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蹩腳的理由(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看著他的模樣,似乎還想起床的樣子,我心有不忍,連忙扶住他,“你先別動,你放心你在這里的事情我是不會說出去一個字的。”
7看著我眼底里滿是信任的目光,似乎對我多了些別樣的情愫,我看著他,他那雙依舊漆黑深邃的雙眸,更是簌簌地落在我的身上。
我們倆的視線一下子碰撞到了一起,然后相互對視了幾秒鐘,我的心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噗通,噗通”地跳得極快。
甚至一下子被他這么盯著,我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臉頰開始呈現出羞赧的神色,而霍延深卻是無動于衷,相反他那雙俊眸里居然平添了幾絲狡黠的興味。
我的臉頰在微微的發燙,連我自己都可以明顯地感覺出來。
“這么說,你是在關心我?”
他驀地勾起唇角,沖我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而我一聽這話,心跳不由得漏了半拍,不過要我親自承認關心他,其實也沒有好丟臉的。
“對啊,我就是關心你,怎么了?可是你為什么一開始連我的電話都不接呢?”
我有些慍怒地開口,旁邊的霍延深看得出來,已經徹底被我的猛烈攻勢也驚到了。
只是我沒有想到,我的手剛才有觸到他的傷口,他不自覺地齜牙咧嘴,“額,好疼!”
我聽到這話后,立刻手忙腳亂起來,而方才的動作也一下子縮了回去,頓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霍延深見著我一臉窘迫的模樣,居然偷偷地暗笑起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看著我這副有些愚笨的姿態才嘲笑我的,不過我倒是真的有點生氣。
一臉嬌嗔地盯著她,面露不悅之色,本來剛要說出口的“對不起,對不起……”立刻吞進肚子里。
“沒想到你真的挺關心我的,早知道的話,我一定會叫人綁著也要把你帶過來,不過如果你決定了,這些天就不能隨便出門,你愿意暫時待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嗎?”
他忽然有些好奇的問我,我覺得他一定是覺得像我這樣個性的女人,不會甘于沉寂,一直在這個地方待下去的。
只是他的擔心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一開始我就決定了要好好地照顧他,既然已經決定了,那么就沒有什么好猶豫的了,而且他為了我受傷,我照顧他也是天經地義的吧。
我沒有覺得絲毫不妥,于是便連忙朝她說道:“你放心吧,我是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怨言的,況且你為了我傷的這么嚴重,我主動過來照顧你也是理所應當的一件事。”
說完之后,霍延深卻不由得朝我瞅了瞅,我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一落在我的眼瞼處,我的心再次劇烈的跳動起來。
為了掩飾片刻的尷尬,我連忙朝他微微一笑,沒想到他卻見我這個笑容,忍不住對我說道:“既然你這么說,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了,不過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
我有些不明白他話語里的意思,什么心理準備?我大半夜的獨自跑過來,就已經是做足了心理準備的啊,為什么還要這么說呢?
剛在疑惑,門口卻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心里疑惑,這么晚了,還有誰在呢?
誰知道霍延深卻兀自啟動薄唇,淡淡地道:“進來吧。”
“是,少爺。”
我的心里再次一陣發憷,門外面站著的人究竟是誰呢?
隨后那扇門便被推開,只見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漫自提著醫藥箱走了進來。
見到我后,眼神里卻是現出一抹疑惑不解的神色,而我還在詫異他又是誰?顯然,他一定是醫生,但是想到霍延深目前的狀況,也就是說這個男人是霍延深私底下的醫生吧。
霍延深見我和那個醫生相互對視了一眼,并沒有多說什么,直接朝他道:“現在又到了打針的時間了嗎?”
“嗯,少爺,你現在的身體還很虛弱,必須多加調理,不過這位是?”
那個醫生目光對著我,然后朝霍延深說道,想必他一定是不關注新聞雜志的,居然連我都不知道,即便他不知道我,總應該知道我和霍延深的關系吧,只是照這個情況看來,他似乎什么也不清楚。
“她是我的夫人。”
霍延深一字一頓地說完,直接擼起袖子,我看著他那個艱難的模樣,連忙過去幫助他,他朝我露出善意的眼神。
見此情景,我連忙退到一旁,面對著那個醫生便道:“你好,如果有什么吩咐的話,你可以告訴我,我會給你幫忙的。”
那醫生見我連忙遞了個眼神,我看著他的樣子,然后兀自站立在旁邊。
如果是以前,我是絕對不會對一個男人說出這么溫柔體貼的話語的,只是現在我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我開始漸漸地的發覺,如果不能好好的照顧他,我必將會受到良心的全力譴責的。
接著,那個醫生便拿起醫藥箱里的東西,開始給霍延深一遍遍插針,我看著那個畫面,心底里再次覺得有些心疼。
當我看到那銳利的針眼兒一下子扎進霍延深的手背上時,不由得顫栗一下,可是卻發現從頭到尾,這個男人眼睛連眨都不眨一下。
一切準備就緒后,我看著他微瞇起雙眼,臉上現出一抹慵懶的意味,像是對于眼前的這一切,全都熟視無睹般的淡然。
做完這一切,那醫生又再次幫霍延深檢查了體溫,然后讓我幫忙把霍延深的頭稍微抬高一點,我連忙湊過去幫忙。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或許是我自己湊得過于近了,嘴唇居然不小心觸碰到對方的臉頰,而且一點點移動后,居然驀地和他的薄唇相觸。
我的臉再次刷地一下紅到了脖子跟,剛才是我自己太不注意了嗎?
我剛要移開,霍延深卻用另外一只手一把按住了我的腦袋,“唔……嗯……”
我羞澀地發出聲音,沒有想到霍延深居然吻了我。
在這般曖昧的姿態下,我們居然接吻了,這真是一件難以訴說的尷尬事情,我能感受到一旁的醫生見到我們兩個這樣的場景,他一定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鉆進去吧。
不過說到底,我過去再怎么驕縱跋扈,也畢竟是一個女人,最起碼的害羞我是不會變的,所以如果說要找個地縫鉆進去的話,那也只能是我才對吧。
我剛要奮力掙扎著,可是沒想到即便是霍延深現在受傷了,力氣也依然比我大許多倍,我的心再次露出一絲絲的恐懼感,怎么辦?
該死的,剛才不是說他虛弱嗎?可是現在是虛弱還有的表現嗎?為什么我倒是覺得比之前的力氣還要打許多倍呢?
我想這應該不是我個人認為,而是他的那單臂的力氣真的很大,我差點被弄的有些揣不過氣來。
“咳咳咳——”旁邊的醫生,總算是發出了一絲別樣的聲音,我想他應該在抗議吧,這一次我驀地清醒過來,連忙瞪大眼睛,好不容易霍延深才適時地放開了我。
“怎么?你難道很抵抗我?”
“不,不是的,只是有些突然,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