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這叫害羞?(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果然不出我所預料,霍延深不顧我的反抗,直接朝我撲來。
我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可是退到床沿邊,卻被他的大手一把攫住,然后惡狠狠地朝我襲擊過去。
“啊——”我被這強大的力道,弄得大叫一聲,可是已經晚了,他毫不顧忌地壓在了我的身上。
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感,使得我的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我戰戰兢兢地覺得身體現在儼然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那種無助感一下子包圍著我,我的眼睛里現在除了憤怒再無其他,忍不住抬起手臂打算狠狠地教訓一下這個男人。
可是胳膊卻已經被他勒得死死地,任憑我怎么動彈都不行。
“放手,再不放開我,我就……”
我簡直氣不打一處來,心中恨意肆意地包裹著我,我不就是一晚上沒有回家嗎?他至于這么生氣嗎?
而且他可是不止一次夜不歸宿了,為什么我就不可以?
“就怎么樣?宋亭顏,別忘了你當初簽訂合約的時候,可是保證按照合約上的內容去約束自己,現在呢?”
他的聲音一次次環繞在我的耳邊,像是故意的,可是我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身體里有種強烈的反抗之意在努力地掙扎著,可是卻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獲得該有的解脫。
“你,你先放開我好不好?”我努力地和他周旋著,試圖可以空出一點力氣用來呼吸。
在這種威懾之下,我覺得自己的心都已經快要崩潰了,而他卻是一副渾然不知的態度。
可惡,我已經在心里默默地把他詛咒了一百遍。
許或是他終于意識到自己的力度有些大,然后輕輕地放開了我,看著眼角大顆大顆晶瑩的淚滴,一點該有的憐惜意味都沒有。
我有些失望,可是我們之間本來就什么關系都沒有不是嗎?
有些失望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我和他不過是契約關系罷了,一年之后,我報仇血恨,從此各走各的路吧。
反正他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現在我不能惹怒他,我很清楚自己的立場。
“我倒想聽聽你還有什么話要對我說?”
他好整以暇地坐到一邊,將大半個身子倚靠在床邊的枕頭上,慵懶地模樣,就那么開口問我。
“我說過我沒有對不起你,如果你覺得我今天的作為有問題的話,那么霍延深,你應該記得我昨晚看到了什么?”
我提起昨天晚上在酒吧偶遇到他那一面的時候,他的眼睛赫然顯現出一抹驚惶之意,我不知道他究竟為什么會是這么一副表情。
“我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現在是在說你的事情,比給我打岔,我可是囑咐過你晚上必須給我回家,你是這么做的?”
“我當然記得你的話,可我心情不好,只是去電玩城玩了一會兒而已,如果你實在不相信我的話,不如去那家電玩城監控里看看我,我究竟有沒有做出什么過分的事情。”
見我聲音一五一十,而且反問沒有絲毫猶豫的意思,霍延深竟然愣了一下,是因為我說得滴水不漏嗎?
只是如果存心找我茬兒的話,我是不管說什么,他都不會聽的吧。
“你少給我說這些,我現在問的是你為什么不回家?”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去問司機李煜,他可以給我作證……”
我剛把李煜說完,忽然意識到自己不該提起他的名字,萬一讓他丟掉工作,豈不是傷害了他,畢竟一直是我自己硬要拉著他,這些跟他半點關系都沒有的。
“李煜?你們昨晚在一起?”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我說李煜,霍延深忽然眸子里閃現一抹怒意,我有些捉摸不透,明明是他故意派的司機,難道還懷疑我們兩個人嗎?
不能出賣李煜,我說過這件事一切都只能怪我,是我自己太任性了,所以不能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
“沒有,他是我逼迫著去開車的,你問這些做什么?”我努力保持一副平靜的心情,可是卻發現不管我怎么努力,對于霍延深來說,我都是罪加一等。
“那我現在給他打電話,我要當面問清楚。”
“他只不過是一個司機罷了,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你找我解決就好了。”
我不想拖累李煜,連忙辯解著,可是霍延深好像根本不聽我的話,聲音里透著股股寒氣。
說著,他便直接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我心情開始不好,不能連累一個無辜的人,于是便果斷地去奪霍延深的手機。
“給我,不要打,我向你保證我們真的什么也沒有發生,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去查監控啊,我騙你做什么。”
可是霍延深依舊不依不饒,還是特別堅持自己的意見。
眼看著這種情況,我必須出手了。
我伸長手臂,企圖夠到他手里的手機,可是不能,索性我便直接起身,然后什么也不管不顧地站起來去奪。
“啊呀——”無意中,我居然一下子趴在他的身上摔下來,結果身子倒下來時,嘴巴卻正好覆在了他薄薄的唇瓣上。
我有些驚愕,慌忙逃開,想要再次去奪手機,卻聽到他頗為狡黠的戲說道:“想不到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主動!”
搞什么?剛才只是一個意外好不好?
盡管只是一個意外,我居然還是沒有控制住自己,一下子羞紅了臉頰,而耳朵更是一下子通紅不已。
“霍延深,你……哼!”這簡直是一句特別無恥的話,可是我一時間竟然找不到合適的理由去反駁他,真是羞死人了。
我才沒有主動好嗎?我生氣得立刻下床,也不想再去奪什么手機了,既然他想打電話問個清楚,他就問吧。
反正我沒有做過什么虧心事,干嘛還要怕他呢?
誰知道我前腳剛踏在地面上,身子卻被他一把攫住了,他拉著我,然后一個傾倒的姿勢,我居然被他一把抱在了懷中。
這個姿勢真的好羞澀,我一眼就看到了他那張如同雕塑家精雕細琢般的完美面龐,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