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這就是真相(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剛沖到霍延深的面前,我便被他那副泰然自若的神情愣住了。
而我氣得渾身發抖,他卻好像已經預料到我會來找他一樣,只不過正襟危坐在陽光下喝茶,根本看不出一絲生氣的模樣。
冬日的暖陽盡情地投射在他投射在他的眼睫上,多了幾絲炫目和誘人的魅力。
我當即有過一瞬間的恍惚,可是更加不可思議的是,站在他身后的卻是李煜。
不知道什么時候,霍延深叫來了李煜,我看著這個情景萬分疑惑。
“李煜,你沒有事情嗎?”
我看著李煜情不自禁地問道,李煜卻兀自爽朗地笑開了,這個笑容反倒讓我更加好奇了,究竟是怎么了?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你們兩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瞞著我?說,是不是?”
我剛要問起,霍延深卻自顧自地睨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對我說:“你這么著急做什么?事情已經水落石出了,所以我才會放你出來。”
什么意思?聽著這話,好像意思在說,我是被人耍了似的,我腦袋有些懵,百思不得其解的瞅著面前的兩個人。
霍延深招呼我先坐下來,喝口茶,可是我哪里還有那個閑工夫呢?
急迫地想要得知真相,所以已經禁不住他這么說,便怒氣沖沖地睨著眼角,想要從他的口中得到一個準確的答案。
誰知道霍延深卻不疾不徐地招呼李煜:“去,給太太倒杯茶。”
這個時候他還不趕快告訴我真相,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我當即忍不住多嘴地問了一句:“霍延深,如果你想告訴我什么,就趕快說,我現在肚子還餓著呢,我可沒有那么多的時間陪你喝茶。”
誰知道李煜聽了我的話,居然“噗哧”一聲,沒有忍住笑場了,他究竟在笑什么,霍延深在他的面前,難道他都不害怕嗎?
最不可思議的是,為什么我被關進了臥室整整三天三夜,而李煜好像一點事情都沒有的樣子。
這其中必有什么貓膩,屬于女人特有的直覺告訴我,霍延深似乎在隱藏著什么天大的秘密,而且還和李煜有關,更確切地說,一定是有什么在瞞著我。
“先喝茶,再聊天,這么急躁做什么?”
他的聲音不緊不慢,我真是服了他,我現在可是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她倒好,卻有這么好的心情到這里曬太陽來了。
不得不說,我是真心佩服呢?
我冷笑一聲,再次強調道:“對不起,我可沒有心情陪你在這里喝茶!”
三天來,他對我所做的事情,我可都記得一清二楚呢?我哪里有什么好脾氣在這里慢慢悠悠地喝什么茶呢?
真是搞笑,這樣吊人胃口,很好玩嗎?
我簡直相當地反感霍延深,尤其是他之前那惡狠狠的眼神,讓我心里每想一次都真真切切地痛一次。
“既然我已經決定要告訴你真相,所以自然急不得一時,喝茶,聽到了嗎?”
他像是強調一般地跟我說話,我身子猛地一震,倒是有些怒意上涌,因為他是這個家的主人,所以就很了不起嗎?
什么事情都必須要聽他的嗎?之前對我那么的不信任,我難道就只能忍氣吞聲嗎?
吃這么一個啞巴虧,也是我自作自受嗎?
我很生氣,接著,便打算往回走去,可是還沒有踏出一步,霍延深卻一下子叫住了我。
“慢著,你就這么不想知道真相嗎?”他的聲音冷冽,而我卻覺得有些懵了,腳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可是你如果要說的話,就趕快說,我還餓著肚子,能不能請你不要再賣關子了?”
接著,一向板著冷沉黑眸的霍延深居然跟隨李煜一同哈哈大笑起來。
我已經無法想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再次怒視著二人。
這兩個男人附和起來的節奏,都快讓我懷疑他們兩個人說不定才是真愛一對呢?不都是說同性才是真愛嗎?瞧著李煜湊到霍延深的身旁耳語的樣子,我就忍不住暗想著。
為此,我只好氣呼呼地朝另外一張凳子上一坐,然后目視著霍延深和李煜。
霍延深見我稍稍坐定,特地觀察了一下周圍,我依舊搞不懂他這是要做什么?難道是擔心有人在暗中監視著我們?
可是霍家戒備森嚴,誰敢監視霍延深呢?
“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可以說了嗎?”
我不耐煩地問,對面的霍延深確定沒有其他的問題后,方才訕訕地開口:“李煜其實是我故意安插在你身邊的保鏢。”
這一句話剛出口,我便驀地震驚了,怎么會?
難道這一切都只是做戲?那是要演給誰看呢?
霍延深見我愣了一下,而我目光透過霍延深望向李煜,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是真的嗎?李煜,你告訴我?”
我很想知道答案,李煜連忙點點頭,看得出來他是真誠的樣子。
也就是說,這只是霍延深精心設計的一出戲罷了。
那么為什么他當初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他那極不信任的目光,卻是傷透了我的心。
接著,在我還有些質疑的情況下,霍延深繼續補充道:“因為我知道凌千羽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所以一直讓李煜偽裝成司機暗中保護著你。”
原來如此,那查出真相了嗎?究竟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犧牲的可是我個人的清白啊,于是我的眸光赫然對上了霍延深:“可是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還要那樣對我?霍延深,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