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我就要這樣看著你(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李煜見我已經明白了整件事的緣由,不由得也舒展了眉頭,唇邊勾起瀲滟的弧度。
此刻在我的面前的兩個人都笑得一臉得意,霍延深還忍不住輕聲地對我說道:“嗯哼,你比我想象中的傻還有一段距離!”
“拜托,我本來就是傻子,好不好?”
我氣憤地還回去,可是才一說出口,面前的霍延深卻哈哈大笑起來,好像是什么特別好笑的笑話一樣,而李煜站立一旁,墨色的濃眉也漸漸地暈染起一絲得逞的意味。
“哈哈,那你怎么現在才知道是我?還是說你之前一直恨透了我,所以根本不愿意承認那是我?”
霍延深這么一說,我驀地懵了,該怎么說呢?
在我不知道真相的時候,我真的可以說是恨透了這個男人,為什么他不相信我,而且眸子里的戾氣簡直就像是要把我戳穿了一樣。
結果到現在才發現其實只是一個烏龍,原來事情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樣簡單。
李煜也只是全力配合著霍延深,來完成他們的計劃而已,從頭到尾,被很狠地蒙在鼓里的人,只有我一個。
我當然很生氣,而且我覺得生氣也是應該的,不過當我關心李煜的時候,霍延深好像那雙眼睛好像還染上了一抹醋意,那又是什么意思?
我表示自己也實在是看不懂他了,可是現在已經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去思考這些,我連忙朝霍延深繼續問道:“如果你是為了保護我的話,為什么之前對我那么狠毒?現在我是被耍的那個嗎?”
說著,我還故意哭了起來,霍延深卻已經看出了我在做作,不接思索地便道:“我知道這次委屈了你,所以我每天晚上都會過去看看你,算是對你的補償,只可惜你自己猜不到而已,只能說你自己夠笨,還能怎么說呢?”
“霍延深,你太過分了,這明明就是你們事先沒有告訴我,害得我白白地受冤枉!”
我怒氣漸起,連忙說道。
霍延深卻隨即嘴角暈染起一抹弧度,一點也不忌諱的樣子,直接對我說:“如果一開始告訴了你我們的計劃,那么這場戲就演不好了,也就不能達到我們真正的目的,而且這也是為了給你報仇,難道不是嗎?”
好吧,我承認這件事的確是出于保護我的目的,可是害得我一直蒙受不白之冤,而且一直對霍延深很傷心甚至失望透頂,都已經陷入絕望了,他知道我這三天是怎么熬過來的嗎?
我被關進臥室里,除了睡覺還是睡覺,睡醒了,就是一個勁兒地望洋興嘆,可是我卻沒有人告訴我這是為什么?那一刻我的心情不是一句兩句話可以解釋清楚的。
“那你也不能對我那么過分啊,你知道我當時已經恨死你了,知道嗎?”
“我能說要的就是這效果嗎?不然的話,怎么能順利引出霍家內部的奸細呢?”
敢情是那我當擋箭牌了嗎?我真是有夠佩服在我面前站著的兩個人的!
為了這件事犧牲了我,想想還是有些生氣,可是一想到初衷,而且是為了故意鏟除凌千羽安排在霍家的眼線,我又覺得還是值得的,只要可以順利報仇,什么都不重要!
而且霍延深不是每天早上都有給我送飯嗎?我現在至少還是活得好好的,那就夠了不是嗎?
“這次就算我宋亭顏,大人有大量,原諒你,可是下次如果有什么計劃,能不能先跟我說清楚,我也好配合一下,不至于白白地受苦,行嗎?”
我近乎商量般的語氣,現在已經夠妥協,夠委曲求全了,可是霍延深卻故自板著一張撲克臉,手指在我的面前搖晃了幾下。
“當然不行,一定要本色出演才可以,如果事先有什么計劃都提前告訴你的話,怎么會讓敵人掉以輕心,從而一網打盡呢?”
說的也是,可是這樣犧牲掉我,是不是有點殘忍?
可是我居然被霍延深這么一番說詞弄的一時間有點反駁不過來了,也許他說的真的很有道理吧,我倒是有點無意反駁了。
“那你下次可不可以手下留情,畢竟這樣做,你真的忍心嗎?”
這個時候,我還不忘記灌輸一下同情卡,希望霍延深是真的可以為我著想的。
“沒問題,你放心好了,沒有下次了,目前霍家內部奸細已經被我順利鏟除了,所以你可以放心了。”
話雖然這么說,可是霍延深真的會這么做嗎?不過我也沒有什么好憂慮的,畢竟都已經過去了。
“這么說的話,我算是誤會你了?”
我揚起額頭,抬眸望了一眼霍延深高大頎長的身影,此刻已經站起,像是在自由自在地接受日光浴一樣,那么愜意的姿態,我還是第一次見呢?
“哦,那你覺得呢?”
“好吧,對這一點我很抱歉。”
我只好朝他振重地說出了這句話,霍延深卻一個勁地揶揄著:“既然你知道誤會了我,要不要來點補償什么的?比如幫我做一頓飯之類的?”
呵呵,這個男人還真是自大呢?他以為自己是誰啊,居然讓我給他做飯?我過去可是一個宋家千金大小姐,即便現在落魄了,也從來沒有為誰做過什么。
何況還要我親自下廚,霍延深,你覺得你有這個殊榮嗎?我不由得在心里腹誹起來,輕蔑地望了他一眼,順便狠狠在心里從頭到腳把他鄙視了一番。
“那你覺得我是沒有這個資格嗎?”
見我沉默半響沒有說話,霍延深像是意識到了什么,連忙問起我來。
我冷冷地笑著,索性,也毫不避諱地道:“那你覺得你是很有資格咯?”
如果按照平日里,我想霍延深一定會特別的生氣吧,可是現在沒有想到他居然并沒有表示什么,而是不怒反笑地道:“當然咯,就看我的夫人有沒有這個廚藝了!”
呵呵,是在笑話我嗎?可惡,實在我太可惡了!我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在受到強烈的摧毀,已經分崩離析的地步了。
這個男人,他以為自己是誰啊?哼哼,簡直是沒有把我真正地重視起來,如果真重視我,會要求我為他做飯嗎?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我真的做一頓飯,是不是會嚇他一大跳呢?
這個想法一旦產生,便開始不斷地發展著,連我自己都有些期待呢?
站在一旁的李煜靜靜地看著我和霍延深兩人斗得不可開交,他卻一副看好戲的姿態,也不多說什么,只是嘴角不時地牽扯出幾絲瀲滟的笑意來。
我對這樣的場面是相當地地咬牙切齒了,可是又不能把霍延深怎么樣,這真是一種叫人牙癢癢的事情。
“如果我給你做飯了,你有什么特別的補償嗎?”
既然叫我給他做飯,自然不能只是為了感謝他這么簡單吧,何況他還叫我狠狠地餓了好幾頓呢?一直對我冷言冷語,沒想到到頭來,我卻像是被人耍猴一樣地玩弄了,自然心情難以平復。
“哦,你還想要有什么補償呢?”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