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他擔心的是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就在我不斷懷疑的時候,耳后卻傳來一身熟悉的輕聲呼喚。
“亭顏,是你嗎?”
這一聲呼喚,使得我不由自主地扭過頭望了一眼,居然是寧澈。
嚇!剛才他去哪里了?為什么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
“咦,寧澈,你怎么在這里?”
我連忙問起面前的寧澈,只是寧澈卻兀自沖我說道:“我剛才見到一絲可疑的跡象,便直接走了出來,很抱歉,忘記跟你打招呼了。”
我干笑了一下,“呵呵,沒關系,你說可疑,什么可疑了?”
其實我也覺得可疑,為什么霍延深的車居然穩穩地停在了街邊,但是這里的保安卻說不認識我,還死活不讓我進去。
寧澈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一眼面前的保安人員,連忙朝我招招手,示意我不要再說,直接跟他過去。
我眨著狡黠的眼睛,接著便只好跟了過去。
寧澈卻冷不丁地拽起我的手,然后便朝著不遠處那家咖啡廳走去。
我被寧澈這猝不及防的動作弄得一陣發懵,什么情況?
誰知道寧澈卻在咖啡廳走下后,低聲在我耳邊小聲地道:“你知道我剛才看見什么了嗎?說出來連我自己都不相信。”
這話,從寧澈的眼睛里閃爍的那束格外璀璨的光芒,便可以看出來,他現在究竟有多震驚。
“你看到了什么?快說!”
我急促地蹙了蹙眉毛,連忙沖著面前的寧澈問道。
“噓!”寧澈忽然做了一個噤聲的姿勢,甚至沖著周圍謹慎地看了幾眼。
我看著他這般疑神疑鬼的模樣,更加好奇了。
“你知道嗎?如果不親眼所見,我絕對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寧澈在我的耳邊低語道,我頗為好奇地眨著眼睛,越來越奇怪,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看著我一臉期待的模樣,寧澈故意壓低聲音,靠著我的耳朵無所顧忌地說道:“剛才我親眼看見溫辭去了那家會所,據我觀察來看,那輛車應該是霍延深的車吧……”
寧澈沒有說完,我卻覺得奇怪,他怎么知道那是霍延深的車呢?
“你,你怎么這么肯定是他的車?”
我剛問起寧澈,沒想到他卻直接回答我:“之前他惡狠狠地注視我的時候,我記住了他的車牌號,整個A市只有他是這樣的車牌號,我是不會記錯的。”
好吧,寧澈果然不愧是學霸,連車牌號都記得那么清楚。
但他剛才說溫辭去了那家會所,不會吧?
溫辭怎么會單獨和霍延深會面呢?他們之間有什么好說的?
而且我現在恨死了溫辭,他跟霍延深之間是什么關系?這么長時間以來,讓我一直疑惑的便是為什么霍延深有時候對我極其溫柔,可有時候卻是毫不憐惜我。
他該不會真是一個雙重人格障礙的人吧?
只是越發好奇的是,霍延深口口聲聲說要替我報仇,卻從來沒有真的履行過一次報復行為,他真的是在幫我嗎?
我默默地思忖著這一切,沒想到寧澈卻冷不防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嚇得我渾身一個哆嗦,不住地顫抖起來。
“哎呀,你怎么不說一聲,就這樣嚇我!”
我有些不悅地沖著寧澈說道,寧澈卻繼續狐疑地看著我:“怎么?難道你對我剛才的話,還不相信嗎?”
“不是的,我只是覺得他們兩個人不會有什么交集的,這應該是你眼睛看花了吧!不會的,霍延深怎么會和溫辭有聯系呢?不會的……”
我慌忙搖著頭,一旁的寧澈卻一把扳過我的肩膀,命令般地讓我好好看著他。
“亭顏,你覺得我會欺騙你嗎?如果沒有看清楚的話,我是不會告訴你這么多的,相信我,嗯?”
寧澈用那種不容置疑的眼神看著我,眼里像是傳遞著一抹淡淡的光輝,我遲疑著,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那么,你覺得他們在一起,會說些什么?”
我沒有繼續追究這個問題,只是想問寧澈這些,如果他們見面,會有什么話題可聊的呢?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我只是想告訴自己看到的,剛才我也想沖上去一探究竟,但是門口的保安卻一把拉住了我。”
寧澈自顧自地說著,我靜靜地聽完,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畢竟剛才我也是這樣的情況。
照他這么一說,事情變得越發可疑,霍延深究竟在隱瞞著我什么呢?
我不得而知,但是可以想象的是,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果你沒有確定的證據,麻煩不要瞎猜了好嗎?我相信霍延深,他是不會去見溫辭那種人的!”
