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接受檢查(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沒有絲毫的猶豫,我索性大大方方地立刻穿衣服,可剛起身,我的那件小吊帶,便被寧澈不由分說地抓住了。
什么情況?這個男人該不會還是一個戀物癖吧!
我渾身一冷,好奇地回過頭,卻看到此刻的寧澈一臉笑意地看著我。
他笑得很是不懷好意,肆虐至極的興味暴露無遺,眼里一抹光芒大放異彩,看得我當即愣住了!
此時清晨的一縷陽光透過落地窗簾的縫隙透射進來,正好灑在我的臉上,當即變得灼熱不已。
這個男人究竟是要做什么?我默默地思忖著,眼里閃爍著猜不透的目光。
而寧澈一只手緊緊地拽住我的衣服,幾乎是赤果相對著,頓時這個場景變得十分的曖昧。
“哐當”一聲,幾乎毫無防備般,就在這個曖昧到讓人無所適從的時候,臥室的門卻忽然被人一腳踹開了。
我和他同時,驚詫地抬頭,看到來人的時候,赫然吃了一驚!
面前兇神惡煞的男人當即走了進來,他的面色冰冷如鐵,陰鷙的眸子里盡是說不出的戾氣,分分鐘想要殺人的節奏!
尤其是我,當即傻眼了!霍延深,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完了,我本能地離著寧澈試圖遠一點,更遠一點,可這些現在好像一點作用也沒有。
哪怕我用盡力氣嘶吼著,我真的沒有和寧澈怎么樣,怕是霍延深也不會相信了吧!
怎么辦?從頭到尾,都是一種讓人完全無法預料的事情,或許這一切都應該怪我,干嘛一次次地和寧澈來往!
“霍延深,我……”
我還沒有開口,卻是被霍延深下一步的動作驚呆了!
只見面前的霍延深居然毫不顧忌的掏出一直緊緊地捏著的手槍,怒氣沖沖地將槍口對準了寧澈的腦袋。
他是要做什么?不要這么沖動啊!有話難道就不能好好說嗎?
雖然我恨意至極,可真要一槍崩了這個男人,我還是有些害怕的,就算不做牢房,也不能這么沖動地殺人吧!
可更讓我吃驚的卻是寧澈的反應,面對這樣兇神惡煞一臉陰鷙氣息的霍延深,他居然還咧開嘴巴,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來。
死到臨頭,還能笑得出來?
這樣的膽識,我表示自己是學不來的,那么是不是現在我和寧澈都得死!
哪怕他們之間什么也沒有發生,只是出了這樣一場鬧劇,我也不能幸免于難!
霍延深果然很討厭這樣的笑容,憤怒地斥責道:“你笑什么?”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沒必要那么擔心,如果真想殺了我的話,怕是早就動手了,也不用現在還抵著我的腦袋吧!”
“你,你給我老實點,告訴你,我現在是我的女人,所以我不許你碰!如果還有下次的話,我一定不會饒你的!”
霍延深惡狠狠地放出這句狠話后,便毫不顧忌地怒斥著我,“還愣著做什么?”
“啊?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聽我說……”
我想努力地把這一切解釋給霍延深聽,可沒有想到霍延深居然完全不搭理他,就這么直接掩住了我的唇。
脫下自己的黑色長大衣,不由分說地包裹著我,抱起來就往外面走去。
……
我幾乎是被霍延深憤怒地扔在了車后座上,司機李煜有些疑惑地看著我被一件黑色大衣包裹著我的身體。
可看到霍延深那張冰冷至極的墨染雙眸,立刻便怯怯然了。
“愣著做什么?快開車!”
霍延深不悅地啟動薄唇,精芒四射如同鷹隼般灼人的陰鷙眸子里,只看一眼,就不由得背脊發亮,車內的溫度更是一下子降至到了零度以下。
“哦,是,少爺。”
司機李煜被這一聲暴呵,弄的額頭冷汗直冒,生怕霍延深一個生氣,就會把他給踹飛出去。
而一旁坐在身邊的我,身子也不由得瑟瑟發抖著,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被這個男人的寒冷侵襲著,就連周身彌漫的空氣也一下子冰冷了許多。
明明外面烈日如火,就算是有空調,溫度也只是維持在二十度左右。
可現在卻是寒氣逼人,一路上,霍延深單是那一雙狠戾至極的陰鶩眸子,就已經讓我不得不閉上嘴巴了。
即便車里安安靜靜,可我還是連大氣都不敢出。
漫長的等待過后,車子終于在那座熟悉的別墅門前停了下來。
車門剛被打開,霍延深便二話不說地一把抱起了我,直挺挺地走下車,一路穿過大廳,在蘭姨和眾多傭人們的錯愕眼光中,朝著家里的浴池走去。
林姨看著霍延深這個模樣,一臉的煞氣,不要說開口問他發生了什么事情了,哪怕是一個眼神都小心翼翼的,生怕霍延深錯怪下來。
而我在這種光天化日之下,被一個男人這么包著,即便是不知羞恥,也被一路的傭人們側目而視,自然很不開心。
“放手!快放開我!”
我自然沒有忘記拼了命地反抗著,可我越是反抗,霍延深卻好像把我箍得越緊了,完全無視了我所想要的自由。
“噗通”一聲,水花肆意地濺開,我被霍延深惡狠狠地扔進了那個寬大的浴池里。
我當即被一口水嗆入了喉嚨里,“咳咳咳”地咳嗽了好一會兒的功夫才稍微緩解了一些。
反應過來周圍全是水后,我不滿地怒斥著面前的男人,“你有完沒完,我說要跟你解釋,你為什么不聽?”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