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全天為我服務(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宋亭顏說到做到什么時候反悔過?”
我毫不畏懼地對視著他的雙眼,不以為然地道。
可他的墨色黑眸里居然瞬時染滿了意猶未盡的興味,此刻正好整以暇地凝視著我。
“看什么?我臉上有花嗎?”
我被他這么再三注視后,終于無法控制下去了,于是果斷地斥責道。
可盡管我一臉的不屑,他卻一點也沒有表露出妥協的意思,還特地沖著我走近了幾步。
接著,一手按在我的肩膀上,我很奇怪,他好端端地到我的臥室,該不會是想占我便宜吧!
想得美,雖然我人是跟他結婚了,可是不經過我的同意,就隨意地戲弄我,我怎么咽得下去這口惡氣呢?
于是我果斷地試圖抽身,可是身子卻被他另外的一只手狠狠地攫住了。
這致使我不能做出相應的反抗,我當然氣憤至極,沒有猶豫,毫不留情地再次反抗著,掙扎著。
可我越是掙扎,對方的力道反倒越來越重,直到現在我竟然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他不顧一切地將我攬在了他的懷中,大白天的,干嘛這么貼近,有問題?
難不成,這個男人不光是個精神分列癥,還是一個極品的澀狼嗎?
感覺自己嫁給他,并不完全是拯救了我的命運,還因此毀了我自己。
“現在是不是后悔坐在這里了?”
“什么?我后悔?”
“后悔的話就去我的辦公室,我可以給你發工資的。”
霍延深那幽邃的眸底沒有一絲波動,可我知道這個男人一直深藏不露,我也實在揣摩不到他的心思。
“不去,我已經告訴過你了。”
我不假思索地拒絕道,可說到工資我又不得不眼前一亮,隨即問道:“那我現在這份工作工資多少錢?”
霍延深聽到我的話后,眉梢輕揚,湊到我的唇邊:“那你想要多少?八千行不行?”
對現在的我來說,月薪八千已經很多了,總比一直呆在那個家里混吃混合要強,起碼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八千嗎?”我心中不由得暗自一喜,音調自然也不自覺地提高了幾分,“那是稅前還是稅后?”
霍延深嘴角端著笑意,眸子里居然有一絲戲謔的味道,“你想睡前還是睡后?”
“我當然是希望稅后。”
“你確定是睡后?”
“當然了。”我毫不猶豫地肯定答復道,這個還有什么可以質疑的呢?
“你不后悔?”
霍延深再次提醒著我,這話問得好奇怪,我為什么要后悔,現在我的宋家已經淪落到破產的地步了,我自力更生不是很好嗎?
“赴湯蹈火,決不后悔。”我語氣特別篤定地答道。
下一秒,霍延深卻猛地按著我的肩膀,他那沉重的身體一把撲向了我,灼熱的鼻息漸漸地掠過我的臉頰,含咬傷上我的耳垂,低聲說:“那現在來吧。”
搞什么?我驀地明白了什么,身體微微一顫,用力地捶打著他,惡狠狠地從唇齒中擠出一個字。
“滾!”
他卻好像很是不以為然,一把握住我的兩只胳膊,命令般地放置在頭頂上,睨望著我,深潭般的眸底閃爍著醉人的光芒,“是你自己說睡后的,不是嗎?”
“是……”
我被他這話弄得不由一愣,終于反應過來,這個男人原來是在跟我玩文字游戲。
中國博大精深的漢字文化,不是這樣讓他糟蹋的,可惡,實在是可惡至極。
“霍延深,我說的是交稅的稅,你說的是睡覺的睡,你給我滾開。”
我怒氣沖沖地說,可霍延深卻像是格外得意一般,居然哈哈哈地大笑起來。
整個安靜的辦公室里都可以清楚地聽到他那放肆的笑聲,那笑聲里大有可以掌控一切的氣勢,聽得我不由得毛骨悚然,心下不安起來。
隨即他離開了我的身體,退出了幾步的距離,我也很理智地努力將身子移到一邊的位置,冷哼了一聲,繼續問他。
“你到這里來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拜托你不要把話說得那么難聽好不好?我真正的目的當然就只是來看看你,如果你執意要呆在這里,我也沒有辦法,只是之前我提到的那個方案設計,你務必在本周之內交給我。”
什么?那個我根本一竅不通的什么設計,我究竟要怎么做呢?可是咬咬牙,我一想到自己到這里是來努力工作,努力學習的,只有這樣我才能進一步地擊敗溫辭和凌千羽他們家族的產業。
看著對面霍延深那個四下打量著我的目光,我可以很清楚地明白,事情絕對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簡單,但既然我執意要做出一番成績來,那么就不要害怕所謂的困難。
還有什么可以阻擋我的復仇之路呢?只要我足夠強大,凌千羽早晚會匍匐在我的腳下!我定要讓他們家族的產業擊敗得連渣渣都不剩下。
想到這些,我很鄭重地告訴霍延深,“你放心,我會努力完成任務,一定會準時交給你的。”
“哦,是嗎?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剛才那個提議你當真不后悔?”
霍延深居然再次跟我提剛才的事情,我眉頭微皺,目光如炬,恨不得現在立刻給他一點教訓才好,還跟我提剛才那些事情。
“我是說,我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