有一些私人感情吧。
我只得點點頭,接受他的好意,隨后還在腦海中想,昨天那些事還好他沒有再提及,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對,他能夠這么照顧我,不該對他抱有任何怨言的,也許我應該向他道歉什么的,也算是化解一下目前的尷尬氣氛,我總覺得這將會是一件特別艱難的動作。
直到霍延深回來手里提著一些零零散散的小籠包,現磨豆漿之類的,我才赫然瞪大了眼睛,他難道這幾天都不工作嗎?專門來照顧我?而且還當起了居家好男人所該做的事情?
接下來的事情更是讓我目瞪口呆了,他將那些吃的東西遞給我,我用那種不解的眼神定定地望著他,他還用一種略帶一抹戲謔的玩味眼神盯著我,隨后說了句,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話:“你愣著干什么,難不成讓我喂你?”
“啊?”我被這句話一瞬間羞紅了臉頰,感覺自己莫名地被調喜了一般,沒想到霍延深居然硬生生地對我說出那句話來。
我只感覺自己現在有種莫名的緊張感覺,剛才那些話我全都沒有聽錯,霍延深就是這樣說的,我大吃一驚,心里已經把他罵了一百遍了,不過嘴上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簡單地“啊”了一下,就足以顯示我究竟有多么地不可思議。
“啊什么啊,你快趁熱吃吧,吃完后,還要記得準時喝藥,知道嗎?”
霍延深這些話,我感覺他好像變成了一個老媽媽一樣特別愛嘮叨,而且說這些話,總感覺讓人大跌眼鏡,因為記憶里他從來不是這個樣子的,難道是因為我現在受傷生病住院,所以才對我特別照顧嗎?
“哦,知道了,那,那你餓嗎?”我想了一下,隨即特意揚起了臉頰,朝霍延深那張俊逸的面龐問去,反正不過是個順水推舟的人情,這點禮貌我還是懂的,所以我抱著那種忐忑的心情問霍延深。
“這些都是我買的,你說呢?”沒想到霍延深居然白了我一眼,我有些沮喪地嘀咕著“我怎么知道你吃了沒有?”
可是即便是細如蚊蠅的聲音,卻還是被霍延深發現了,而且還聽得一清二楚,因為霍延深回答了一句:“你吃飽就好,我已經吃過了。”
“哦,那好吧。”然后我就面對著面前的小籠包幸福地開動了,霍延深看著我的這個不雅吃相,似乎是頗不滿意,然后還把那豆漿遞給我,“喝這個吧!”
“嗯,謝謝。”我接過來之后,對著吸管猛吸一口,瞬間有一種溫熱的液體直接順著喉嚨流到了胃里,只感覺特別溫暖,而且還有這甜甜的感覺,我不由得說了句:“不錯,很甜。”
霍延深看了看我,聽到這句話后,還插了一句:
“你現在吃藥,當然不能吃辛辣之物,所以我想這個應該適合你。”
不錯,霍延深說的很對,不過我怎么感覺他對我有種很特別的關心呢?連這個都知道得這么清楚嗎?我不由得有些萬分懷疑起來。
一上午的時間霍延深都沒有去公司,依舊和昨天一樣,對我照顧的無微不至,甚至是我想玩手機刷一下微博或者微信什么的,都得經過他的允許。
但是我總覺得今天的氣氛過于沉悶了些許,不必昨天那些我意料之外的感動,總有種想哭的感覺,直到后來我更是有種想死的感覺都爆發出來了。今天我要保持淡定,而且還要好好地聽他的話。
“那個,霍延深之前的事情,是我有些一時沖動了,我想我應該向你道歉。”
我試圖打破一下尷尬,而此時的霍延深手里抱著一臺筆記本電腦,好像在飛快地打著什么。
我想應該是工作吧,他居然把自己的工作都拿到這里做,我實在不敢相信,這樣一個工作狂有一天會為了我做出這種事。
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我自然有些愧疚地看著他說。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