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轉過去,不許看(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晚上霍延深大步踏進家門,林姨連忙端著一貫的笑臉前來迎接。
“少爺,您回來了?”
“嗯,亭顏現在怎么樣?”
霍延深蹙了蹙眉頭,直接關切地問起我的狀況,走得時候也不知道我的心情究竟是怎樣的。
林姨一聽這話,臉上隨即現出一抹了然,連忙一五一十地答道:“回少爺,她一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我也不知道……”
還沒有等林姨說完,霍延深已經慌忙地上了樓梯,不由分說地來到臥室,然后猛拍那扇門,“叩叩——”聽到極速的敲門聲,趴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我隨即睜開雙眼。
我當然知道是霍延深那個男人在敲門,畢竟這么沉重的聲響不是他還能是誰?
我想也沒想,打算繼續睡覺,可是門外的霍延深敲了幾聲后,便直接拿鑰匙打開了門。
“嘭”地一下,臥室的門便被打開了,我表示有些無奈,裝作不在意地假寐著,雙眼緊閉,做出沉睡的模樣。
霍延深慢慢地踱步走了進來,見到床上的女人,眉眼間反倒多了幾絲憐惜之意。
自顧自地在床沿邊落坐,深情地凝視著我,忍不住抬起手臂幫我掖了一下被角,而后看著我臉頰上散亂的長發,又幫我捋到了耳后。
這個時候,我只覺得自己臉頰癢癢的,情不自禁地眨了眨眼睛。
或許是霍延深注意到了這個微妙的變化,那薄薄的唇瓣居然一下子綻出了一抹瀲滟的笑意來。
而且看著我的眸子里也多了幾許興味盎然的狡黠之意,眼斂處肆意彌漫著濃濃的禪味。
隨后,霍延深故意將手指觸到我的眼睫處,不經意地撥弄了幾下,只是一剎那的功夫,我當即禁不住睜開眼,怒斥道:“誒呀,你做什么?快點把手拿開!”
“噗哧”一聲,霍延深立馬笑了一下,戲謔的黑眸中盡是得意之色,不以為然地道“怎么?你是打算把自己睡成豬嗎?”
“豬,你居然說我是豬?你才是豬呢?你全家都是豬!”
我氣得憤然開口,可說完,卻意識到自己太沖動了,干嘛要跟他斗嘴?
哼,我才懶得理他呢?何必理會這種人,之前他是怎么對我的,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我在心里暗自腹誹著,隨即丟出一個白眼。
霍延深被這樣的我逗得立刻笑得合不攏嘴,沒想到隨便說我兩句,我還當真了。
好啊,既然這樣,就陪我繼續玩下去好了。
“如果你想變成豬的話,就繼續睡在那里好了。”
說著,霍延深便起身打算離開,我一個怒氣上涌,立刻從床上騰地站起來。
朝著霍延深的背部狠狠地砸去一個枕頭,氣鼓鼓地說:“哼,你才是豬呢?起床就起床!”
這樣被激將法奮起的我,馬上便穿好衣服趿拉著拖鞋走到霍延深的面前來。
男人的那雙眼眸里也就是說不盡的興味,并沒有因為我的話而就此慍怒開來,他轉過身,以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打量起我。
霍延深撫著下巴,做出思考狀,目光卻是緊緊地鎖在我胸前的位置上,好整以暇地盯著那含苞欲放的春色。
意識到對方有些奇怪,為什么一直盯著我的某個部位死死地看著,有問題!
一定是有什么問題!果然,下一秒,我徹底暈厥了,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剛才因為起床穿衣太過匆忙,所以隨意把紐扣扣了一下,就騰起站起來,或許是動作幅度有些大,以至于扣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滑落下來。
嚇!就連我的內衣都暴露無遺,怪不得霍延深看得那么入神!
我的臉瞬間紅得滴出血來,想也沒想,趕快用雙手護住自己的胸前部位,斥責地怒道:“你,你不許看,流氓!快轉過頭去!”
可他并沒有生氣,只是不以為然地笑笑,雙手撫上眉梢。
“這又不能怪我,我為什么要轉身?”
一抹濃濃的興味爬上他的眼瞼處,唇邊的那絲笑意不由得加深了幾分。
我暗罵混蛋,簡直沒有天理了,可是這的確錯不怪他啊。
“你……哼……”
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匆忙轉過身,然后快速地扣好扣子,再三檢查,確定沒有什么問題后,氣呼呼地沖到霍延深的面前。
指著他的眼睛,眼神篤定地落在霍延深的黑眸上,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霍延深倒是一副完全不以為然的模樣,只是兀自將目光反復在我的周身逡巡著,令我倍感尷尬。
霍延深見我硬是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他神情冷漠地望了我一眼,而后便自顧自地走出房門,走時冷沉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現在跟我一起去吃飯!”
我不做聲,可霍延深篤定我不會不聽自己的,至少他有這么多的把柄在手,我能把他怎么樣?
之后噔噔噔的腳步聲隨之在安靜的樓梯道中響起,餐廳里立在一旁的女傭們已經在此靜靜地等候多時,林姨見霍延深下樓,連忙迎接了上去。
“少爺,晚餐都是按照你的喜好準備的。”
霍延深眉目微抬,只是會意地朝林姨睇去一個眼神,林姨便請霍延深先坐下。
這個時候,趿拉著一雙人字拖鞋的我適時地出現在了臺階上,我的臉色并不好看,一副受了極大委屈的樣子。
一時間霍延深,以及一旁的女傭們都一一將目光投向了我的身上,我感覺如同芒刺在背,有種巴不得馬上逃離的感覺。
我抬眼望著霍延深的漆黑深眸,想起幾分鐘前他對自己說過的那些令人傷心的話,我就不由得狠狠地瞪視著霍延深。
霍延深似乎感覺到了我對自己敵視的目光,充滿怨懟和不滿的意味。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