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你怕我?(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怎么?你在想些什么?”
見我不說話,目光也相繼怔了怔,霍延深連忙湊到我的面前,忍不住搖晃了幾下那纖長的手指。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震驚地退后了幾步。
“沒,沒什么,你,你要干嘛?”
大概由于他本人靠的太近,我已經無法呼吸了,所以不由得漏跳了半拍,連呼吸都緊張急促起來了。
可是霍延深他卻好像很滿意我這個反應似的,一點一點地再次湊到我的臉頰上,就好像是故意地一樣,“怎么?你在害怕我?”
“沒,沒有,我為什么要害怕你?笑話。哈哈哈!”
可是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因為從頭到尾只有我一個人在那里傻笑著,霍延深只是揮揮手,之意李煜先退下了。
我心里驀然一陣著急,隨之眸子收緊,該不會在這青天白日下,這個男人要對我做些什么吧,不可以!千萬不可以!
可是一想到這可是在他自家宅子的后花園里,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可是這樣難道不是有傷風化的表現嗎?畢竟我們兩個人可是契約婚姻,有必要曖昧到這個地步嗎?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我心里想些什么,便隨之一股腦兒地全都冒出來了,剛說完,卻忽然意識到自己究竟在說些什么,不由得臉頰泛起一陣緋紅,就快要灼熱地燙到耳根了。
“你這個腦袋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不可以什么?”
沒想到霍延深忽然這么說,我自然沒有意識到情況突然有變,自然尷尬地笑了一下:“剛才我口誤口誤,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那我去吃早餐了。”
“我看你的樣子,似乎對我有些特別的意思,不妨說出來看看,怎么樣?”
變態!說好的冰塊臉呢?怎么突然之間畫風突變了?搞什么?喂,霍延深,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樣?
不過這些我自然不敢真的說出來,只好小聲地在心里嘀咕著。
“我對你能有什么特別的意思呢?麻煩你不要想太多了,走吧,我先走了。”說著,我已經無法繼續忍受這樣尷尬的場合了,連忙邁開腳步。
“慢著!”沒想到霍延深卻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他的身子近在咫尺,我不盡然有些恍惚,那樣完美的五官,俊逸的黑眸,美得叫人莫可逼視!
“你,你又要……干嘛?”這一句話我倒是說的有些吞吞吐吐了,霍延深似乎聽見看出了我的擔憂,不盡然笑意依然,蕩漾在唇邊,不客氣地說:“你說你?別動!我們一起走吧!”
該死,為什么剛才我忽然被他那副突然停止住的面龐偷偷地犯花癡了,這真是該死!而且好像還被霍延深察覺了,想想也真特么地丟臉!
當即臉上的紅暈泛起,愈發濃郁了些,霍延深就好像在靜靜地欣賞著我臉頰周圍的變化一樣,看得不懷好意!而我被他緊緊地盯著,更是心里無法平靜了。
“我們?一起?”
我咬咬牙,說出了自己的疑問,霍延深卻好像一點也不在意的一樣,“怎么?難道有什么問題嗎?不可以嗎?別忘記你現在的身份,你可是我霍延深的女人!”
干嘛要把這話說的這么直白呢?含蓄一點不好嗎?我白了一眼霍延深,可是卻不得不被他挽起胳膊,然后我們兩個人一起邁著步子朝客廳的走去。
從頭到尾,霍延深好像并沒有問我的意見,他問我的時候,也并沒有給我一絲反駁的機會,說到底就是故意把他的威力凌駕于我之上的,可是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的。
所以只能一次次忍氣吞聲,一次次拿他沒撤了。
這真是叫我不得不捶胸頓足的一件事,可是事已至此,我就算是哭天搶地,只怕也是無濟于事吧。
來到客廳,一旁的幾個女傭們見我和霍延深這樣漫步走來,或許是有點意外,因為之前我們兩個人可是鬧得幾乎水火不相容的地步,怎么會一下子冰釋前嫌,這么快就和好了呢?
這就好比有人告訴我從不相干的兩個人,突然一下子做了朋友一樣,我和霍延深的關系也就是這樣的神奇。
不過我好像并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去在乎別人會怎么看我的吧,反正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在我當初決定嫁給這個男人的時候,我沒有想那么多,不然外界的輿論,一定會瞬間淹沒了我。
“給夫人準備的早餐呢?”
霍延深卻傾自開口,我和他同時看向餐桌時,只見一片空白,所以霍延深忍不住說道。
“少爺您稍等,那我馬上吩咐廚房去加熱一下。”
大概是因為我很久沒有來吃,所以涼了吧,不過現在心情好了許多,就連吃東西也有力氣了,之前雖然也很餓,可是完全是因為想要填飽肚子,因為餓的滋味真的很難受。
現在的話,我心情好了許多,一些不開心,也都隨之散去,自然也就可能多吃些。
霍延深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拉著我便朝客廳的沙發上坐去,順便讓我隨他一起坐下。
“那現在你知道真相了,心情是不是會好一些?”
霍延深明知故問地說,估計是為了打破片刻的尷尬才這么說的吧,我也沒有猶豫,連忙回答道:“嗯,至少讓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這一點我已經很開心了。”
也不知道是我自己表達的有問題,還是他理解的錯誤,沒想到霍延深故意找茬地說:“難不成過去你一直都把當成壞人來看待?”
“我可是沒有這么說,是你自己要這么認為的?”
我連忙辯解著,霍延深當即回答我:“你剛才明明就是這個意思,怎么?還不承認?”
“哪有,是你自己想太多了,好嗎?”我連忙說道,這一次,霍延深不再說話,可是卻用一種奇怪的目光逡視著我,我覺得身子不住地發抖起來,搞什么,叫人一驚一乍的。
“你看什么?難道我的臉上有花嗎?為什么一直盯著?”
“等下,我覺得比花還要美!”
嗯?再說什么?為什么我覺得好像情話一樣,曖昧的叫人難以忍受了?就連身子也一下子飄飄悠悠起來,多了一些得意之情呢?
喂,霍延深,你有話就快點說清楚,干嘛一直這么盯著我看!再看的話,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雖然我一個勁兒地低咒著,可是這并不影響霍延深的表達!
“你……”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