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用嘴喂也是可以的(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看著他,我不由得怔了怔,瞪大眼睛,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他,真的是他自己要這么做的嗎?
那為什么他剛才還擺出一副興師問罪的姿態呢?難不成又是故意的?
為什么這個男人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明明故意的事情當成笑話說出去呢?
我有些不悅,不過聽到他剛才的話后,我的心底里卻是暈滿絲絲辛心酸和心疼之意。
霍延深看著我,見我就那樣看著他,而且眸子里多了些疼惜的意味,看著他,他立刻睜著狡黠的眸子朝我問道:“怎么?你心疼了?”
“我……”
我自然是心疼的,可如果就這樣說出去的話,未免有些尷尬,于是連忙擺擺手,道:“沒有。”
聽到我這么說后,他像是有些不開心,然后忽然摸了自己的肚子對我說:“我有點餓了,你去給我做點早餐吧。”
這件事其實應該是我親自對他說的,而不是現在他告訴我要我過去做早餐,我有點羞愧,明明說好要照顧他的,現在卻輪到他提醒才知道。
于是我點點頭,然后推開門走出去,松了口氣,然后轉到廚房去。
想看看可以給他做些什么,好給他補補身子,廚房里,似乎什么都有,都是很新鮮的食材,我看著那些東西,倒是覺得肚子也有點餓了。
昨晚上我并沒有吃什么東西,便匆匆忙忙地走出了門,而現在卻剛好有這么多可以做菜的食材,沒有多想,便先給自己煮了幾根面條,將就著吃完,然后再研究到底能給他做什么菜呢?
因為是早餐,我不需要做的太過豐盛,只需要多些營養就好。
而且他現在傷勢這么重,肯定要吃的清淡些。不過他平日里似乎有些挑食,萬一我做出來不合胃口怎么辦?
我在犯難,躊躇之際,連忙拿出手機,打算仔細地搜索了一下,究竟有哪些適合的菜譜。
無奈,手機好像已經沒電了,我有些沮喪。
思來想去,最后給他做了一碗雞絲粥,熬好后,我便特地給他端了過去。
重新來到臥室后,霍延深像是聞到了香味似的,沖著我露出微笑:“做了什么好吃的,聞起來不錯啊!”
我沒好氣地看著他,他的鼻子可真靈啊,不過一開始他不是就吩咐我去做好吃的嗎?我怎么能違抗他的命令,現在他可是一個傷員,說話自然有些分量了。
而我不經意地看著他,見他的眸子正對著我,隨后一臉正色地看著我,我連忙將那碗粥遞了過來。
“你先嘗嘗看合不合胃口吧?”
說完后,我忽然意識到他的右手此刻正輸液來著,而且他還特地朝我笑道:“不會是讓我自己吃吧?我的手可沒辦法拿筷子?”
見此情景,我只好將碗筷拿在自己的手里,然后舀起一勺,仔細地吹了吹。
確定不燙的時候,才放到他的唇邊。
他卻并沒有張口,我赫然一愣,連忙問他:“你,為什么不張嘴?不是說你餓了嗎?”
他卻看著我,好半天,才回過身來,然后朝我說道:“我有些擔心萬一燙到了怎么辦?我不介意你用嘴才喂我?”
什么?我猛地意識到他在說什么,臉頰再次現出一抹羞紅的神色,而且一下子紅到了脖子跟,恨不得從天而降一塊幕布,然后將自己包裹住,最好連眼睛都蓋的嚴絲合縫。
可是沒有想到我越是這樣羞紅臉頰,霍延深便越是不以為然,反而朝我湊了過來:“怎么?這么快就害羞了?”
我目光怔了怔,有些失神,卻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連忙反問他:“非這樣不可嗎?”
“你覺得呢?難道忘記上次我照顧你的情景了?”
霍延深說的那些,我自然不敢忘記,可是要我這么赤果裸地做,我還是有些難為情,畢竟這種姿態實在是有些過于曖昧。
那次在我生氣不小心出了車禍的時候,霍延深的確是細心地照顧我,照顧地無微不至,而現在我也不能因為他受傷而嫌棄他吧!
那樣的話,我未免就太不道德了,而且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是為了我才會被炸傷,我怎么能這么對他呢?
想到這里,我只能硬著頭皮,按照他說的方法去做。
我將一勺粥放進口中,然后慢慢的,慢慢的一點一點地湊了過去,直到和他的臉頰緊挨著。
那個時候他的眼睛就出現在我的面前,說實話,說我不緊張是不可能的,我只覺得自己的嗓子眼都一下子冒出來了,可是事情還沒有完。
只見面前的霍延深也隨后慢慢地張開了嘴巴,他的那雙眸子里盡是戲謔之意,眼底閃爍著得意的光芒,我能看得分明。
看著這樣的男人,我不自覺地忘記了該有的動作,而接下來,還是他主動翹起舌尖,一點一點探入我的口中,然后汲取著我口中的粥。
那種感覺,實在太過羞人,我的腦袋一下子有些承受不住,臉上的緋紅已經漾滿整張臉,而他卻興味盎然地睜開眸子四下打量著我。
就這樣,他的長舌撬開我的唇齒,我微微張口,食物便順著嘴巴流入他的口中。
接著,他像是不滿足一般,“繼續,味道不錯。”
因為剛才的舉動,我已經漸漸地方下了一絲戒備,只好再次將粥稍微冷卻后,放在口中,然后喂入他的嘴巴里。
一來二去,我覺得跟他的嘴唇觸碰的有些頻繁,心里有種難以言說的尷尬依舊存在著。
不過每次觸碰到他薄涼的唇瓣時,我都微微地怔忡一下,說不清楚為什么,這種被他吻著的感覺,很溫暖,很讓人貼心。
雖然是間接接吻,可是心底里卻揚起絲絲的喜悅,連我自己都不住地問自己,我這到底是怎么了?明明是那么讓人難以接受的方式,我卻有些不亦樂乎。
而后我感覺粥已經冷卻差不多了,連忙跟他說:“現在已經涼了,還是我用勺子喂你吧?”
他卻并不同意似的,然后自顧自地跟我說:“我就喜歡你口中的味道。”
呃,聽到他這么說,我立刻頓了頓,可是繼續喂下去實在沒有必要,我很想停止的。
于是索性拿起勺子,然后將那口粥放到了他的唇邊,他卻像個小孩子似的,對我不理不睬,也不打算張口,我覺得他真的有些任性。
“霍延深,你……”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