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以身相許就很好(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接著,寧澈張了張口,想要說什么,最后卻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我再次震怒地警告他:
“我既然已經結婚了,就請你不要干擾我的生活,如果這次霍延深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發生,我宋亭顏絕對不會輕易饒了你的!”
寧澈拉著我的手,無奈地垂下,看著我一臉氣憤的樣子,張張嘴,忍不住沖我說道:
“宋亭顏,你覺得我會害你嗎?如果你真不相信我的話,吃虧的最后還是你自己!”
甩完這句話,他便帶著手下灰溜溜地離開。
可是我卻有些不悅地叫住了他:“慢著,寧澈,從今天起,你不是我宋亭顏的朋友,我沒有你這樣的朋友,而且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了,請你記住!”
寧澈的腳步頓了一下,然后聽我說完,卻是什么話也沒有說,只是兀自邁著大步朝前走去。
我看著那幾個人的身影漸行漸遠,然后開著車瞬即地離開,一顆心已經凌亂不堪。
不知道是悲憤,還是痛苦,反正一時間難以表達自己憤慨不平的心情,這個時候去接到了李煜打來的電話。
“少爺說他想看到你,所以讓我給你打電話。”
我聽了這話,一時間百感交集,霍延深一定是受不少的苦,才會被弄成這個模樣的,想到這些,我實在沒有心情去在乎其他的了,眼淚也當即不爭氣地流下來了。
“好,你把醫院地址告訴我,麻煩告訴他,我馬上就到。”
“嗯,那夫人一路小心。”
隨后李煜便匆匆和我結束通話,而我的心當即有些微顫,想到剛才的事情,自然有些憤怒看,可同時對霍延深卻是充滿了心疼之意。
大概是因為霍延深個人低調的關系,李煜將一家私人醫院的地址發短信給我,我忙不迭地走到路邊攔下一輛出租車,然后便朝那家醫院走去。
好不容易來到醫院,看著病床上躺著的霍延深,我一下子撲到在他的懷里:“霍延深,你,你怎么樣?沒事吧?”
我幾乎是哭著說出口,看著他全身被包裹的樣子,忍不住心疼起來。
而后一把握住他的手,眼里盡是憐憫之色,我從來沒有見到過這個男人被人打傷成這個樣子的,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因為我,因為我和寧澈的關系。
不過我想現在應該都斷了吧,至少以后我們不會有什么關系了。
可是我霍延深的面前,我不想提起寧澈的名字。
霍延深兀自搖搖頭,我會心地朝他笑了笑,不過沒有想到的是,下一秒,我卻如同倒栽蔥似的,當即暈倒過去。
當我醒來后,我沒有想到霍延深居然主動過來照顧我,而且最不敢相信的居然是他還特意安排了兩個護士照顧我,我只覺得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實在是不敢想象,一個昔日里對我冷冰冰的人,一下子居然徹底對我改觀了,我究竟是該慶幸一下呢還是該覺得他是別有用心呢?畢竟這種事情我現在根本沒辦法相信他是真心對我好的。
此刻的我躺在病床上,霍延深不知道從哪里叫來醫護人員,還很是細心地對他們說:“她現在是病人,麻煩你們拿出職業操守來對待這件事,而且記得要好好照顧她,不能讓他因為夜里睡覺蹬被子而著涼……”
我居然有種莫名其妙的感動,我看著面前的霍延深,頗為不解地說道:“霍延深,你的傷勢已經好了嗎?有沒有留下什么后遺癥?我,你沒事吧?你要做什么這是?”