此時的我簡直是火冒三丈,比起之前霍延深對我的好,我更愿意相信他是清白的,所以連忙爭辯著。
話雖這樣說,但是我的心里卻很不是滋味。
寧澈看著我,一副格外堅定的模樣,只能兀自摸了摸鼻尖,然后無奈地嘆息著:“那好吧,既然你這么信任他,就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說完這句話,寧澈便生氣地推開那扇玻璃門兀自走了出去。
我感受到一陣冷風一下子朝我灌了過來,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身子,縮了縮脖子,然后就愣在那里。
寧澈就這樣離開,而我拿起手機,開始發呆。
三秒鐘后,我有了一個重大的決定,這件事還是先放下,回家,我先回家。
如果霍延深想告訴我的話,自然會告訴我的,如果他想刻意地瞞著我,那我也沒有辦法。
想到此處,我便直接走了出去。
很快回到家后,我獨自走進臥室,臥室里依舊空蕩蕩的,沒有一點人氣。
只是因為暖氣開著,所以不覺得很冷。
打開燈,霎時間璀璨奪目的亮光一下子震懾了我的眼睛,面前暖暖的光,給我一種家的味道。
只是看到這一幕,我居然莫名地流出了眼淚。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無緣無故地哭泣,大概是因為霍延深的不信任,所以才莫名其妙地流出了淚水吧。
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走到床邊,慢慢地躺下,之后整晚都對著一聲不響的手機發呆。
可是自始至終,手機卻一次都沒有響起過,我本以為霍延深會跟我打一個電話解釋一下,但是沒有,他什么都沒有說。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睡著的,只是早上簌簌的陽光投射到我的臉頰上,有些許溫暖,但又有點刺眼,我揉了揉朦朦朧朧的雙眼,不自覺地睜開。
卻發現霍延深安靜地躺在我的身邊。
嚇!他什么時候回家的?我怎么完全沒有印象呢?
可是看到他那安靜的睡顏,我竟然不忍心打擾他。
纖長的睫毛比女人還要魅力十足,輪廓分明的臉頰像是刀刻一般,活生生的雕塑,讓我看了不免心生迷戀。
只是想到昨晚,他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消失,我還是有些生氣的。
但是看著看著,右手卻不自覺地無摸上他的額頭。
由內而外,從他的胸膛間散發出一種濃郁的男性荷爾蒙的氣息,淡淡的,很好聞。
我深呼吸一口氣,鼓足勇氣,在他的臉頰上劃拉了一下,誰知道這個輕輕地動作,卻讓他的眉頭蹙了蹙,我的心驟然一驚。
這個時候,霍延深卻抬起俊逸的眼眸,沖著我笑著說道:“怎么?你醒了?”
“嗯,昨晚,昨晚你去哪里了?我等了你很久,可是卻沒有看到你,所以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竟然睡著了。”
我慌忙說完,躺在床上的霍延深卻勾起薄薄的唇角,露出一抹肆虐的微笑,這個笑容真是極具殺傷力。
我直覺得自己的心都瞬間被融化了去,猛地一愣,連心跳都在霎那間停止了。
笑容太迷人,不得不說,連我都震撼了。
“這么擔心我嗎?嗯?”
他兀自掀起薄唇,我卻有些不好意思地低著頭,臉上現出一抹緋紅的顏色,“我,我只是隨便問問。”
我慌忙掩飾著自己的心虛,以至于本來的好奇和生氣,一下子消散全無。
霍延深笑著,驀地一把勾起我的下巴,我不知道他這是什么意思,只是呆呆的望著他。
“是嗎?看你這么好奇,似乎對我很關心,不過有的事情,現在還不方便告訴你,你就不要擔心這些了。”
這算是他的解釋嗎?我很想問個清楚,為什么他會突然和溫辭見面,但是現在這個曖昧的氣氛,我卻著實不想去破壞。
連忙點點頭:“嗯,如果你覺得有什么不妥的話,我不問便是。”
霍延深看著我乖乖巧巧的模樣,之后便慢慢地放開了我。
我再次低頭,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睛里閃爍著一抹得意之意,讓我有些錯愕不安。
我努力地別過頭,裝做一臉不在意的模樣。
“我,我先去洗漱了,你好好休息吧。”
看得出來,霍延深還沒有休息好,他眼底有過一抹倦意,我看得分明。
誰知道這個時候,他卻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慢著,你繼續陪我睡一會兒吧。”
他低沉的嗓音沖我襲來,我渾身發虛,只覺得一陣眩暈,鬼使神差地點點頭。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