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不許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寧澈見我這么執著,連忙篤定地說:“你的仇,我可以幫你,不需要你委曲求全,這么對待自己,何必呢?”
寧澈雖然說的也算是實話,可是我跟霍延深現在可是已經簽訂了合約,而且我為此已經付出了自己寶貴的第一次,既然事情已經做了,那么就一定要堅持到底。
何況現在霍氏企業可是本市最強大的家族,我需要借著這股力量,去好好地打壓掉凌千羽的公司。
一步一步將他們推倒在地,親手為父親報仇雪恨。
而我深知溫辭的心機和勢力,我也不希望跟此事無關的寧澈也就此卷入其中。
畢竟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的選擇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所以我果斷地拒絕了他,“不可以,學長,你的心意我都明白,可是這些事情都是我宋家自己的事情,為了報仇我必須學會隱忍,我想親自手刃自己的敵人!”
說完這些話,我看到寧澈的眸底,滿是幽暗的神色,他似乎有些不開心,而且他看著我的時候,目光深沉了許多。
“亭顏,你好像變了許多,變得連我都有些不認識了。”
我不知道這句話算是夸獎還是什么,不過人都是要變化的,何況我呢?經歷了這么大的事情,我已經不單單是為自己而活著了。
為了宋家,我必須扔掉過去在學校里那個飛揚跋扈,驕縱霸道的大小姐身份,我必須自強不息,才能替父報仇!
“是啊,人都是要變化的,不管怎么變,但是你還是我最親愛的學長啊。”
寧澈淺淺地笑了一下,他的笑容有些勉強,然后繼續問我。
“那霍延深,對你好嗎?他有沒有對你做出什么不軌的事情?”
我隨即“噗哧”一笑,對問這個問題的寧澈覺得有些無語,連忙解釋道:“學長多心了,他并沒有對我怎么樣,雖然一開始沉默了些,不過近些日子,由于我在工作上的出色表現,他對我的態度也好了許多。”
不知道為什么,說到霍延深我就仿佛有說不完的話似的,當然我自動忽略了今天這件事。
“其實有時候覺得他這個人也有溫柔的一面,不過同事面前,都是嚴肅得好像冰山一樣,你知道嗎?前幾天晚上,我們還差點被鎖到了電梯里面,當時我嚇得渾身發抖,最后也不知道怎么他就把我救出來了……”
我喋喋不休毒講起霍延深這個人,一旁的寧澈眼里居然閃現出一抹嫉妒的神色來,搞得我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了什么話一樣。
我慌忙轉移話題,然后問起寧澈來。
“學長,你這次回國,有什么打算?”
“我呢?本來是為了看你的,現在你這樣,我還是有些不放心,學業已經提前修完,所以我如果沒有別的事情的話,這幾天就會投一投簡歷什么的吧,哪天你要是有空的話,可以找我,我們一起去打棒球怎么樣?”
我本想來一句“好啊。”,然而,想到現在我的近況,已經和過去完全不同了,我不由得黯淡了神色,告訴他:
“現在怕是不能了,最近一直在忙著公司里的事情,你知道嗎?前幾天第一次策劃的案子,圓滿成功了。”
“真的嗎?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宋亭顏最棒了,做起事來毫不含糊,只要你想做的事情,就沒有辦不成的!”
寧澈這么說,我便一點也不謙虛地接過話柄,“那當然,我宋亭顏,可是最厲害的人物!哈哈哈——”
我們兩個人說著笑著,然后我驀地想起來在國外留學的日子。
那個時候的我們簡單而且美好,我還記得第一次遇見寧澈學長的樣子,那個時候我居然是和凌千羽在一起,然而現在物是人非。
忽然寧澈望著遠處的天空,此刻空曠的院子門口,滿是堆積的梧桐果樹掉落的葉子,他用四十五角仰望著頭頂的天空,驀地增添了幾許悲傷的顏色。
“如果,亭顏,如果我早來兩個月的話,也許就可以幫到你了,可為什么?”
他是在暗自懊悔嗎?其實我也沒有想到,不過僅僅只是兩個月的時間,我們的世界便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沒有為什么,學長,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你就不要自責了,我們多想想開心的事情,好嗎?”
我想活躍一下氣氛,便連忙對他說。
這一次我們兩個這樣坐在一起聊了許多,有對過去的緬懷,對現實的無奈,還有對未來的美好憧憬。
然而不管再怎么向往,那些美好都已經回不去了。
等到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寧澈便主動要求把我送回家。
“好了,就送到這里吧,我已經到家了。”
我剛抬腳,寧澈卻從背后叫住了我,我一回頭,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一般,狠狠地抱住了我。
眼睛里滿是抵擋著濃濃的溫情,我也有些心酸,作為同學,我們的友誼還是蠻深厚的。
“那你要好好保重,注意照顧自己,有什么需要可以給我打電話。”
寧澈開始婆婆媽媽地交代著我,我重重地點點頭,“嗯,知道了,快回去吧。”
“叱——”這個時候,門口卻有一輛疾馳而過的轎車停了下來。
沒有看錯的是,車窗迅速降下來,露出了霍延深那完美俊逸,線條凌厲的五官,不過他看向了我和寧澈。
我忽然意識到我們現在還相互擁抱在一起,于是慌忙從他的懷里掙脫開。
寧澈意識到我的反應,有些不悅,但也有些無奈。
而此刻,我卻明顯地看到了寧澈和霍延深兩個人之間隱隱地冒著強烈的火花。
我覺得他們應該互不相識才對,可是第一眼見面,卻是一副仇視的面孔,反倒讓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
過去我知道,寧澈對我的感情,如果沒有溫辭,也許我會和他在一起,可是現在事情卻發生了不一樣的轉折。
只是霍延深為什么要用這樣恨意的目光對視著寧澈,他這是怎么了?
我一想到白天霍延深對我的惡劣態度,心里就十分生氣。
兩個人對視了足足五秒鐘,然后我便直接打破了這種局面,“你先回去吧,我現在要回家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