我很清楚我們兩個人之間只是普通的契約關系,所以不奢求他能夠那么認真的對我。
然而霍延深卻是淡然一笑,那笑容冷冷,不過我還是覺得頗為帥氣,他就那樣緩緩開口道:“宋亭顏,你到底要我怎么樣?難道我現在這樣對你,你還不滿意嗎?那你說,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并沒有立即回答霍延深這個問題,實話說,我對他的做法很滿意,只是他這么對我,卻讓我萬分愧疚。
而我頗為無奈的是,霍延深這幾天對我的照顧可謂無微不至,讓我的心里還是暖暖的,我竟然不由自主地入戲太深,甚至不由得有些迷戀起來。
待那兩個護士走后,我才極不情愿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也很感激你,但這次真的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求你原諒我……”
我說的決絕,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參透了他的心思,因為他的眼神一剎那似乎閃爍了一下,隨即迅速寂滅下去,我感覺自己已經說中了他的內心,然后我就不免有些失望起來。
霍延深聽到我這句話后,沒有多說什么,眸子豁然凌厲,陰森的可怕,許久之后,他才淡然地對我說:“如果我不打算原諒你,你到底該怎么辦呢?”
我承認該死的,我居然相信了那一刻他的真誠,然后他打開病房的門,兀自離開了,并且還對著那些護士交代了幾句,具體說了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過了一個小時后,當我已經翻完枕頭邊的兩本娛樂雜志后,他居然回來了了而且還從外面提著東西回來了,我看了一下,他不知道從那里拿了一個板凳,隨后坐下后,放在我身邊的床頭柜上,對我說:“餓了吧,吃飯。”
我沒有反應過來,心想,你吃飯關我什么事呢?可是卻大為詫異的是,霍延深居然端起一個香噴噴的披薩放在我的面前,而且還親自遞到我的手里。
“愣著干嘛,吃吧,這是不辣的。這里還有奶茶,你待會兒要是還餓的話,我再去買些別的。”
霍延深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簡直不可思議地盯著他,沒搞錯吧,他居然對我這么體貼,我還是沒辦法接受,因為我覺得像是在做夢,他什么時候變得如此溫柔了?
“哦,好的。”我顫顫巍巍地接過那個披薩,心里忐忑不安,生怕下一秒他會厲聲告訴我,不要異想天開什么的,果然我沒有猜錯,下一秒,他果然開口了。
“你因為我發燒感冒,我照顧你應該的,你不要多想。”這是什么話,難道他做的這些不會讓我想歪嗎?我白了他一眼,但是心里還是覺得有隱隱約約的甜蜜,我的眼里就差流出淚水了,該死了,我不能哭,那樣也太沒有出息了吧。
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內心的激動,熱淚盈眶起來,“你對我這樣好,我要怎么報答你?”我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居然脫口而出了這句話,可是仔細一想難道我還要以身相許嗎?
這個可怕的念頭誕生后,我好奇地看著霍延深那張頗為俊秀的臉,霍延深還真是帥啊,清秀的面龐。
從來沒有哪一刻讓我覺得現在這般幸福,我都想馬上咬一口自己的手指了,這是真的嗎?霍延深居然對我這么體貼,還親自給我買飯去了,我感覺自己有種飄飄欲仙的感慨。
“你想怎么報答?”沒想到霍延深居然把這話直接反駁向我了,我“啊”了一下,瞬間有種腦袋短路的感覺。
我錯愕了一秒,然后說了句:“沒什么,只是隨便問問。”隨后慢慢地嚼起手里包好的披薩,“哎呀——”可能是我太餓了,居然冷不防咬到了自己的手指,羞紅了臉頰,在霍延深的面前表現的笨手笨腳,永遠是我改不了的毛病。
“怎么了?難不成你要對我以身相許?”
什么?沒搞錯吧,我感覺腦袋只是嗡地一響,此刻好像找個地縫鉆下去的趕腳,霍延深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窘迫,然后皮笑肉不笑地說了句:
“你放心好了,我們只是契約關系,這個你應該比我還清楚,我是不會把你怎么樣的,更何況,那次我幫你換過衣服,你……”
“別說了,我還是好好吃飯吧。”我被霍延深剛才說的那些話弄得不知所措了,連忙打斷了他,阻止他繼續說下去,好在我及時剎住了車,霍延深也就悻悻然沒有往下說了。
我扒拉扒拉面前的披薩,忽然一陣打嗝聲傳來,話說我覺得自己在霍延深的面前,真是丟盡了臉,不過也是,霍延深估計也已經習慣了,他趕忙拉起面前的奶茶而且還對我說:“慢點吃,沒人跟你搶,你急什么?”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