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吻我可不可以(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越是壓抑,心跳便越是不可抑止地跳動著,連我自己都不由自主地好奇了。
而且不光如此,霍延深像是注意到我已經僵化了的表情,眸光赫然再次深邃了些,有種不可捉摸的意味。
我被他這樣盯著,心里自然頗為緊張,看著他越發湊近在的面龐,赫然放大的五官,身子再次沒有出息地一抖。
“你,你不可以這樣?我們,我們還是談工作好了。”
我吞了吞口水,該死的,為什么要有這么令人羞恥的舉動,這不是完全暴露了我是花癡一枚嗎?
為什么在這個男人的面前,我一點基本的形象都毀于一旦了?
剛說完那句話,霍延深卻淺淺一笑,隨即那雙俊眸猛地驟然顯現出戲謔之意,眸光里閃爍著得逞之色。
“在家,談什么工作?我們不可以怎么樣?這樣?”
“唔……”這一次,叫我再次驚悸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霍延深居然一下子封住了我的唇,誰說外界他一向冷冰冰的臉,現在這又是什么鬼?
我被那強勁霸道的吻,弄的當即無處遁形,而且就連呼吸都一下子變得不通暢了。
真是令人萬分羞恥一件事,我心底里驟然收緊,連忙試著推開他。
可是奈何這力道太過兇猛霸道,我竟然無能為力。
該死,我禁不住低低的咒罵一聲,然后有點無能為力的看著面前的男人,眸子里盡是狡黠的興味。
他在得意,是因為現在我已經無法反抗,只能任由他這樣吻著我,我卻不能做出一絲一毫的抵抗,所以得意了嗎?
這樣的男人,真是人渣!不要臉!
不過為什么,我能感覺到他薄唇靠近我時,我居然淪陷在他口中的甘甜之中,愣是有點無法自拔的味道。
他的舌尖抵住我的牙齒,硬是攻城虐地般剝奪著我的神經,而且如同靈蛇般一下子長驅直入,真是欲罷不能。
我想想這還是太羞恥了,萬一事后被他嘲笑,該怎么辦?
于是我連忙故作無所謂地拼命掙脫他的束縛,在他稍微放松一點的時候,猛地將他推開了。
“你,霍延深,你這是做什么?”
我氣憤地質問道,可其實我總覺得有點口是心非的意味,因為剛才我的那即吻居然叫我有點懷念了。
“難道你不喜歡這樣?”
我完全沒有意料到這樣的話會從這個男人的口中說出,真是超級的不要臉啊,有沒有。
我不由得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想不到霍延深完全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么內斂的一個人,有時候他可是比誰都要無賴!
也許別的女人會喜歡,甚至會毫不猶豫地說出去,可是此刻我身上該有的戾氣和囂張,自從宋家破產后,便慢慢地消失殆盡了,尤其是這個男人的面前,完全是有點喪失的意味。
我怎么可能會那么厚臉皮地直接說出“喜歡”二字呢?這樣根本不是我宋亭顏的風格!也不是我的戀愛觀!
“當然,你這樣,只會叫我很難堪,霍延深,我希望你日后可以多把精力注意在工作上,然后就是怎么想辦法替我報仇!”
我連忙說出自己的心意,這個時候,霍延深倒是一副并不聽從的姿態。
不過,也是像他這樣可以在本市一手遮天的神秘人士,怎么會體會我現在的心情呢?
我索性并不理會他,說完這句話便閉上了嘴巴。
“可我喜歡這樣,怎么辦?”
霍延深輕輕地挑了挑眉毛,我真是感到羞恥萬分啊,他居然直言不諱地告訴我這句話。
“霍延深,你……”
我很想罵罵他,就罵他是一個完全不知道羞恥的男人,可是話到了嘴邊,卻有點說不出口,其實我跟他本就沒有那么多的深仇大恨,之前的誤會反正已經解除了,所以我應該知道他其實我關心著我的。
可是這樣過于曖昧的場面,的確叫我有點吃不消了。他的話里有毒,而且沉溺其中,泥足深陷,難以抽離。
“我怎么了?說啊?”
他像是特別好奇我即將是怎么評價他的,居然督促著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這根本是一個我完全看不懂的男人,所以我干脆選擇無視好了。
什么鬼?我要說些什么?我一時間完全錯愕了。
“……”
見我始終保持沉默,不再言語半句,霍延深忽然又是一陣冷冽的輕笑,叫我有點摸不著頭腦。
隨口在我一臉尷尬的時候,我沒有想到霍延深居然夾起飯菜,朝我嘴邊喂去。
“你這是什么意思?”
剛才我不是已經吃過了嗎?為什么他現在還要喂我?我當即臉頰刷地一下紅到了脖子跟,如同滴血一般。
“那我親自喂你一口,嗯?”
“喂,霍延深,我……”
結果在我還想霍延深要說什么的時候,沒想到他居然已經毫不猶豫地將飯菜直接塞入了我的嘴里,我本來要說的話,一下子被噎住了。
迫于無奈,只好吞下這口飯菜,然后目瞪口呆地盯著他。
霍延深看著我慢慢地吃完,倒是從容不迫的模樣,似乎并不覺得這樣有什么不妥的。
我眼里漸漸地暈染起一抹略帶怒意的弧度,實在想不通霍延深我們要這么做,連忙問了一句:“霍延深,你剛才是要做什么?”
可是他卻一臉無恙地看著我,眸子里閃爍著頗為狡黠的光芒,令我當即有點無所適從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