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許和任何男人有關系(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吃驚地看著霍延深,一雙眼睛里盡是不可思議的神色,我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居然如此小氣,我明明已經說的那么清楚,他卻還是不相信我。
不過也好,如果檢查身體能夠讓他放心的話,那么也不必浪費我在這里多費口舌了。
可能這對我來說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想到這里,我便直愣愣地躺在那張白色的大床上,雙腿伸直,無所謂地道:“好吧,既然檢查,那就徹徹底底吧!反正我一不想某些人一直懷疑我!”
我說這話明顯很生氣,就連旁邊的那些女醫生們都可以感覺得到,可是霍延深卻并不以為然。
“你最好識相一點,不然我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來!”
呵呵,他是在威脅我嗎?我也算是和他生活了一段事情,自然摸索出了他的脾氣,可是像現在這樣動不動就發怒的情況,我想還是頭一次見到!
不過我自知理虧,這件事的確是我有錯在先,但是我之前不是解釋過了嗎?我真的沒有跟寧澈之間發生什么不可逆轉的事情,而且絕對沒有他想象中的事情發生。
如果他真的不相信我,那么我說什么也始終不能讓他相信,不如就任由那些人拿著冰冷的儀器在我身上檢測吧!也許這更能證明我的清白吧!
“不是要檢查嗎?快點啊!磨蹭什么?”
或許霍延深沒有想到,我會這樣說話,而旁邊的那些女醫生和護士們紛紛也用驚詫的目光看向我,我一副頗有些不耐煩的姿態,很是無所謂的樣子。
“嗯!”霍延深盯著我的眼睛,眼神里像是要放出大片大片的光芒來,而我隨即一顆心也隱隱有些作痛,難道我在他的眼底里真的一文不值嗎?不惜用那些冰冷的機械來驗證我的清白!
隨后那些護士們紛紛手忙腳亂地開動,女醫生也相繼拉下帷幕。
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出,霍延深究竟想要這些人檢查什么,無非是我的貞潔罷了,是否被他人玷污了,可是天地良心,我真的沒有做過那樣的事情。
鬼知道我怎么會出現在那家酒店里,然后還穿著赤身果體地和寧澈四目相對,更不可思議的是,偏偏要在那個時候,霍延深出現在酒店門口,這一切的一切,難道就和上次我和李煜之間發生的事情不謀而合。
只是這一次我很堅信,寧澈定然是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的,我甚至可以打保票。
不過,對于為什么我一絲不掛的出現,倒是頗多疑惑,難道真的是寧澈親自幫我脫下的衣服?
可如果不是他的話,又會是誰呢?當我們兩個人喝的醉醺醺的時候,誰又能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呢?
只是有些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自然也就沒有挽回的余地了,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努力地澄清事情的真相給他看,讓他知道我對他別無二心,從來沒有想過要和別的男人糾纏在一起。
“呃……疼……”
突地,我忽然感覺有一根針像是一下子扎進了我的身體,瞬間我疼得有些無法自拔。
一開始霍延深不相信我的時候,我沒有哭,哪怕是再怎么怨恨我也沒有哭,可這一次,我卻丟臉的疼哭了,淚水瞬間奪眶而出,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難為情了。
外面的霍延深聽到我小聲地抽泣著,像是有些驚慌失措,連忙問起來:“怎么回事?她,她沒事吧?”
“少爺放心,我們只是提取夫人體內一小部分液體研究,很快就可以得到確切的證據。”
我吃驚地不由捂住嘴巴,這些女人真是瘋了,居然不惜要拿著我體內的部分東西來研究,僅僅是為了得到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真相,簡直是把人折磨死!
