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這也是一種情調(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越發緊張的盯著他,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只好兀自垂下眼眸,可是他卻揚起手指,勾起我的下巴,正正地望著我。
命令般的迫使我和他四目相對,我忽然便震驚不已,當即眼睛睜的老大,就那樣愣在那里,不能動彈。
“你,你能不能不要這么看著我?”
我被盯得渾身不自在,連忙以一種妥協的姿勢,向他乞求著。
這樣下去,我感覺自己的精神會為止崩潰的,迫切地想要擺脫這種束縛的我,已經沒有時間再去跟他消磨下去了。
“哦,沒關系,你可以吃你的,我只要靜靜地看著就好。”
為什么這個男人可以這么云淡風輕地說出這樣的話來,可是我卻不自覺地羞紅了臉頰,待他慢慢地將手放下后,我匆忙拿起碗筷,低著頭,小心翼翼地夾起吃著。
“這個,也要來一點。”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霍延深居然還幫我夾起一個點心遞到我的嘴邊,我要不要張口呢?
正在猶豫著的我,驀地有些不知所措了,可他卻望著我,催促般地說:“怎么了?你怎么不吃,是不是不合胃口?”
我慌忙應答道:“當然不是,我……”
我想說什么,可是卻又說不出口,霍延深忽然流露的一點溫柔和體貼,倒是跟之前判若兩人,我究竟該相信他現在是真心的還是要記住他的過去呢?
“那張口吧。”
“嗯……唔……好甜……”
我沒有想到霍延深居然會在我還有猶豫的時候,一把將那塊點心塞入我的口中,意料之外的我,猛地嘗到了那塊點心,真是甜的叫人發膩。
口中流溢出絲絲甜蜜的味道,就連整個心都驀地覺得沉浸在甜蜜之中。
“那就對了,這可是我特地請意大利廚師親自做的甜品,怎么樣?味道不錯吧?”
“額,是很甜,很美味。”
以前的我本來是很討厭甜品之類的食物,可是自從剛才霍延深親自喂了我吃過一塊后,我好像改變了之前那個討厭的想法,反倒有些迷戀起來。
“那如果你喜歡的話,不妨多吃一點。”
以前的我,純屬為了保持好身材而從來不碰這些高熱量的甜品食物,可是現在卻一點都不想顧及這些了,霍延深這么一說,我便沒有猶豫地親自夾起一塊,感覺味道的確不錯。
就連造型都很別致,吃起來的味道也是與眾不同的。
我剛要夾起第二塊,沒有想到霍延深卻冷不防地告訴我:“那我現在也很想吃,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想吃的話可以自己夾起一塊嘗嘗啊,這么無聊的問題干嘛要問我?
我白了一眼霍延深,可是他卻好整以暇地望著我,雙眼里慢慢地現出一抹迷離的意味,令我有些看不清,究竟是怎么了?很明顯他并不字面上的意思。
“那你想要我怎么樣?難道要我喂你不成?”
我只是隨口一說,甚至是抱著一種相當氣憤的想法說出口的,可是沒有想到霍延深卻一直緊跟著我的話,當即便道:“嗯,這可是你自己親口說的。”
什么情況,該不會是真想讓我喂他吧,不可以,我可受不了這樣曖昧的動作,雖然我們兩個人現在和好了,可也沒有必要這樣吧。
我覺得有些別扭,身子猛地激起雞皮疙瘩來,肩膀不自覺地抖了抖,尷尬地笑起來:“呵呵,我不過是心直口快,你就不要當真了。”
說完,我連忙扒起碗中的飯菜,企圖不要再繼續搭理他,不過好像并不能得償所愿。
“可是我已經當真了,怎么辦?你不是說要好好補償我一下嗎?這點小事都做不到嗎?”
說到底的確是件小事情,可是我們兩人明明只是契約婚姻,何必那么認真呢?不過霍延深近在咫尺的俊龐就那樣出現在我的面前,倒是叫我有些吃不消了。
“……”
這般強大的威懾力之下,我居然鬼使神差地夾起一塊甜點,便迅速湊到他的嘴邊,目光里透著一點不知所措的緊張意味。
“嗯,那你吃吧。”
我急忙開口,見他興味盎然地望著我,慌忙別過頭,用一種連自己都差點聽不清的聲音說道,也不敢抬眼去看他,不用看都知道,他一定在用那種曖昧不已的目光打量著我。
“好。”霍延深淡淡開口,我的臉上卻露出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連忙開始扒飯試圖掩飾過去剛才的尷尬之情。
他吃的很慢,好像在細細地品位似的,可我根本無暇顧及這么多,連忙自顧自地吃著碗里的飯菜。
我想現在他大概消停了一些吧,心里慢慢地安定了不少。
正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即手機鈴聲便騰地響起。
霍延深蹙了蹙眉,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便隨即接聽,我不知道究竟誰給他打得電話,只知道他接完之后,便朝電話里的人說道:“好的,我馬上過來。”
說完他起身撣了撣衣角,正了正衣領,頗為得意地道:“公司現在有些事情需要我去處理,你今天就呆在家里,別忘記你之前的約定!”
什么約定?這話又是什么意思?我還想問問他的時候,沒有想到他聽見大踏步地走出了餐廳。
我張開口想要問一下他,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當即只好愣在那里,不過說到底還是有些感謝這個電話的,不然的話,真的搞不清楚他這個男人究竟還會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
想起約定,我驀地想起之前親自承諾過他的事情,我要做一頓飯給他吃的,可是對于我來說,很少動過廚房的我,哪里懂得如何烹飪,搞不好會出什么黑暗料理吧。
只是既然已經答應了他,到時候效果怎么樣,我也就不清楚了,索性黑暗料理就黑暗料理,他不吃的話,你也是他的事情。
我嘴角輕輕地勾起一抹淺笑,隨即便下定決心,要給霍延深親自做一頓晚飯。
而門口隨即傳來一陣汽笛聲,霍延深很快揚長而去。
我這才敢跑出來偷偷地看他幾眼,然后正四下打量著,冷不防見到了林姨。
林姨見我好像有些鬼鬼祟祟的姿態,好奇地問我“夫人,這是怎么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