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回家再收拾你(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稍微恍惚了一下,立刻意識到這個男人是在故意地戲耍我,我才不要上當呢?
“放開我!快點!”
我染滿怒意的眸子直愣愣地掃向他,惡狠狠地斥責道。
“不放,怎么樣?”
被我這么一激,他居然毫不顧忌地將臉頰貼了過來,我自然醒悟過來,叫嚷著想要掙脫開他的懷抱,他卻把我狠狠地箍住。
下一秒,更是毫無防備地被他的薄唇封住了我的嘴巴,我所有想說的話,愣是咽回喉嚨里。
這真令人羞恥,我的眼睛赫然睜得老大,而他卻像是近乎癡迷一般地兀自吻著我的唇齒,接著如同靈蛇一般,舌尖微動,一點一點地撬開我的貝齒……
不可以!絕對不行!青天白日,他居然在辦公室里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要是被誰見到了,豈不是太丟臉了嗎?
“呃……”
我猛地推開霍延深,這一次他大概是癡迷于我口中的甘甜,所以沒有防備,于是我便把他一下子推到了墻壁的位置,大概是撞到了后腦勺,他輕聲地痛呼了一下。
“你,你沒事吧?”
我也意識到剛才我有些用力過猛,連忙試探性地問道。
“哎呀,好痛……”
霍延深慌忙將手觸到自己的后腦勺,然后開始大叫起來。
我看著他一臉痛苦的樣子,心下也有點愧疚,可是他居然在辦公室這么對我,這樣是不可以的,絕對不可以的。
被他這么一驚一乍的的樣子,弄得我有些不知所措起來,連忙道歉著說道:“對,對不起,剛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那就是有意的?”
“嗯?”被霍延深這么一頭霧水地問著,我還沒有意識到他在說什么,狐疑地問了一下。
“既然你不是故意的,那么就是有意謀害我的,對不對?我現在需要治療,你看著辦!”
說著,霍延深索性雙手交疊,環住胸口,一臉挑釁地看著我,我表示腦海中當即受到一萬點驚嚇,忐忑完之后,有些擔憂地問他。
“我不是故意,也不是有意,你想怎么治療?”
“哦,那得看我現在的心情,還有傷勢程度而定。”
他還真是一個不好惹的主兒,我認栽,可畢竟這件事是他自己挑起的,碰到了那也應該是他自己活該才對,怎么能怪到我的頭上呢?
我心里暗暗有些不太服氣,可是對上他挑釁意味十足的眸子,卻被這股氣勢瞬間震懾下來了。
“你……”
“現在過來給我揉一揉。”
“啊?”我以為是我自己聽錯了,不由得訝然地大叫了一聲,可是沒有想到他居然這么跟我說話,我有些錯愕,愣是臉紅到了脖子根。
“沒聽到嗎?叫你過來呢。”
霍延深再次在我耳邊重復了一遍,難道我真要過去這么做嗎?
“……”
霍延深的目光落在我的眼睫上,無形中有種強大的壓力震懾著我,我有些理虧,只好慢慢地走了過去,一步兩步,靠近他的時候,我心中萬分惶惑。
他依舊篤定地看著我,我只好伸手,卻還沒有觸到他的后腦勺,右手已經被他一把握住了,然后他將我的手一路指引著朝他的后腦勺摸去。
我被他手指間的溫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小臉本就紅得厲害,這樣曖昧不明的氛圍,令我一時間完全無法掌控了。
“你給我輕輕地揉一下就好。”他唇齒間吐出一抹狡黠的話語,我卻聽得一時間連雞皮疙瘩都要冒出來了。
可對方目光分外灼人,我也不好推辭,只是簡單地“嗯”了一下。
我小心翼翼地給他揉了一下,他卻不以為然地要我給他輕輕地吹幾下。
“這里,就是這里,快點,幫我吹幾下。”
我的天,這個男人瞬間怎么變得這么柔弱不堪了,不就是碰了一下嗎?至于這樣嗎?我的心不由得開始腹誹起這個男人的做法來,心中的那些悲憤之情,簡直溢于言表。
可這件事畢竟是我人為地造成的,我也無法做到徹底的置之不理,坐視不管啊。
于是我只好再次硬著頭皮,然后將嘴唇湊近,試著給他吹幾下,可是慢慢地他卻完全像是來了興致似的,一把將我的頭隨之扳了過來。
意識到有什么不對的時候,我想努力擺脫這種局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這個男人當場就應驗了什么叫做赤果裸的欺騙,他趁著我渾然不覺的時候,直接扳過我的頭,薄唇一把封住了我已經湊上去的嘴巴。
我想大聲地反抗,可是卻不能,被他這副莫名的力量壓制著,使得我一時間根本無法動彈了。
一時間我的臉頰羞紅得就快要噴出血來,我無法相信這個男人究竟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做,可是他這樣,真的讓我好尷尬。
他面色冷然,一只手緊緊地按壓在我的頭上,我不由得眸光一閃,頭再次低了下去,他卻不分輕重地在我的臉上如同蜻蜓點水般地親了一通。
我根本無暇后退,他另外一只手緊緊地將我攏入懷中,我可以清楚地問到他身上有股好聞的古龍水的香味,清新淡雅。
下一秒,他不顧一切地將舌尖抵開我的唇游入其中,溫熱地捕捉著,而且最不可想象的是,他居然趁著我無法反抗的機會,居然騰出一只手,趁機想要解開我的衣衫。
當那只手觸到我上衣的紐扣時,并且試圖將手從我的衣衫里鉆入,我腦海中一片灼熱,當即怒不可遏,這里可是公司,而且還是我的辦公室,他堂堂一個總裁,居然專門對我做這種令人羞恥的事情?
不可以!我當即便像是瘋了一般狠狠地推開他。
他似乎沒有意識到我的不悅,雙唇居然繞過我的臉頰,開始一點點地落到我的脖頸上。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