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不服氣,吻到服氣為止(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眉頭蹙起,霍延深這么望著我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難道我臉上有什么奇怪的嗎?還是我說的不對?”
“沒什么,那我嘗嘗看。”
霍延深當即止住了笑意,然后夾起另外一道可樂雞翅,這道菜還是我特地創新做出來的,真心有些期待了。
這一次,好像并沒有什么異常,因為霍延深剛吃完,便朝我豎起了大拇指,“不錯,你今天真的很棒!”
我樂得合不攏嘴,不好意思地趕忙低著頭,然后朝霍延深說道:“那你就多吃一點,還有這個,這個……”
我指著面前一大桌的菜,可是霍延深的臉上卻現出一抹驚慌失色的樣子,難道又出了什么問題嗎?為什么他是一副即將要吃毒藥的表情?
直覺告訴我,一定有什么問題吧?
于是在我這種擔心之下,我連忙再次拿起筷子夾起了一塊雞翅,“噗——”沒想到剛放到嘴里,我瞬間便吐了出去。
這場面有點不太雅觀,可是我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
一旁的霍延深睜得大大的眼睛,不可置信地望著我,好像我是吃了火藥一樣,甚至試圖攔住我。
我不相信自己做的這些東西都這么難吃吧!那個可樂雞翅究竟是怎么回事?難道是因為我不小心把醋放太多了,所以才你那么酸嗎?
搞什么,我非常不服氣,這可是浪費了我一天的時間,辛辛苦苦做出來的東西,怎么能說廢了就廢了呢?
于是我果斷地再次拿起碗筷,夾了另外一道菜,心想該不會也崩了吧?
沒想到我眼前的這道清淡的涼拌黃瓜居然咸得可怕,還有這個,我再次嘗試了一碗鯽魚湯,剛入口味道不錯,不過這辣椒貌似有點過火,普通人根本駕馭不了。
我被辣的鼻涕眼淚都一下子流出來了,狼狽的不行,霍延深連忙給我遞來紙巾和白開水,我見他好像似笑非笑的樣子,氣呼呼地接過那白開水,然后拿起紙巾胡亂地擦拭了一下,怒道:“你一定覺得我今天很很笑吧!這么辛苦做出來的東西,卻什么也吃不成……”
“沒關系,因為是你親手做的,我都喜歡吃。”
鬼才相信他的話,不過說實在的,我居然破涕為笑,忍不住打趣地跟他說:“那你要是吃出病來,我可不會負責啊!”
“沒事,我身體結實,何況還是我老婆給我做的,我能不喜歡嗎?”
干嘛把我和他的關系叫得這么親切?我表示這個詞語,未免有點叫我臉紅心跳,甚至情不自禁地羞澀得想要找個地縫鉆進去,然后把自己埋掉,再也不要回來了。
我剛才還被辣出眼淚,此刻卻笑得不可抑止,過去的我可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的,可是現在好像形象完全毀于一旦了,不過我反倒一點都不介意這些。
“別動!”沒想到突然就被霍延深叫住了,思緒也驟然停止,這個男人又有什么事情?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嗎?”我好奇地問他。
“你的手,怎么成這樣了?”
聽了他的話,我也不由得把目光重新收回到自己的手上,這才發現原來是因為受傷的手指,其實也沒有什么大礙,連忙試著縮回去。
可是卻被霍延深硬生生地握在手里,不管怎么收回,都不能夠。
“沒什么大事,你就別放在心上了。”
“都成這樣了,叫我怎么放心的下?走,我帶你去看醫生!”
搞笑吧,不就是手指不小心被刀子切破了皮,流了點血而已嘛,至于這么小題大做嗎?
我連忙用另外一只手狠狠地拽住他:“不用了,我這只是小傷而已,不會有什么事情的,吃飯吧。”
忽然想到說出“吃飯”二字,分明就是分分鐘打自己的臉,這菜都已經被我做成這樣了,該怎么吃得下呢?
不過說實在的,雖然我之前還很慶幸自己沒有做成黑暗料理,可是沒有想到自己做的這些東西依舊不能吃,光是色澤好看,也沒有什么用!
“跟我走就是了,我帶你去找張醫生。”
原來是找家庭醫生,可是我覺得仍然沒有這個必要吧,我的手指現在已經簡單地用創口貼包上了,按理說并不會出現什么癥狀的。
“可是我……”
我還想多說些什么,可是霍延深已經三步并作兩步地將我拉著,直接朝臥室走去。
“你就在這里呆著,我給張醫生打過電話了,應該馬上就來了。”
霍延深一臉深情地對我說,眼底里倒是閃現出一抹分外關切的意味,我看的分明。
“真的不需要這樣,真的是很小很小的傷口……”
我解釋著,拜托霍延深不要對我這樣,我也不是過于矯情的女人,也不需要為了一點小傷而大動干戈吧。
可霍延深眼底里的那抹認真卻打動了我,我猶豫著,只好坐在了臥室的那張舒適的床上。
門外面傳來適時地敲門聲,“叩叩”兩下后,霍延深便眉眼微抬,扭頭看過去道:“進來吧。”
“少爺,怎么回事?”
“幫夫人處理一下手上的傷口,不要留疤!”
霍延深看著我,然后對張醫生說道。
張醫生一手提著醫藥箱,看著我,便道:“是,少爺。”
我只得將手指攤開,看著張醫生認認真真地給我消毒,然后涂抹上藥膏,最后用紗布繃帶什么的纏緊,直接將手裹得跟蔥頭似的。
我有點想笑,卻又不敢笑,可是沒有想到,霍延深卻先我一步笑出了聲,“這樣,是不是有點太過夸張了?”
沒想到你也知道這個包扎有點夸張啊,呵呵,我在心里把霍延深從頭鄙視到腳。
“少爺,這是為了更好地痊愈,還有夫人記得這幾天不要讓傷口碰到水,這樣的話,會好得更快些。”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