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學長,真的是你?(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會議結束后,我能感受到周圍人看我的目光明顯轉變了許多,只有6依舊有些不服氣的樣子。
然而這并不影響我這次在公司里所樹立的形象,眾人看到我,對我自然也多了幾分敬意。
而我最期待的是,從霍延深的眼里看到了一抹不可思議的神情,通過我的努力,我總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然而這么說,還太早,這還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感覺到身后有一串沉重的腳步聲,我匆忙回頭,果然便一眼看到了霍延深的俊龐。
“沒想到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他語氣里是有一種意氣奮發的滋味嗎?我并不清楚,只知道他的聲音很好聽,對我現在來說,簡直就是悅耳動聽。
“謝謝,我說過我會做好的。”
“那就按照你的計劃執行吧,另外還有其他的案子,等你有空都可以嘗試一下。”
這次的成功,對我來說,也是有驚無險,一定是那個6偷偷地暗中做了什么手腳,導致我臨陣上場,居然出了那樣的烏龍事件。
好在我反應及時,并且順利挽回了這樣的悲劇,對我來說的確也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因為這次重用了我的策劃方案,導致霍氏股份一再上漲抬升,這已經成為了我的光榮事跡。
林珊珊驚喜地拿著一本時尚財金雜志遞到我的手里,“宋姐姐,因為這次您的出色方案,我們公司的業績已經翻了好幾番,您現在可是公司里的紅人了。”
我笑瞇瞇地盯著雜志封面上的幾個報道,其中醒目的便是霍氏百貨股份上漲的新聞。
而不經意地斜瞄了一眼,下方還有凌氏集團股票下跌的新聞,我喜滋滋地翻看那幾頁,看到凌家最近資金周轉有些緊張,我的心情反而好了起來。
只要是我宋亭顏想做到的事情,只要我肯努力,我相信是不可能辦不到的。
甚至還會有相關負責人前來洽談融資一事,而我利用工作之便,自然得天獨厚地取消了這些。
甚至好幾次,已經讓凌千羽家的公司丟了幾筆大生意,只要看著她家公司一點一點地走向頹敗,我都會感受到一種復仇后的欣喜。
而這些算得了什么,只是牛毛而已。
同時我也在暗暗地計劃著如何打擊溫辭和凌家,因為溫辭比較男對付,所以我先從凌家入手,只要是能給凌氏公司多生一些絆子,不管是明理還是暗里,我都會有很樂意的。
只要打開電腦或者手機,滿天飛的都是關于凌事家族資金短缺的新聞。
看到這個結果,我自然開心不已,坐在辦公室里翹起二郎腿,興致不減地聽著音樂,想要看著凌千羽家的公司一步一步走向墜落。
想起當初她是如何對待我的,再聯想起父親追悼會那天,她那個盛氣凌人的模樣,我現在倒是很想看看她那張臉還怎么笑得出來!
這天中午,我打算和霍延深一起去餐廳吃飯,便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打算去他的辦公室里找他。
敲了兩聲門后,卻是沒有一個人的聲音,我好奇地打開門。
好在門并沒有上鎖,我環顧了一下周圍的動向,霍延深并沒有在。
于是我想靜靜地坐在那里,等他一會兒。
也許他只是暫時出去了一下而已,過一會兒應該會馬上回來的。
抬手卻是不小心觸到了桌面上的一個文件夾,我好奇地翻看,看了一眼,卻是正好看到了一份合約。
那是和凌家所屬公司的合約,怎么會這樣?
我有些生氣,怒氣沖沖地拿著合約打算找到霍延深的這個人。
誰知道,剛出門,卻是不小心撞見了他。
他對我的突然出現反而感到有些生氣,“你怎么會出現在我的辦公室里?”
我并沒有立刻回答他的話,倒是十分生氣,氣呼呼地將那份合約直接扔到他的面前。
“說,這是什么?霍延深,你居然背著我做這種事情?”
我的眼睛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我倒想看看他要怎么解釋這件事。
此刻的我,眼里冒起大片大片的火焰來,本來高高興興,可是因為這個突然的合約,使我徹底嗔怒了。
我以為我會聽到他合理的解釋,然后我會繼續鬧下去,直到讓他徹底放棄為止,可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冷漠地看著我。
一副完全不搭理我的樣子,他的深情冷漠極了。
“誰允許你私自動我的東西?沒有我的同意,誰讓你進我的辦公室的?”
“我……我可是你的妻子,就進來看看這么了?”
我這句話明顯底氣不足,連我自己都感受到了,可我還是很生氣,這個男人怎么能這么地不尊重我呢?
“合約上的內容你是否還清楚地記得,你不能干擾我的私人空間,出去,現在立馬給我出去!”
什么?居然這么大義凜然地叫我出去,就差沒有加上一個“滾”字了,我驀地覺得自己好可憐,怎么能這樣呢?
不會的,我明明是一副好心好意地打算邀他一起去吃午飯的,他為什么會因為這件事而對我態度這么差呢?
我究竟做錯了什么?
“霍延深,你為什么要和凌家合作,你把理由告訴我,你不是說好了,要幫我的嗎?你如果說完,我就馬上出去!”
我不依不饒,迫切地想要知道些答案,可是對方卻是一副立刻給我滾出去別特么廢話的表情。
“現在就給我出去,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插手!”
什么?當初說好的,會幫我到底,現在都不算數了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