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答應我,照顧好自己(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而此時樓下我和李煜的目光赫然碰撞到一起,我和他不約而同地相視一笑,不得不說,剛才真的好令人緊張啊。
“喂,少爺,是你,你說什么,今晚不回家?”
我雖然聽不清楚霍延深究竟在電話里說了什么,不過從林姨的話里似乎可以看出他究竟在說些是,雖然聲音里有些不可思議,不過有了霍延深親自出馬,一切都一下子變得簡單許多。
看到眼前的這一切,我覺得應該沒有什么大問題了,總之所有的麻煩,我相信霍延深都會親自搞定的。
于是我一轉身,便直接去了臥室,找到想要換的衣服,然后走向了一旁的浴室。
看著那些已經臟兮兮的衣服,我的腦海中便再次回想起之前那些流氓們試圖對我強行地猥褻的一幕了,雖然個時候我真的很害怕,可是想想后來霍延深親自出場的時候,那頗為帥氣的姿勢,我的心底里依舊有些開心不已。
如果不是霍延深,我想我也不會被救下來,而且現在站在花灑下盡情地享受著這片刻的愜意時分,想到霍延深,我的眼角眉梢再次籠上一絲擔憂。
浴室里大片大片的霧氣依舊不斷地彌漫著,而我站在花灑下,盡情地揚起脖子,試圖洗刷掉今天所受的那些屈辱。
不知道現在霍延深怎么樣了,也不知道他現在究竟在哪里?如果不去醫院的話,按照之前的傷勢,真的不知道會發展成什么樣子呢?
我的心在也不斷地在忐忑著,不安著,我甚至已經不敢想象接下來即將要發生的事情,如果一直這么拖著的話,真的會出大事的,可是現在霍延深究竟在哪里呢?誰又能告訴我?
不行,我必須要給他打個電話,好好的問清楚他的情況。
理清楚這些思緒后,我便爽快地洗完澡,然后穿著一身干凈整潔的衣服,來到了臥室,頭上裹著浴帽,不時有水滴一下下地落下來,濺灑到地板上。
我抬眼望了望面前的臥室,空蕩蕩的,偌大的一個房子里,便只有我一個人,不知道為什么我覺得心底里那股失落越來越濃了。
然后毫不猶豫的拿起手機撥通了的號碼,不過并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快接電話,我不知道現在霍延深究竟在做什么,電話卻一直沒有人接聽,我詫異地看著他,身子也猛地顫了顫。
不會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為什么現在還不接電話呢?一個不接,我就打第二個,第三個,甚至很多個。
然后還給他發送了很多的短信,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為什么會那么在乎他,難道是因為之前他在我特別危難的時候毫不猶豫的挺身而出嗎?
所以出于內心的愧疚感,我便這么在乎他,關心他?我不知道,這一切我甚至都不敢想象,我只知道現在的我必須找到他,必須跟他打電話問個清楚。
過了很久,依舊沒有回應,我的心開始史無前例地慌亂起來,于是我就不停地打,不停地給他發送了很多條的短信,希望他能看到,然后回復我哪怕一條也好。
“霍延深,你現在在哪里?傷勢要不要緊,有沒有人幫你止血?你快說話?”
“霍延深,我打你電話,你也不接,你知道我現在真的很擔心你,拜托你看到后,給我回復一句可以嗎?”
“霍延深,你如果看到我的電話后,一定要記得給我撥回去,我會一直等著你的電話!”
“霍延深,你……”
……
到后來;連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擔心些什么了,只知道自己一直就這么不停地祈禱著,希望他下一秒就可以給我回復,期許下一秒,手機鈴聲就會響起。
只是一切都只是我以為的,霍延深依舊沒有搭理我,我已經嚴重懷疑手機是不是壞掉了,甚至忍不住氣憤地將手機狠狠地摔在那張大床上。
“叩叩叩”臥室外忽然傳來幾聲敲門聲,我驚訝地問“誰啊?”
“夫人,林姨說夫人先下來用晚餐!”
晚餐,這么快?不過說實在的,我摸摸肚子,肚子早就餓的沒有知覺了,而且一開始被關押在那個地方,也沒有吃的,我是被狠狠地餓了一天啊,現在不餓才怪呢!
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我居然一點胃口都沒有,因為霍延深依舊沒有給我回電話,我的心情自然沮喪萬分。
只是這肚子餓了一天了,怎么著也應該吃點東西啊,于是我只好朝那女傭回答道:“知道了,我馬上就來。”
“嗯,好的。”
女傭說完,便很快離開了,我重新站起身子,撣了撣衣角,卻是不小心地看到一旁的手機閃動了幾下。
我萬分欣喜地拿起手機,趕忙打開,可是叫我感覺失望的是,剛才閃動了一下,只是因為某個新聞跳了出來,并不是霍延深親自發給我的短信。
我失望頭頂,剛打算放下手機,卻冷不防見到那枚新聞的標題,赫然震驚了。
上面報道的不正是我之前爆炸的那個地方嗎?城西廢舊倉庫發生劇烈爆炸事件,目前具體起火原因尚且不詳,不過根據目擊者說明,此處一開始發生過綁架事件……
天啊,我的眼睛立刻被這新聞的題目注意到,如果有目擊者見到霍延深的話,一定會給他帶來不好的影響的,而且我敢肯定,現在的霍延深一定是不愿意走出大眾視野的,他一定是偷偷地藏在某個看不清楚的角落里吧。
我理所當然都想著,肚子卻一下子“咕咕咕”地叫了起來,于是只好走到樓下去吃飯。
不過,因為出于對霍延深的關心,我還是把手機放在了口袋里。
生怕錯過哪怕一丁點的信息,只要是霍延深親自打來的電話,或者是短信,我都不能錯過。
而且抱著這種思想,我就連來到餐廳吃飯都不忘記看兩眼手機,好在旁邊并沒有人叮囑我究竟該怎么吃飯,如果這個時候霍延深在身旁的話,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講我的手機奪走吧。
而且這是我目前吃過的最無聊飯菜之一,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現在的我已經愈來愈發現自己離不開他了。
尤其是之前她不顧一切地救我的時候,他的眼底里那綻放出溫柔的目光,總是讓我時時刻刻有點懷疑他究竟是對我真心還是假意,可是當他為了救我,將我護在身下,而最后自己卻驀地受傷的時候,我已經可以明確地告訴自己,我是真的對霍延深有種不一樣的感情了。
不過現在說這些話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意義,我一直盯著手機,希望霍延深能夠給我打個電話,哪怕一個,也好。
只是現在卻像是奢望一樣,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就連平日里愛吃的翡翠蝦仁也覺得淡然無味,這么一大桌的菜我一個人吃,真的有些奢侈,雖然之前我在家也是這么過的,可是現在卻覺得一個人有些分外的無趣了。
不多時,我正在咀嚼著碗里的米飯,家里的座機卻一下子響了起來,一旁的林姨要去接電話,我卻連忙從她的手里奪過來。
“林姨,還是我來接電話吧。”
我想一定是霍延深打來的,可是他為什么不打我手機,他到底在干什么?
我從林姨的手機接過電話后,心情驀地激動不已,而且激動之中還有些許憤怒,霍延深為什么偏偏不給我打電話呢?
“喂?霍延深是你嗎?”
我直接開門見山地問起他,隨后我明顯感覺電話對面的人有些怔忡,大概是有點不相信居然是我接的電話吧。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