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你才是個笑話(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第二天我起了個大早,雖然冬天的被窩里很暖和,可是想到今天便是我要把自己努力的成果展現在大家面前的時候,我的心依舊忍不住瘋狂地悸動起來。
“怎么不多睡一下,天色還早。”
身旁的霍延深沒有想到比我起的還要早,看著我正在梳張臺前精心地化著妝,只是好奇地問我。
而我此刻已經穿著好了一件得體的衣裙,搭配一身黑色質地的棉大衣,整個人的氣質完完全全地凸顯出來了。
我要向他們證明,我就算是一個花瓶,也是一個很有用處,價值連城的花瓶。
我抬眼看著鏡子里的那個他,頓了一下,旋即還是繼續手里描眉的動作。
“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所以我想提前養足精神,不能到時候昏昏欲睡吧。”
霍延深目光簌簌地落在鏡子里我的身上,然后語氣溫和了些,“嗯,期待你的表現,你可不能讓我失望,我相信你,畢竟你可是我霍延深的女人!”
每次他這么說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應該開心,還是應該失望,總之被標榜上了別人的標簽,我心里有些不爽,可是他可是霍延深啊,這里所有的女人都求之不得男人。
我總覺得他每次笑里都很有深意,盡管我不太懂,可是也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去讀懂這些。
整理完這些,我們便一起去吃了早餐,早餐過后,來到公司里,下車后,我昂首往大廈的方向走去。
不自覺地抬頭望向了天空,冬天的暖陽映照在人的臉頰上,雖然因為有些冷風刮過,會有輕微刺骨的寒冷,可是我陽光照耀著的感覺,真的很溫暖。
我情不自禁地抬起手,陽光透過掌心的皮膚和血液,從指尖的縫隙里投射到我的眼斂處,我覺得心情莫名地好了許多。
“走了,你在做什么?”
霍延深一個人獨自朝前走,大概是因為我遲疑了一下,他驀地回頭張望,連忙問起我來。
“哦,沒,沒什么。”
我只是想要感受一下陽光的溫度,可是這些說出來的話,怕是只會受人恥笑的吧,沒有任何人可以理解我現在的心情。
回到辦公室后,我整理好自己需要講述的文件,已經提前告訴林珊珊幫忙復制了十幾份兒,保證公司的高層每個人的手里各有一份。
朝會議室走去的時候,我不經意地發現人群中居然站著那個我討厭的女人安雅柔,她今天打扮的很妖艷,穿著妖冶的紅色西裝外套,令我不由得嗤之以鼻。
而她頗為輕蔑地盯了我一眼,甚至不忘記奚落我一番。
語氣很是輕佻,“宋亭顏,我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準備得如何了,別到時候是個笑話,受人恥笑,到時候,別說霍總要包庇你,只怕公司各個董事會的也不同意你繼續擔任這個職位!”
“呵呵,不好意思,我恐怕會讓你失望的,況且就算是霍總他包庇我,那你難道不羨慕嗎?”
“宋亭顏,你……”
對方氣急,當即火大想要沖過去和我決一死戰,而安雅柔身后的助理連忙攔住了。
“珊珊,我們走。”我帶著助理林珊珊大步邁到座位上坐下來。
很快,不到片刻功夫,眾高層董事會的成員們都已經齊聚一堂,高朋滿座。
“大家好,今天是我宋亭顏兌現承諾的時候,現在諸位面前已經擺放好一份我精心做好的文件,不妨先看一下,待會兒我會按照大屏幕,仔細講解一下我的方案。”
我信心十足地沖每一個高層說道。
而后那些人一一翻閱起我的文件來,大屏幕上的投影儀也已經打開。
然而,接下來卻是發生了一件我始料未及的事情。
只見下面一片嘩然,我搞不懂究竟怎么了?
“什么破文案,耍我們的吧,這不過是一張張白紙罷了!”
“我用白紙誆騙我們,當我們一個個都是白癡啊!”
“……”
沒想到眾人紛紛把我提前已經下發的文件扔在地上,我頗為詫異地從地上拾起一看,居然真的是白紙,什么都沒有。
不可能,不可能什么都沒有啊,我記得我明明之前有檢查過的,怎么會這樣?
坐在最頂端位置的霍延深我看到他看我時的那種詫異的眼神,似乎里面滿是失望。
而我不敢相信地望著自己手里的文件,居然也是空文件,只有一張張白紙,居然什么都沒有。
一下子我瘋狂地打開投影儀,結果里面什么文件都沒有,奇怪?
難道是有人暗中做了馬腳?不可能啊,我記得我之前有檢查過的啊!
“珊珊,這是怎么回事?”
我想起剛才是林珊珊親自幫我做這些事情的,我已經和她相處了一個星期,以我對他的觀察,她也是不可能做出這些事情的。
那么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
周圍頓時傳來一陣接著一陣的嘲笑聲,“不會做,就不要獨攬大權,不過是一個花瓶罷了,懂什么設計,什么叫策劃?”
我將目光投向林珊珊的時候,她一臉的愕然,似乎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宋姐姐,這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明明是按照您的吩咐做好的,可是怎么會這樣呢?”
電光石火間,我忽然想到了一個人,先前她奚落我的話,我還記得清清楚楚,她就是想看著我怎么死的,難道我就這樣被她打倒嗎?
而現在在我對面左手邊坐著的她,此刻正一臉得意地看著我,這不是她干的,還能有誰?
可是當著這么多高層的面我就算揭穿了她,又有什么用,也改變不了霍延深眼里失望的神情。
一時間有人直接喊著:“撤了吧,都撤了吧,這么大的一個公司,讓一個花瓶鬧騰,簡直就是兒戲!”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