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難道是她在照顧我?(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轎車剛停不到一秒鐘,我就被霍延深硬生生地從座位上拽下,他仿佛變了一個人一樣,深黑色的眸子里盡是說不盡的暴躁,一只大手任憑我怎么掙扎都無法解脫。
“霍延深,你快放手!快放開我!呃……”
我的手腕被他那股惡狠狠的力道勒得生疼,可是他卻一點都不在乎似的,全然沒有半點停下來的意味。
此刻的他哪里知道“憐香惜玉”四個字是怎么寫的,我只能感受到他全身上下的陰鷙氣息,肆意地彌漫著,一雙墨染的狹長眸子恨不得將我戳穿一樣。
我現在如同待宰的羔羊,只能聽之任之,不論怎么反駁,都不能把他怎么樣。
“哐當”一聲,臥室的房門便被重重地合上了,而迎接我的又是什么?
這已經無法想像下去了,我知道他一定很生氣,而且還不愿意相信我,我又能多說些什么?
“你現在就給我好好的呆在這里反省反省!”
我沒有意料到霍延深居然這樣對我,我本就沒有做錯什么,為什么無端要受到冤枉?
“你弄錯了,我真的沒有做出那樣的事情!我真的沒有,請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忙不迭地拉起他的衣角,企圖用盡辦法讓他相信我,可是沒有用,他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而呈現在他面前的那個人,就是如此地狼狽不堪。
此刻,只能說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我別無他法。
“我說讓你好好反省,你就不要多問什么!”
接著,他惡狠狠地扔到我搭在他衣角上的手,然后嫌棄地朝我瞥了一眼,雙眼里像是要冒出火來似的,我被他這鷹隼般灼灼的雙眼震驚得當即愣在那里。
他的氣場太過強大,我只能甘拜下風,俯首稱臣。
可是我沒有做錯什么,為什么要受到他的指責和懲罰,更不要說還要反省些什么了。
只是面對他那樣不可一世的眼神,我卻怯怯然地不敢再開口辯駁一二了。
霍延深見我不再做聲,將我毫不猶豫地扔在了那張大床上,而我雙眼噙滿淚花,可憐巴巴地看著他,他卻不屑于睨望我一眼,而是大踏步地走出房間。
房門被“嘭”地狠狠合上了,接著我聽到有聲音傳來,料想,他絕對不是只走了這么簡單,果然當我狠命地拍打著門的時候,卻發現那扇門已經被牢牢地鎖上了。
在外面把我鎖死了,我就像是籠中鳥一樣,要接受他的懲罰。
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對我,我什么也沒有做,為什么不相信我?
“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來人啊!快來人……”
我忍不住大喊著,可是沒有一個人聽到,喊了很久后,我卻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難道是有人來給我開門了嗎?我心里一陣歡喜,可是原來是我自己想錯了,根本沒有人會給我開門,而是傳來林姨的聲音。
“對不起,太太,少爺他,他……”
我的目光猛地怔了怔,果然是霍延深,“他說什么了?”
林姨見我執意要問她,連忙說道:“少爺,他吩咐我們所有人,不許給您食物,也不許放您出來。”
霍延深居然這么吩咐了,真的好狠毒,可是我該怎么辦?現在的我已經被關在了這里,任憑我怎么大喊大叫,都不會有人敢放我出來的。
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出,霍延深究竟是以怎樣的口吻對霍家的傭人們吩咐的,而那些人又是怎樣戰戰兢兢的姿態。
面對他的暴戾情緒,沒有一個人敢反對什么,只能無條件地接受,而我不能反駁絲毫。
“其實我也不知道少爺為什么突然會對太太這個樣子,可是既然他已經下了命令,我們做下人的,自然也沒有開口反駁的權利……”
林姨連忙對我說,我知道她的話在理,這個家霍延深就是國王,誰也不能把他怎么樣。
“好了,我知道了,沒關系的。”
盡管我這樣說,可是眼底里依舊免不了露出黯然失色的表情,我也沒有想到霍延深居然不惜用這樣的方法困住我,他該是有多生氣,已經可見一斑了。
接著,聽到林姨的步伐漸行漸遠,而我剛才因為一直大喊大叫,嗓子已經喑啞不堪了。
索性,只好一下子趴在那張大床上,不知道為什么不爭氣的淚水居然一下子傾瀉下來。
因為什么?難道是因為自己被冤枉了,所以難過的流淚嗎?應該不是,我覺得霍延深應該相信我的,可是他卻沒有選擇去相信我,而是對我這樣懲罰。
那難道是因為我從林姨的口中得知他不惜告訴所有人,都不能放我出來,所以我覺得絕望才難過的嗎?
應該是的,這樣的霍延深實在是讓我氣得咬牙切齒,可是又能有什么辦法呢?
只是除了承受之外,我居然別無選擇,難道當真像霍延深說的那樣,我要去反省什么嗎?可是我沒有做錯什么事情,為什么要去反省呢?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誰要陷害我,才會弄出這樣的一場戲,然后故意通知霍延深,將我和李煜抓個現行呢?
我趴在床上思考著,不知不覺已經餓了一整天。
在我餓的暗自叫苦,肚子咕咕叫著的時候,卻只能絕望地看著窗戶外面的鳥兒一個個自由自在地飛翔著,只是我卻沒有機會沖出這個牢籠,只能兀自呆在這間臥室里,哪也不能去。
最可怕的是肚子已經餓的不行了,不知過了多久,我竟然躺在那張大床上,沉沉地睡了過去。
……
可是朦朦朧朧中,似乎感覺有人開門進來,并且無摸了我的臉頰。
雖然不知道是誰,可是我感覺到有人給我蓋被子,早上醒來的時候,卻看到房間桌子上擺放著一盤食物。
居然有我喜歡的翡翠雞翅,大閘蟹和扇貝,我兩眼忍不住大方光芒,有點不相信眼前所見到的這一切。
為了確認自己沒有做夢,特地咬了咬自己的手指,奇怪,會痛的,也就是說,這一定是真的了。
可是究竟是誰送的飯菜呢?想起昨晚林姨的話,我不禁猜想,或許是林姨偷偷半夜跑進來,給我送了吃的東西吧。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