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這男人是變態?(1 / 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屏幕上四處都是攝像頭,包括臥室也不例外,難道說這個男人居然在監視我?
這對我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怪不得之前每次我做什么,他都知道一樣,而且我更加懷疑的是,為什么只要我遇到危險的時候,他總能第一時間出現在我的面前。
是因為他還暗中偷偷派人跟著我嗎?不然怎么可能每次出門遇到什么事情都能碰到他呢?
想到這些,我的心里猛地一陣發憷,畫面上整棟別墅的角落里,都清晰的展現在我的面前。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卻隨即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
他的聲音冷冽,帶著一種不容置喙的味道,我隨之心里一陣發顫。
這聲音除了霍延深還能有誰這么霸道,而且我這次是悄悄地走進他的書房的,本以為可以察覺出什么,可他卻不巧撞了進來。
“你跑到我的書房做什么?誰叫你私自進來的?”
“啊?我……”
我被嚇得不由得發出一聲尖叫來,同時身子也不由得一陣哆嗦,我甚至都不敢回頭去看他那張臉。
現在一定是陰鶩至極,而且我怕我看到他的眼睛后,他會連殺死我的心都有了。
可現在憤怒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吧,為什么他不經過我的同意,就隨意地窺探我的個人隱私呢?
所以我干嘛要害怕他,他自己有錯,被發現了,所以惱羞成怒嗎?
這個時候我便拼命地給自己打氣,告訴自己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并沒有做錯什么。
“說!”
沒想到見我支支吾吾,他居然還將音量提高了幾個分貝,好像對我的反應很不滿意似的。
霍延深再次提醒著我,這一次我愈發忍無可忍了,本來想知道他是不是一個精神分咧者,可沒有想到結果遇到這種事情,他居然是一個極度的偷窺狂!
于是索性我便想把自己心中要說的話,一口氣說出來好了。
“霍延深,我倒是很想問問你,你為什么不經過我的同意,就隨意地監視我?”
現在真相一切都大白了,說不定他在背后還一直緊密調查著我這個人吧。
而我這即反駁,居然沒有得到他的肯定答復,相反他還故意嘲弄起我來。
只見他邁著那兩條大長腿,一步一步地朝我走進,接著,把我有些瑟縮的身子緊緊地按在了那張椅子上,逼迫我繼續看著屏幕。
“怎么?這里可是我家,我想怎么監視就怎么監視,你有什么問題?”
他的聲音里全部都是蠻橫霸道,而且底氣十足。
“我……”我本能地頓了一下,隨即大腦迅速地運轉著,繼續忿忿不平地道:
“你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隨意地觸犯我的隱私,你不知道這是違法的嗎?你信不信我現在就……”
“呵呵,違法,那你現在可以報警了?是嗎?”
霍延深兩手攤開,做出一副完全無所謂的樣子,我很憤怒,一時間心中的火氣難消,這樣的男人怎么可以這么霸道,真該讓警察好好地制裁一番,不然簡直難泄我心頭之恨。
于是我毫不猶豫地拿起手機,打算撥過去,可手指還沒有按下數字鍵,卻已經被霍延深接下來的一句話再次頓住了手里的動作。
“你盡管打吧,不過我還是提醒你一句,警察來了的話,也只會覺得你私自進我的房間,會把你當成小偷,而我住在自己的別墅里,想怎么監視,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小偷?就因為我很好奇地進了他的房間,所以他就說我是小偷?
試問這個世間,還有這么惡劣的人嗎?可今天我就遇到了一個,而且以后還要繼續生活一年之久。
在我沒有達到目的,并且時間沒有到的時候,我都得辛辛苦苦地呆在這里。
“霍延深,你簡直……”
“嗯?簡直怎樣?”
我本來想狠狠地爆一句粗口的,可想了想自己現在的身份,還是忍了下去。
“你簡直就是個無賴!”
這句話顯然并沒有多大的殺傷力,因為霍延深聽到之后,只是哈哈大笑起來,一點也沒有半分憤怒的意思。
可我剛才的行為,卻是激怒了他,他看著我,繼續說道:“是誰允許你隨意動我的東西的?你到底要找些什么?”
我要找些什么,不就是想知道他究竟是不是精神分咧癥嗎?為了心底里那個強烈的探知欲,所以才不惜來到了這里。
現在倒好,只怕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霍延深居然一口咬定我是要在他這里得到些什么。
“我只是幫你打掃一下,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里也有點忐忑不安,也不知道這句謊話霍延深究竟信不信。
可是除了這么說之外,我還能告訴他什么,難道要直接問他是不是神經病嗎?
這樣我豈不是找死嗎?于是我理智地這么說完,佯裝一臉無辜的樣子,試圖得到他的原諒。
可其實我想錯了,霍延深是個行事果斷的人,而且目光睿智,斷然不會就這么輕易地相信我。
之后他不動聲色地勾起我的下巴,迫使我不得不和他四目相對,而我的目光一下子撞進了他那深邃的眸底,內心里的一抹驚慌之色,立刻毫無防備地從眼里投射出來。
“以后,跟我之間,記住,最好不要撒這么蹩腳的謊話,我不管你到我的房間里究竟想要拿到些什么,都不要忘記了,你可是我跟我簽訂過契約的人。”
他在威脅我,因為我們簽訂過契約,所以如果我有違約的話,那么后果一定不堪設想。
“明白嗎?嗯?”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