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主動一次又何妨?(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回到家中,我卻意外地接到了凌千羽打來的一個電話。
這讓我更加好奇我究竟是想要對我說什么,連忙按下了接聽鍵,然后里面傳來了凌千羽那囂張不可一世的狂傲聲音。
“宋亭顏,沒想到你這么快就出獄了,算起來我是不是還要給你接風洗塵一下呢?”
我知道凌千羽本來就不懷好意,也就懶得和我磨嘴皮子,直接怒不可遏地道:“有話快說,沒有事情,我先掛了!”
“別啊,我只是覺得有點可惜,本來還打算讓你多嘗嘗牢獄里的滋味的呢?”
這個女人要不要臉,居然還敢說出這樣的話來,我當即怒火沖天地斥責:
“凌千羽,既然我已經出獄了,那么你這個設計這個陰謀陷害我,應該很快就會被查出來的!你得意什么?霍延深,他是不會放過你的!”
沒想到我剛說完,凌千羽卻是冷冷地一笑:“哦,是嗎?其實我就是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雖然霍延深去警察局里將你保釋出來,這可并不代表莫浩宇就會放過你?你可是害得他沒了小孩……”
楚笑笑本來就沒有懷孕,所以讓莫浩宇誤以為我已經有孕在身,而現在孩子忽然沒了,就要把這個責任怪罪在我的頭上嗎?
這個黑鍋我可不背,我明確地表示了自己的看法,“凌千羽,你這個卑鄙的女人!那又怎么樣?”
“所以,我是來提醒你以后出門要小心一點,別讓人給逮住了,否則想必他是不會讀你客氣的,那個男人曾經也是混社會的……”
呵呵,以為說這些,就可以騙到我嗎?我才不屑于跟我在這里浪費口舌。
“夠了,凌千羽,如果以后你沒事不要給我打電話,不對,有事也不要給我打電話,我不歡迎你!”
說完,我憤怒地掛掉電話,懶得繼續聽凌千羽在那里說了。
我分明就是在跟我挑釁,總是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我只是覺得這個人真的很賤!
這一刻我真的是無比的憤怒,索性便直接步入家門,想著自己這幾天應該好好地感謝一下霍延深的,于是便兀自走進了廚房,仔細地打量了一下。
想起平日里霍延深愛吃的飯菜,我有了一種想要親手籌備晚餐的想法。
上一次,或許是因為沒有處理好,才會做成那樣吧。
我默默地開始計劃著,嘴角擎著一抹笑意。
晚上,霍延深剛回到家中,我連忙笑著過去迎接。
“延深,這是我吩咐廚房特地為你做的愛吃的飯菜,你嘗嘗吧?”
霍延深看著我訕笑的樣子,心情豁然開朗了不少,面對一桌子的好菜,忙不迭地道:“那我要你親自喂我。”
想不到這個男人還會提出這么過分的要求,可是想到他對我做的這些,好像也無可厚非。
“怎么?不愿意?”
霍延深見我沉思,有些走神的樣子,連忙問道。
我慌忙擺手,拿起碗筷,便回應著:“怎么會?那我喂你吧。”
邊說邊用筷子夾起一片沙拉,然后朝霍延深的嘴巴湊過去,可是霍延深卻并不開口。
我有些愣住了,不是他說讓我親自喂他嗎?為什么不張嘴?
“我說的你喂我,不是用筷子喂。”
“那是什么?”
我剛反駁過去,見霍延深的臉頰處綻開一抹不懷好意的弧度,興味的眸子里盡是波瀾不驚的寵溺和深意,當即用另一只手掩住口。
這個該死的變態,不會是要我口對口喂飯吧?這說到底有些難為情。
怎么辦?我在心里糾結著,雖然之前有過幾次這樣的經歷,可是說到底都是被逼無奈,現在我要這么主動嗎?只怕是連我自己都開始鄙視自己了吧!
可對方好整以暇地看著我,正準備著動作,我又該如何收場?
是我自己提議要喂飯的,而且我也是誠心誠意地求助于他。
那么現在主動一下,有何不可呢?
我還想猶豫著,可是已經不能了,而霍延深見我沉默這么久,似乎已經停止了該有的想象,剛要放棄的時候,我卻鄭重其事地答應道:“好,沒問題。”
我望了周圍的女傭們幾眼,霍延深當即揮揮手,示意他們都先退下了。
“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了,你也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
霍延深居然說得這么赤果果,我當即愣在那里,給自己一個勁地打氣著,不要怕,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這樣了。
“……”
沉思良久,我鼓起勇氣,夾起一塊沙拉片含在口中,然后慢慢地朝霍延深的嘴巴湊過去。
冰涼的薄唇觸到的剎那,我的心跳也不由得漏跳了半拍,就連身子都不由自主地抖動著。
可是霍延深卻非常滿足似的,盡情地吸著來自我舌尖的綿軟溫度。
接著,長驅直入,居然硬生生地撬開我的唇齒,一點一點地汲取著那僅存的食物。
明明已經遞入他的口中,為什么還要吻我?這樣合適嗎?
好一番繾綣纏綿過后,霍延深才戀戀不舍地放開了我,那深邃的眸子里滿含情欲,即便是望著我,也有了分外的憐惜之意。
我覺得有點難為情,連忙面帶嬌羞地朝霍延深說了句:“不好意思,我先去趟洗手間。”
因為臉實在太紅了,都已經紅到耳根了,再繼續呆在這里的話,我恐怕很難保證自己會不會因此紅得滴出血來。
背后霍延深的目光卻像是穿透了我一樣,依舊曖昧不減地望著我,我已經可以深刻地感覺到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