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偶然的意外?(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因為這件事,我和霍延深的關系再次陷入了僵局,而他每天早出晚歸,以至于我連他半夜究竟幾點回家都不清楚。
每天早上,霍延深總是早早地離開,而我醒來后,獨自面對身旁空空的位置,總是無可避免地發呆,心底里也不由得生出幾許失落感。
直到一次偶然的意外,才使得我們之間有了一點緩和的氛圍。
那天,我照例起床,經過樓梯時,不經意地多看了一眼,卻正巧看到霍延深在餐桌上安靜地吃著早餐,手上拿著一杯牛奶,細細品嘗著。
不知道為什么,看到他,幾天下來我都沒有看到這樣溫馨的畫面,不免心底里有些激動。
早晨的日光透過窗簾的一絲罅隙照射在他那輪廓分明的臉頰上,遠遠看去,這副畫面就像是從夢里出現的一樣,令我一時間精神恍惚,以至于沒有注意到自己腳下的臺階。
一個不小心,“哎呀”一聲,直接失足從樓梯上滾落下來。
如果我知道我也有花癡的時候,我一定不會這么做的,因為當我從樓梯上滾落下來的時候,感覺自己全身都快要散架了。
好在,那雙溫潤如玉的大手及時地將我抱起,我聽到他話語里的擔憂。
“你怎么走路這么不小心呢?”
可我現在腿腳真的很疼,以至于齜牙咧嘴,嘴唇都要被我咬破了,我有些愧疚的意味,但同時我也不好說出真正的原因,其實我剛才一直在看著他。
霍延深沒有多說什么,看著我不說話,臉上那種痛苦難忍的表情,迅速招呼司機,然后把我送到了醫院里。
這是我第一次因為受傷才得到他的照顧,不知道為什么,如果不是因為剛才我不小心摔倒,也許我就看不到他這溫暖人心的一面了吧。
“怎么樣?還好吧?不用擔心,馬上就到醫院了。”
我看著他那個分外擔憂的神色,總覺得自己一定是看錯了,雖然現在的腿腳的確已經疼得我說不出話來,可我還是眼睜睜地看著他對我露出的每一個表情。
“開快點!”
霍延深還不忘記提醒著司機李煜,但是再怎么疼,我還是不忘記苦澀地咧開嘴角,朝他勾起一抹訕笑,淡淡地道:
“沒事,何必這么麻煩,讓家庭醫生看看,不是很好的嗎?”
“不行,萬一得了內傷怎么辦?還是應該好好地檢查一番。”
7的目光在我的腿腳上逡巡一番,他那深邃幽深的雙眸里,滿是無盡的憐憫之意,以至于我從里到外感受的都是他的疼惜之意。
可之前如此冷漠的一個人,冷戰了好幾天,我們的關系是漸漸地又升溫了嗎?
我很不理解霍延深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個人,可現在因為身體上的疼痛,我反倒有些享受似的感受著他對我的關心和照顧。
“可是我真的不需要……”
我還想說什么推辭掉霍延深的話,可霍延深卻已經果斷地打斷了我的話,我聽到從他的唇齒中一字一句地頓道:“這根本不是小事,所以聽我的。”
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我忽然有種安心的感覺,大概他是同情我,才會這么對我,畢竟我可是從那么高的樓梯上摔下來,對于后果我已經不敢去想象了。
李煜把車子開得很快,不多一大會兒的功夫,我順利被送往了全市最好的醫院里。
而當醫院派來的擔架車來接我的時候,霍延深一路追隨著我,特地警告般告訴周圍的醫生和護士們:“必須給她做一套全身心的檢查,我不希望我的妻子現在出什么狀況!”
霍延深,他是瘋了嗎?居然在醫院這么一個嚴謹的場合上,對醫生和護士們說這樣的話,而且他是在故意地告知這個世界,我是他的妻子嗎?
之前不是說好的,不要公開嗎?怎么一轉眼,他居然如此直言不諱地講出來。
可其實聽起來還蠻有殺傷力的,至少這句話發出去后,一旁的醫生和護士們紛紛都傻眼了似的,全都如同搗蒜一般地點點頭。
霍延深一路將我送到了那間檢查室里,直到冰冷的鐵門重重地合上,他才作罷,沒有繼續追我。
而此刻我被送到這間檢查室里,前前后后檢查了不下二十余次,一番細查下來,我覺得自己就算沒有病,估計也會被檢查出什么病來的。
“霍太太,麻煩你配合一下……”
一旁的護士還指導著我繼續接受該有的檢查,我已經很不耐煩了,因為現在腿腳的痛感還沒有消失,我被這么繼續折騰的話,平時連命都沒有了。
“夠了,如果我現在是骨折的話,你就直接告訴我,沒必要一直檢查!”
我不以為然地道,同時真的不想再配合下去了。
這個時候,醫生們卻統一地回復我:“抱歉,霍太太,這是霍先生吩咐過的,說我們一定要好好仔細地給你檢查一番才可以……”
我聽著耳邊的這些話,忽然有種強烈的沖動,如果霍延深在的話,我一定要好好地質問他一番。
可因為他的命令,所有人都不得不遵從下去了嗎?
好一番折騰后,我終于可以大吸一口氣了,至少不用一直和那些冰冷的醫療機械零距離接觸了。
而在我被轉到高級病房的那一刻,我連哭出來的心都有了,醫生告訴我,現在腿部韌帶摔傷痕跡明顯,預計這一個禮拜,都得住院觀察,并且積極地配合治療。
我心中一片凜然,雖然照樣子繼續躺在那里,看起來很舒服,可是我已經在家呆了那么久的時日,如今又要呆在醫院里,這樣的生活不得不說異常煩悶。
這個時候,我剛歇一口氣,霍延深已經馬上來到了病房,看著我的右腿包裹著重重的紗布,跟個肉粽子似的,非但沒有嘲笑我的意思,還上下打量著我。
他那種目光,好像是在看我究竟有沒有被撞成神經病什么的,我沒好氣地問“怎么?現在這個樣子,你是不是很滿意了?”
在我這般揶揄的口吻中,霍延深并沒有敵對我的意思,開口便道:“你還好吧,現在?”
“沒事,現在死不了!”
我就這么不以為然地告訴他,沒曾想他對我這種態度反倒一點也不生氣,難道是因為剛才仔細想過了,我并沒有錯,還是幾天下來,我們之間的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根本不值一提?
“你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派人給你買。”
霍延深又是一副相當關切我的口吻對我說話,這一次我確定不是幻聽,他是真的這么跟我說話,再看他的眼睛里面,好像閃爍著點點的繁星。
不同于往日的淡漠疏離,他眼里有一泓清泉般熱烈地期待著我的回答。而我被他的那種態度,弄得一時間怔忡不已,究竟要不要相信他呢?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网上棋牌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