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到底發生了什么?(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跟我走!”
霍延深二話不說,一手拎著我那纖細的胳膊就走。
我暗暗喊了一個“疼”字,但驀地和那男人的目光相碰,四目對視的剎那,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于是我只好默默低頭,咬了咬薄唇,任由霍延深緊緊地箍住自己,卻不發一言。
現在的我樣子頗為狼狽,怕是連我自己都一清二楚,剛才臉頰還被人狠狠地扇過幾巴掌,霍延深似乎察覺到了異常。
那雙漆黑深邃的眸子里此刻暈染出一絲陰鷙的氣息,叫人難免心生畏懼。
那一群女孩子們見我被人硬生生地從面前救走,心里很不服氣,但理智告訴他們,這個人氣場強大,他們惹不得。
不過眼看著我就要消失了,連忙追著趕著,沖霍延深喊了一句:
“這個女人不干凈,剛剛和他們的歐巴睡過……”
那些人的話還沒有說完,霍延深便回頭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眼神里有著無盡的怒意,周身那股冰冷的氣息,哪怕只是簡單地看一眼,也叫人瑟瑟發抖。
“你說什么?”
霍延深揮了揮手,一群黑衣人便大步邁上前,隨后霍延深冷冷地道:“現在立刻把這些亂說話的女人從樓上丟下去!”
“是!”
于是那些黑衣人一個個朝那群女孩子們走去。
嚇!
那些女孩子們一個個變得花容失色,趕忙捂住了嘴巴,而且一步一步地退后,而且口中呢喃起來:“不要啊,不要,我怎么知道錯了……”
這家酒店規模宏大,此刻他們正站在二十層樓上,如果真要從這里扔下去的話,怕是沒有粉身碎骨,估計也殘廢得差不多了吧!
但霍延深一向雷厲風行,何況這些女孩子們惹怒了他,即便是警方追究下來,也不會把他怎么樣的。
我心里一驚,這個男人還真是喪心病狂!他自然知道后果,但這個世界在他眼里,他就是王法!
雖然這些女孩子們之前對我很不好,可現在卻是人命關天的大事,難道這么多人的性命在我眼里就那么一文不值嗎?
本來剛才是很討厭這些女孩子們的,他們口口聲聲地冤枉自己,讓我恨不得一巴掌好好教訓一下他們,但現在卻不知道為何,似乎全然沒有了剛才的心情。
不能這樣做啊!那可是活生生的幾條人命啊!
“他們都還是孩子罷了,他們不了解情況,胡言亂語,你就不要計較了,好嗎?”
我連忙向霍延深求情起來,天知道我為什么現在居然也變得以德報怨了。
“你覺得我說的話,有理由收回去嗎?”
言下之意就是霍延深不可能輕易放過那些女孩子了。
我心里一陣發憷,剛才我所受到的屈辱比起生命而言都不算什么,眼看著那些黑衣人掄起胳膊朝他們走去,他們卻是躲在墻角,怕得已經哭出來了。
嘴里還一個勁兒地念叨著:“求求你們放過我,我現在還不想死……”
“哼,少廢話,既然惹怒了我家少爺,那么就要承擔后果!”
霍延深手下里一個黑衣人露出一臉的兇光直挺挺地看著那些蜷縮在角落里的女孩們,個個哭得泣不成聲,卻毫不為其所動。
我實在不敢再看下去了,這幾個女孩年紀都還很小,正是青春花季的時候,萬萬不能就此夭折,如果他們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女兒死掉了,該是多么讓人傷心的一件事啊!
“算我求求你了,快叫他們住手吧!”
雖然這些女孩子剛才言行欠妥,可也罪不至死,但霍延深是個偏執狂,他做起事來,陰狠果決,毫不拖泥帶水。
我的聲音里幾乎是帶著幾分哭腔的意味,讓霍延深看向我的眸子里多了幾絲心疼,這個傻女人,剛才那些人說話那么難聽,而且居然那么侮辱我,我都可以不計較嗎?
真傻!連他都看不過去了,這其實是替我出氣好嗎?
為什么我反而不領情,還替對方求情呢?要是可以的話,他真恨不得讓那些人立刻去死!
“那剛才的事情,難道你就不生氣嗎?”
生氣,我當然生氣,可是生氣有什么用,我本來就沒有做過那些事情,事實上恨著別人的人才更難過吧!
我清清白白,為什么要因此對他們恨之入骨呢?
霍延深這么一個反問,卻是得到了我一個嘲諷似的冷笑。
“我當然生氣,不過這并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我可以向你保證,我絕對沒有做過那些事情,請你相信我,那么也請你放了他們吧!”
我說的很認真,而且現在毫不畏懼地看著霍延深的眼睛說道。
霍延深從我這一句話里似乎也體會出了我的意思,這個女人是要他現在相信我嗎?呵呵?都到了這個時候,叫他怎么可能相信我什么也沒有發生過呢?
如果真的要相信我,為什么我會一夜未歸,而出現在一家酒店里呢?
更何況,昨晚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那明明是我的手機,為什么最后卻是出現了男人說話的聲音?
所有這一切回到家他自會好好地查清楚。
此時霍延深那雙陰鶩的眸子,透著一絲危險,像是要把人從里到外都狠狠地灼燒一通才罷休一樣。
就那樣端端地看著我好幾秒后,這才不動聲色地揮了揮手,示意那些黑衣人可以走了。
黑衣人見霍延深這么指揮,趕忙停止住了手里的動作。
一剎那,不光是那些女孩們頓時長舒一口氣,就連我那顆提到嗓子眼里的心臟也一下子平復了不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