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貼身照顧(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而他那灼熱的呼吸隨之噴灑在我的脖頸間,讓我有些酥麻不已,接著,他那低沉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既然你不是這個意思,那就在我的懷里睡下吧。”
沒有等我反應,他便閉上眼睛,看起來神色慵懶,可是話語里卻是帶有幾分命令的味道。
我有點無奈,可是不得已,卻只好就這個姿勢,在他的懷里躺下來。
他看著我的時候,似乎有些不一樣的光芒灑在他的眼底,而現在當他閉上眼睛的時候,卻又乖巧的像個孩子似的。
該死,我為什么會這么認為呢?難道我真的喜歡上他了?
不過說真的他的五官格外立體,英挺的鼻梁,濃黑的眉毛,就連嘴巴都長得那么好看,總是讓我禁不住浮想聯翩。
而且為什么一個男人的睫毛可以那么纖長,簡直是令人羨慕嫉妒到恨的地步了。
我想我大概是瘋了吧,才會這么看著他,不然的話,怎么會有種這么奇怪的想法呢?
他兀自閉上眼睛,好像是故意讓我看著他似的,一動不動的,看到這里,我居然忍不住抬起手腕,然后小心翼翼地輕輕地撥開他額頭間的碎發,不讓它們遮住他的眼睛。
也許是我這個極其細微的動作,讓霍延深有一瞬間的驚動,我沒有想到他居然猛地抬起眼睛,在我倉惶得不知所措的時候,一下子將我的手緊緊地握住。
“你,你剛才不是睡了嗎?怎么?”
我見他瞬間睜開眼睛,自然有些錯愕不已,連忙忐忑的望著他說道。
他看著我,目光里多了些曖昧的意味:“怎么?如果我沒有睜開眼睛,你是不是還打算繼續摸我?”
喂,這個男人為什么要這么說話?我明明只是幫他撥弄了一下頭發而已,沒想到卻被他冠上這個罪名,我可承擔不起。
想到這里,我連忙朝他解釋著:“不是這樣的,真的,我剛才真的沒有那個意思,請你相信我。”
我怎么會做出那樣的事情呢?霍延深真是夠了,我已經忍不住有些憤怒起來。
“可你的手剛才好像觸碰到我的額頭了欸!”
喂,這個男人要不要臉,不就是碰了額頭一下嗎,有必要這么大驚小怪的嗎?
“霍延深,你怎么能這樣呢?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摸你了?”
做人可是要憑著良心說話的,可是他這樣算是什么事情啊,我簡直無法想象了,心底里驀地燃燒起一絲怒火來,可是霍延深卻好像并不買賬的樣子。
“明明就有!”
“你……”
我想說什么,可是卻又找不出理由來,只好硬生生地卡出一個“你”字后,變再無言語了。
這真是一件叫我有些無法言說的事情,連我自己都覺得萬分尷尬了。
好吧,我想著這件事就不跟他計較了,我想抽身離去,卻是不能,他緊緊地拽住我,這個樣子哪里像是受傷了呢?
忽然,他低咒一聲:“真糟糕,我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我連忙問道,卻見他的眸子里多了些難以言說的復雜情緒,我一時間實在是有些看不懂了。
“我,我可能需要去趟衛生間。”
他連忙朝我說道,我以為多大的事情呢?原來不過是這件事,所謂人有三急,他這是內急,我為什么要阻止他?
只是為什么他用這種奇怪的目光看著我呢?我有些不解地問:“那你就去啊,磨蹭什么啊,為什么要這樣看著我?”
而后,他的目光投向我,示意我看看他的身體,我這才意識到他現在可是一個重癥患者,而且現在還輸液著,我一時間也驀地猶豫了。
“你不會是讓我跟你一起去衛生間吧?”
我驚訝的張大嘴巴,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他卻輕輕咬唇,跟個孩子似的看著我,一臉無辜的表情,讓我瞬間犯難了。
天啊,我要和一個男人一起去衛生間,這說出去該是多么丟人的一件事啊。
我忽然想起李煜,對,李煜現在或許還在外面,不如讓他幫忙好了,這件事我是不要做的,想想都覺得害羞不已。
“嗯,怎么?你就這么排斥我?”
他一臉無害的模樣就這樣朝我問道,我自然不能肯定地回答他。
“你知道的,男女有別,何況我們還只是……”
剛要繼續說下去,他卻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做了一個“噓”的噤聲手勢,我慌忙意識到氣氛的不對,只好不再說話。
“走吧,我已經忍耐不住了,你陪著我!”
他儼然像個古代的帝王一般,對著手下的臣民們自顧自地說道,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而我只不過恰好坐在這里罷了。
“那個,你我之間有些不太方便,不如我去叫李煜好了,他現在還在門口!”
說著,我便直接想要跑去門口找李煜來著,可是霍延深已經一把拉住了我,“慢著,我希望是你,你就不要想著逃脫,這件事也只能是你?”
天啊,這都是什么事啊,大小便也要貼身伺候?
我的眸子里現出一抹不敢相信的目光,他卻一把拉住我,然后直接說道:“扶我下床,走吧。”
在這樣的形勢下,我也只好照做,然后看著他,眼睛里不由得露出一絲光線來,“真的非我不可嗎?”
“嗯。”他自顧自地點點頭,好像很理所當然的模樣。
沒想到我剛萌生出一點幻想來,隨即卻被他一下子打破了,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心都在瞬間滴血的滋味,而這一切我居然毫無辦法擺脫這個處境。
“那好吧。”我終于算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然后咬咬牙,只得硬著頭皮朝聽說回答道。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