約莫過了大概兩分鐘的時間,那根針才慢慢地從我的體內拔出,一瞬間我的身子再次不由得抽痛了幾下。
淚水毫無防備地流溢到了嘴角,我已經來不及去擦拭,可現在已經沒有那么多的時間了,我想也沒想,便只好緊咬下唇,希望馬上得知真相。
不過事情并沒有發展到我預期中的那樣快,過了好久,我看著那醫生居然直接將從我體內抽取的液體進行快速的培植,不多一會兒居然還用顯微鏡觀察起來。
看到他們對著一個培養皿兀自細細窺探,我不禁有些心里發慌了,雖然一開始我是說過不會擔心任何檢查的,可是天知道我和寧澈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不可預料的事情。
如果萬一,我們真的有染,哪怕只是不小心,或者是他侵犯了我,我豈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不可以!我必須阻止這場看起來頗為可笑的鬧劇!我宋亭顏什么時候被這樣羞辱過?
“你們在看什么?看清楚了嗎?如果看完了,我是否可以出去了呢?”
我眉眼里含著一抹不悅之色,連忙朝著面前的這些人問道。
那些醫生們個個有些驚駭地盯著我,慌忙閃出一條道路,我大義凜然地走到那扇帷幕的的前面,只見霍延深嘴角閃爍一抹玩味,很是不屑得瞅著我看。
“怎么?你這是怕了?剛才不是口口聲聲說隨便檢查嗎?”
“霍延深,你到底有完沒完,難道我宋亭顏的清白還需要這些才能證明嗎?好,如果這次檢查結果出來,我沒有問題的話,那我請你從此斷掉對我所有的猜疑,如果有的話,我自動離開這個家!”
剛說完,霍延深卻是有些震驚的看著我:“宋亭顏,記住這話,可是你自己親口說的,沒有人閉著你,那么你自己看著辦吧!”
“當然,我宋亭顏一向說話算話!”
我毫不猶豫地說完這句話,便朝旁邊的沙發上走去,大大方方地坐下后,身體也是不住地有些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的感覺。
我不知道我說這些話究竟意味著什么,可只有這樣我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
可是在那段睡著的時間段里,我也不明白發生了什么,如果我和寧澈真的有什么的話,只怕……
雖然隱約有點擔心,可是我看到寧澈的眼神也明白,他一定不會趁人之危,對我做出那樣的事情的。
淡定地落座,我想霍延深應該不會在我的臉上看出一絲一毫的驚惶之色,畢竟我可以保證自己掩飾的已經足夠好了,即便目光銳利如他,也不足以查出絲毫端倪來。
我不止一次地在心中默默地告訴自己,一定不可以就此氣餒,我和寧澈之間不會發生那種事的,放心好了。
很快,檢查結果已經出來了,旁邊的女醫生沖著霍延深自顧自地搖了搖頭,看得出他像是有一抹不相信的神色,有些理虧的姿態,但并不代表他就會因此而妥協下來。
我見此,連忙迎上去道:“怎么?霍延深,所以說你是誤會我了?還要按照剛才的約定來嗎?”
霍延深看著我一臉挑釁的模樣,沒想到他居然一下子惱羞成怒起來,硬生生地走近我,而后一把將我逼在沙發的角落里,單臂支撐在身后的沙發靠座上,兩眼盡是兇神惡煞的目光。
“宋亭顏,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我告訴你,別以為這一次你僥幸逃脫,就可以沒事,我可警告你,以后不許和別的男人有任何關系,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半夜不回家,不許隨便跟別的男人說話,不許眉來眼去……”
“夠了,霍延深,你以為你是誰?我已經忍你很久了,今天這事情本來就是一場誤會,雖然現在我不知道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復雜!”
一瞬間,我像是也被徹底激怒了,看著他這么強勢霸道地看著我,并且還交代我,我當即恨得不能自已,憑什么他可以這樣頤指氣使,難道我來這個家是專門來受他的氣,徹底仰人鼻息過日子嗎?
或許我的情緒有些激動,剛一口氣說完,只見霍延深的眉梢已經擰成了一團解不開的結,看著我,略帶一抹驚訝的樣子,再次壓制地道:“宋亭顏,那你想怎么樣?”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