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對我的服務不滿意嗎?(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霍延深看著我有些不以為然的樣子,繼續說道,“你不是餓了嗎?早餐我已經準備好了。”
“嗯?哪里?”
我疑惑不解地盯著他那張俊逸非凡的臉頰,甚至一度懷疑他是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我四下環視了一圈整個寬敞明亮的病房,依舊什么也沒有,那么他為什么要跟我說他已經準備好了早餐呢?
說的我連口水都差點流出來了,可卻什么也沒有見到。
越是我這樣逡巡一周的目光,反倒越是讓霍延深的眼睛里閃爍一抹得逞的笑意來,只見他不以為然地道:“怎么?你不相信我?”
“這個……”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對于這樣故作神秘的霍延深來說,或許已經習慣了,我并不知道他那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么藥。
下一秒,令我萬分吃驚的是,霍延深居然不知道為什么隨即甩出兩個清脆的響指,接著,便從病房外走進來一個個的傭人們。
只見他們全身上下都穿著整齊的白大褂,在我萬分好奇的目光下,支起一張圓桌子,然后居然在上面擺放起了牛奶豆漿和三明治,以及其他的營養早餐。
“太太,請用餐。”
這幾個人還特地恭恭敬敬地叫了我一聲,我不得不承認那一刻我的心里簡直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就差流出眼淚來了。
在我愣住的剎那,霍延深還不忘記提醒了我一下,用手在我的面前晃悠了幾下道:“怎么?快吃吧?”
“這些都是為我準備的?”
霍延深點點頭,隨即看著我現在這個樣子,于是繼續道:“不過你現在還不能起身,那要不然還是我來喂你吧?”
什么?他要親自喂我,這樣不太好吧,畢竟我們兩個并沒有什么感情基礎,這樣做總歸有些不妥的。
于是我連忙拒絕道:“不,還是算了吧,我可以的。”
“那怎么行?你還是老老實實地躺著吧,我來喂你就好。”
霍延深說這句話時,語氣沉穩,有種不容置喙的味道,我看了看旁邊的那些護士和女傭們一個個朝我露出艷羨的神色,我的臉頰卻莫名地多了一絲羞紅的顏色。
“這樣,真的好嗎?”
我小聲地嘀咕著,沒想到霍延深卻好像聽到了什么,隨即那深邃的眸子朝我望去,好像在說:“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就這么被“打敗”了,只見霍延深拿起桌上的一杯牛奶,命令護士們將我支撐到一個更加舒服的姿勢上,然后用勺子舀起一勺,遞到我的嘴邊。
這個時候我還是有些猶豫的,究竟要不要接受他的好意呢?
“愣在那里做什么?快喝啊!”
他還催促著我,讓我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如果再這么僵持下去的話,他一定會覺得我這個人很難伺候的吧。
“哦。”我在他的督促下,只好脹紅著臉,然后一點一點地張開口,然后那勺牛奶便隨即流入了我的口中。
我覺得我的手沒有問題啊,于是這一次當他再次要喂我的時候,我理智地告訴他。
“好了,還是我來吧。”
誰知道我話音剛落,霍延深便陰沉著一張臉,臉上滿是慍怒的神色,似乎對我的反應一點都不滿意似的。
“宋亭顏,你覺得我說過的話,還有收回的道理嗎?”
他這樣責問我,讓我在周圍人的面前情何以堪,可難道就這樣繼續被他這么喂飯嗎?兩個其中可以選擇的話,我又應該選擇哪一個?
說實在的,我沒有想到霍延深會如此地生氣,因此我還是很無奈地回答道:“那好吧,隨便你。”
我這是實實在在地妥協了,因為對方的話語里透著一股強烈的震懾意味,以至于連我都有些害怕了,何況這么多人,我如果和他公開鬧僵,好像也不太好吧。
可這么說完,霍延深卻像是分外得意一樣,我清晰地看到他唇畔邊不經意地蕩漾起一絲微妙的弧度,眼底里也漸漸地暈染起一絲得逞的笑意來。
而后他故作淡定地拿起桌上的一片面包,然后遞到我的唇邊,我有些無奈,雖然知道這樣的姿勢有些曖昧,可我是真的有些餓了,餓了而且不得不吃掉他遞給我的食物。
看著我一口一口地咀嚼,吞咽的動作,霍延深像是頗為滿意似的,再次遞給我一片面包,就這樣,在他一次又一次地給我遞著食物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已經差不多吃飽喝足了。
“好了,我已經吃的夠多了,謝謝。”
霍延深看著我的眼睛,好像還有些不相信似的,“真的吃飽了嗎?這么快?”
照他的口氣,好像我可以吃掉一頭大象似的,拜托我又不是豬!
只是我那些想法自然不能在他的面前表示出來,我只是故作輕松地道:“嗯,再吃的話我的胃會撐不下的。”
“那好吧。”
霍延深看著我,還從旁邊的抽紙盒里抽出一張紙巾來,盯著他的動作,興許是要給我擦拭嘴角。
連忙趁著他的手還沒有觸碰到我的唇邊,就已經及時地拿起那個抽紙盒,動作快速地掏出一張紙巾,然后自顧自地擦拭起嘴角周圍來。
可霍延深看到我這樣措手不及的動作,卻被逗笑了似的,居然根本不理會我的尷尬,繼續抬起那只胳膊,然后紙巾居然觸到了我的下巴。
怎么回事?難道我的下巴有什么東西嗎?以我剛才好一番擦拭的時候,根本沒有注意到啊,況且沒有鏡子,我也不知道現在我的臉頰究竟哪里臟了。
“你……”
我按住了他的手,覺得他的動作有些過于親密,而且在這么多人的面前,所以應該矜持一點,可他居然毫不顧忌,令我自己都覺得有些難為情了。
“別動!”
霍延深只是輕輕地從口中吐出這么一個字來,可聽在我的耳朵里,卻不由得多了幾分曖昧的味道,我想掙脫,于是便努力別過臉去。
可卻被他扳了回來,而且他還用自己那溫暖的大手捧住了我的臉頰,另一只手,在我錯愕的情況下,不由分說地勾起了我的下巴。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